曾是有史以來全球最大的IPO上市交易,卻因為暫停上市被推到資本市場的風口浪尖,從“螞蟻上市批發千億富豪”到“財富盛宴終止”,螞蟻集團上市造富夢戛然而止。

披上科技外殼,螞蟻集團一度想擺脫身上金融的“標簽”,最終還是沒能逃過金融的監管。歷經三次約談,螞蟻整改仍在路上。

按照金融監管部門對螞蟻集團提出的整改要求,一年以來,螞蟻集團包括對借唄、花唄以及ABS做出了諸多調整,其中日“借唄”在銀行等金融機構名稱被調整為“信用貸”;上半年其還成立了消費金融公司,承接兩家小貸公司業務;還對金融控股公司以實現金融業務全部納入監管做出了諸多調整。

接下來,螞蟻集團距離上市還有多遠的距離?

“借唄”改名

日,螞蟻集團旗下產品“借唄”正式更名“信用貸”。

在點擊進入原借唄頁面時,會跳出彈窗提示“你的借唄已更新為信用貸,更新后借款、查賬還款均保持不變”。“信用貸”在頁面頂部的位置展示“由某某銀行提供金融服務”的信息,并在可借余額下,小字標示出年利率(單利)的信息。

根據借唄方面的回應,由重慶市螞蟻消費金融有限公司(下稱“螞蟻消費金融”)提供的服務會繼續顯示“借唄”品牌,也就是說“借唄”將成為螞蟻消費金融的專屬品牌,而銀行等金融機構獨立提供的信貸服務則會在“信用貸”頁面展示,顯著標識出金融機構信息,與借唄品牌相隔離。在品牌隔離過程中,用戶的服務體驗不會受到影響,開通、查賬、計息、等核心流程不會發生變化。

借唄方面還表示,“信用貸”的授信額度、利率由服務提供方根據用戶信息動態審批決策,不受此次品牌隔離工作影響。后續如用戶信用記錄、資質信息發生變化,則可能導致評估結果的變化。

易觀高級分析師蘇筱芮向《證券時報》表示,“借唄”品牌隔離實際上是對信貸服務的底層實施了“穿透”,有利于金融消費者更好地了解服務背后的實際提供方,究竟是銀行、消費金融公司還是其他機構,能夠幫助金融消費者在申請相關服務時更好地作出選擇和判斷。

改名等于“分家”?

借唄“改名”,螞蟻集團準備已久。

時間撥回到4月12日,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等金融管理部門再次聯合約談螞蟻集團。此次約談的整改方案第一條就指出:要糾正支付業務不正當競爭行為,在支付方式上給消費者更多選擇權,斷開支付寶與“花唄”“借唄”等其他金融產品的不當連接。

整改期的螞蟻集團,從阿里巴巴(9988:HK)財報中能夠窺出螞蟻集團業績表現。根據阿里巴巴發布的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2022財年第一季度財報數據顯示,一季度阿里巴巴從螞蟻集團獲得的投資收益為44.94億元,比2020年四季度的71.82億元環比下降了37.4%。

整改路漫漫

時移世易,螞蟻集團的IPO失敗,被看作一場大型財富盛宴的停擺。

2020年11月2日,四大監管部門聯合約談螞蟻集團;次日,上交所發布《關于暫緩螞蟻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科創板上市的決定》,暫緩螞蟻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科創板上市。一時輿論嘩然。

此后經過了三輪約談,螞蟻集團調整的方向也愈發清晰。

按照今年4月金融管理部門對螞蟻集團提出的5方面整改內容,除了回歸支付本源外,還包括依法持牌、合法合規經營個人征信業務,保護個人數據隱私;依法設立金融控股公司,嚴格落實監管要求,確保資本充足、關聯交易合規;完善公司治理,按審慎監管要求嚴格整改違規信貸、保險、理財金融活動;依法合規開展證券基金業務,強化證券類機構治理,合規開展資產證券化業務。

如今,距離螞蟻集團暫緩上市已滿一年之久,其整改之路卻始終未斷。

今年初,螞蟻集團下架了互聯網存款產品;緊接著,螞蟻集團下調了花唄、借唄額度。此外,“花唄”、“借唄”上線了年化利率展示,幫助用戶更直觀理解負債成本,合理規劃自身負債需求。

4月中旬,阿里巴巴集團發布公告稱,螞蟻集團將整體申設金融控股公司。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潘功勝表示,所有從事金融活動的機構全部納入金融控股公司接受監管,健全風險隔離措施,規范關聯交易。

針對設立金控公司,螞蟻集團2020年9月初曾在回復問詢時透露,公司擬以全資子公司浙江融信網絡技術有限公司(下稱“浙江融信”)為主體申請設立金融控股公司并接受監管,并由浙江融信持有相關從事金融活動的子公司的股權。

圖片

此后,螞蟻集團又調整了花唄合作金融機構,“重慶市螞蟻小微小額貸款有限公司”被銀行替代;花唄授信額度的決定權轉移到新的資金方手中,花唄用戶也逐步接入央行征信系統中。

整改之路漫漫,螞蟻集團未來能否實現上市夢?歡迎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