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8日,這是2022年國家公務員筆試(下稱國考)的日子。若不考慮棄考的情況下,將有超200萬的考生會在這一天奔赴考場。

些年,“公考熱”一直居高不下。在今年,參加考試的人數更是創下了新高,通過資格審核人數與錄用計劃數之比約為68:1。

其中,最火爆的崗位——西藏自治區阿里地區郵政管理局的一級主任科員,只招錄1人卻有超2萬人過審。另外,千里挑一的崗位也不再少數。

可以說,今年國考競爭程度可見一斑,也算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歸根到底,如今嚴峻的就業情況吸引超200萬人報考。

不過,如此形勢之下,作為公考培訓的龍頭企業,中公教育今年第三季度虧損8億元,而上年同期凈利潤達15.5億元。

擁擠的職業教育賽道

2021年,教育雙減政策重磅落地,對于教培機構無疑是致命打擊。與此同時,行業迎來了一股裁員大寒潮。

這一邊是冰天雪地,而另一邊卻是溫暖如春。中公教育所處的職業教育賽道卻迎來政策利好。

今年10月,《關于推動現代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意見》出臺,其中提到,到2025年,職業教育類型特色更加鮮明,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基本建成,全面推進技能型社會建設。

落實到個人而言,無論是大學畢業生,還是工作很多年的白領,就業和職業能力的提升是他們兩大核心訴求。而中公教育也正是抓住這一點。

根據中公教育官網,其主營業務橫跨招錄考試培訓、學歷提升和職業培訓等三大板塊,提供超過100個品類的綜合職業就業培訓服務。

換言之,中公教育針對各種職業資格考試及公務員招錄等,向學員輸出考試經驗,從中獲利。

然而,中公教育并非毫無對手,華圖教育與其分庭抗禮。在公考培訓方面,粉筆教育靠著線上發家,與前兩者占據三巨頭位置。

另外,受到雙減政策影響后,教培機構們開始紛紛轉型,且出奇一致地“看上了”職業教育。

今年7月,好未來“輕舟”品牌亮相,旗下整合輕舟考研幫、輕舟靠滿分、輕舟留學三大子品牌,宣布進軍成人職業教育領域。

同樣在7月,高途APP上線,業務主要覆蓋言語培訓、大學生考試、財經、公考、教資、留學、管理、醫療等多類型職業教育。

9月,新東方宣布,將現有的四六級、考研、出國考試、職業教育等四大業務板塊進行課程及產品升級,未來將推展計算機等級考試、司法考試等教育培訓項目。

10月,立昂教育在官微上表示,將大力發展職業教育,并稱已在中高職院校貫通學歷培養,并在制造、計算機、藝術設計、醫學護理等領域培養技術人才。

一時間,教培行業內刮起轉型職業教育“內卷”之風。中公教育雖然是行業中的“前輩”,但賽道變得擁擠也是不爭的事實。

前三季度虧損8.9億

今年,國考火熱程度有目共睹。而一直以來,公考培訓都是中公教育的招牌業務。

不過,在“超200萬人報名國考”登上熱搜且久居不下之時,中公教育公布的第三季度業績卻是意外“爆冷”。

2021年第三季度,中公教育實現營業收入14.5億元,較上年同期下降68.79%,前三季度營業收入為63.01億元,同比下降15.29%。

對應,中公教育在第三季度虧損7.9億元,同比下降154.08%,前三季度虧損8.9億元,而上年同期卻盈利13.2億元。

眾所周知,中公教育以線下為主。截至2021年6月末,其在全國的直營網點超1800個。若說受到疫情影響,中公教育開展線下課程受阻,可兩期業績相差如此之多不免令人疑惑。

柒財經注意到,中公教育于10月14日發布前三季度預告時,對虧損進行解釋。

一方面,因多省聯考提前導致高峰收款期減少及教師板塊、綜合板塊、醫療板塊招考變動和考試推遲等影響,同時受到行業外部、內部環境較大變化影響,中公教育出現階段虧損。

另一方面,中公教育繼續優化產品、市場及人員策略,加強線上與線上融合力度,強化重點項目的布局與發力,優化成本結構,完善激勵機制,實現更有效地對應策略、競爭及疫情的穩健高效運營模式。

不過,這樣的解釋,深交所并不滿意,并對中公教育下發關注函,要求說明前述不利因素(多省聯考提前,教師、綜合等板塊招考變動等)對收入影響、業績較少具體原因等問題。

圖片

在中公教育的回復中,其明確列舉了各產品序列收入及培訓人次呈現下滑具體情況。其中,今年第三季度,公務員考試序列產品參與培訓人次21.71萬次,而上年同期為60.5萬次,獲得收入8.27萬元,同比下降70.18%。

且中公教育還提到,2020年省考聯考筆試時間延遲,導致同期第三季度確認的收入較高。而2021年省考人數下滑、考試提前,導致這年第三季度公務員序列培訓收入較低。此外,編制內教師招錄人數在今年有所減少,且報名條件提高,而事業單位的參培人數同樣有所下降,均對業績產生較大影響。

更直白一點來說,今年前三季度,中公教育吃到公務員考試等紅利,并有以往那么般多。而對于很多報名的學員來說,中公教育協議班退款難、退費慢,成為他們投訴的重點。

協議班退費困難

為了吸引考生,中公教育等諸多職業教育培訓機構都推出了協議班模式,號稱“不過包退”。

中公教育在前述回復函中提到,2021年第三季度,協議班合計產生收入9.9億元,而從普通班獲得收入為4.4億元,對應參與人次分別為35.29萬人、25.23萬人。

相比,2021年第二季度,協議班、普通班產生的收入分別為21.9億元、5.99億元??匆?,協議班在收入方面,貢獻力度更大。

不過,對于協議班而言,其帶來退費難、退費慢等問題。

今年4月,北漂多年的小宇(化名)在中公教育上購買了2021年軍隊文職考試考點精講直播課程(筆面協議班),享受優惠后,一共花費了1.8萬元左右。

經過一個月的學,小宇于5月23日參加考試。到了7月,軍隊文職考試成績公布。由于遺憾沒有入圍,小宇找到中公教育申請辦理退款(1.62萬元)。

“可當時對方稱,我的分數已經過了筆試分數線,需要等到第二次調劑報名結束后,才能辦理退款”,小宇稱,“可到了11月份,我再問,對方仍是說官方還沒有出調劑名單。”

且按照與中公教育所簽署的協議,小宇能夠申請退費,且提交相關資料后,還要等30到45個工作日方能收到退款。

換言之,從小宇報班開始備考開始到如今,已經過去半年時間,退款仍未有著落。

而中公教育財報顯示,今年前三季度,其投資活動現金流入93.5億元,而投資活動現金流出高達98.4億元。且截至9月末,賬面上貨資金達19.7億元,較上年末減少40億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