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中高檔酒的占比穩步提升,爭取創造良好的經營業績以回報廣大投資者。”12月2日,老白干酒(600559.SH)在投資者互動臺表達企業發展的信心。

然而,長江商報記者發現,今年前三季度,在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老白干酒營收增速位列倒數第三,凈利潤增幅也未超過均值。

不僅如此,老白干酒前三季度高檔酒的營業收入達12.52億元,同比增長10.78%,但產銷率僅62.9%。這也就意味著,公司每5瓶高檔酒,有2瓶賣不出去。

自10月3日以來,老白干酒經銷商申請的部分高端酒產品被暫停接單。老白干酒表示,這是暫時階段控貨,期會適時放開供貨。

營收增幅不算理想,但老白干酒的銷售費用卻不少。公司前三季度銷售費用達8.94億元,同比增長22.68%,占營業收入比例達32.29%。

與體量相當的酒企包括酒鬼酒、迎駕貢酒和水井坊相比,老白干酒銷售費用位居第一,但營收增幅卻遠不及前者。

有業內人士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老白干”低端化的形象已深入人心,品牌向上需要的培育周期比較長,一路必然布滿荊棘。

營收、凈利增幅低于行業均值

12月2日,老白干酒在投資者互動臺表示,年來公司以消費者為中心,不斷的調整、梳理產品結構,優化產品質量,聚焦大單品,以市場營銷為突破口,深入市場,對標競品,創新營銷策略,多方并舉,不斷提升產品競爭力,公司中高檔酒的占比穩步提升,公司爭取創造良好的經營業績以回報廣大投資者。

老白干酒真如其所言,如此優秀嗎?

資料顯示,老白干酒主要從事白酒的生產與銷售,主要產品為衡水老白干系列酒、承德乾隆醉系列酒、文王貢系列酒、武陵系列酒、孔府家系列酒。

老白干酒自稱,公司是國內白酒生產骨干企業和老白干香型中生產規模最大的企業,在華北地區具有較高的知名度、美譽度和市場占有率,生產規模和銷售收入在河北省白酒行業內處于領先地位。

2021年前三季度,老白干酒營業收入達27.69億元,同比增長10.90%;凈利潤達2.49億元,同比增長7.05%;扣非凈利潤達2.23億元,同比增長1.5%。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在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老白干酒營收增速位列倒數第三,僅強于順鑫農業和皇臺酒業兩家負增長企業。

數據顯示,19家白酒上市公司2021年前三季度實現營收總和2308.61億元,同比增長19.39%;實現凈利潤總和為824.85億元,同比增長19.32%。白酒上市公司業績增速的“均線”,老白干酒均未達標。

前三季度高檔酒產銷率僅62.9%

在業績端,老白干酒不如整體行業,在銷售端也是如此。

老白干酒介紹,公司根據銷售區域白酒市場結構、消費者購買能力等情況,將產品分為高、中、低三檔。

其中,高檔產品指100元/500ml以上的產品,主要代表產品有1915衡水老白干酒、十八酒坊(39度480ml甲等十五酒)等。

老白干酒發布的2021年前三季度主要經營數據公告顯示,公司高檔酒的營業收入達12.52億元,同比增長10.78%,占白酒總營收的49.28%,占據“半壁江山”。

前三季度,老白干酒高檔酒產量和銷量分別為5355.38千升和3368.5千升,分別同比增長60.26%和14.47%,是公司三類酒中增速最快的一類。

不過,老白干酒高檔酒的產銷率僅62.9%,為三類酒中最低的一類。這也就意味著,公司每5瓶高檔酒,有2瓶賣不出去。

有意思的是,自10月3日以來,老白干酒經銷商申請的部分高端酒產品被暫停接單。

老白干酒表示,公司下屬子公司衡水老白干營銷有限公司根據市場情況暫停了部分高端酒的發貨通知。隨后,公司還表示,這是暫時階段控貨,期會適時放開供貨。

老白干酒的中檔產品指40元至100元(含100元)/500ml的產品,主要代表產品有十八酒坊(39度480ml八酒)、十八酒坊(39度500ml王牌酒)(2018)等。

前三季度,老白干酒中檔酒的營業收入達6.7億元,同比增長6.89%,占白酒總營收的26.26%;產量和銷量分別為7931.39千升和5962.83千升,分別同比增長40.65%和3.25%;產銷率為75.18%。

低檔酒是老白干酒銷量最好的一檔酒,價格在40元/500ml以下,包含衡水老白干(55度500ml白干酒)、十八酒坊(40度480ml藍鉆V6酒)(2020)等。

前三季度,老白干酒低檔酒的營業收入達6.1億元,同比增長3.75%,占白酒總營收的24.36%;產量和銷量分別為28772.53千升和24194.32千升,分別同比增長11.54%和-7.73%;產銷率為84.09%,為公司三類酒中的最高。

銷售費增22.%拖累凈利

值得一提的是,老白干酒正在大肆減少經銷商數量。

老白干酒2021年9月底河北地區經銷商數量達1404家,減少了1571家;山東地區達141家,減少了211家。

老白干酒表示,2021年1-9月份,經銷商數量減少,主要原因是2021年上半年公司為進一步優化營銷網絡布局,與整體實力較為雄厚的經銷商合作,加強對經銷商的管理和考核,對不滿足業績考核條件的經銷商終止合作,推進經銷商優勝劣汰所致。

經銷商可以優勝劣汰,老白干酒的營銷水也需要提高。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2018年至2020年,老白干酒銷售費用分別為9.64億元、10.40億元和10.22億元,占營業收入比例分別為26.9%、25.81%和28.4%,一直處于高位。

2021年前三季度,老白干酒銷售費用達8.94億元,同比增長22.68%,占營業收入比例達32.29%。銷售費用的增速,遠超10.9%的營業收入增幅,成為拖累公司凈利潤的因素之一。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2021年前三季度,與老白干酒體量相當的酒企包括酒鬼酒(營收26.4億元)、迎駕貢酒(31.8億元)和水井坊(營收34.23億元)。

前三季度,酒鬼酒、迎駕貢酒和水井坊的銷售費用分別為6.43億元、3.14億元和7.89億元,均低于老白干酒,但這三家酒企的營業收入分別增長134.2%、42.62%和75.91%。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點開老白干酒官方網站,寫著“1915年,巴拿馬萬國博覽會,甲等金獎白酒不是醬香酒,而是老白干”。

老白干酒所寫的“醬香酒”,應該是暗指貴州茅臺。

目前,誰在巴拿馬萬國博覽會上獲獎,酒企之間尚無定論,但老白干酒還拿百年前的“成績”說事,其營銷水可見一斑。

有業內人士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老白干酒走高端路線雖有成效,但更多的是依靠白酒產業的整體向好趨勢,而且“老白干”低端化的形象已深入人心,品牌向上需要的培育周期比較長,一路必然布滿荊棘。

(長江商報消息●長江商報記者金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