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南京的大街小巷,您有沒有注意到,“精釀啤酒”“原漿鮮啤”相關店鋪越開越多,一字排開的大酒桶里可以接出一扎扎美味的啤酒。超市的貨架上,百香果精釀、桂花精釀等等以前沒聽過的瓶裝精釀啤酒琳瑯滿目。就連接地氣的燒烤店,也不再只賣價啤酒,十幾元到幾十元一瓶的精釀啤酒出現在了酒柜里。11月24日,“幾十塊一瓶的啤酒值得買嗎”成為微博熱議話題。不同于幾元錢一瓶的工業啤酒,精釀啤酒往往價格要高得多。價格不便宜,喜歡喝的人卻不少,越來越多人愿意為這種“昂貴”啤酒買單。精釀啤酒為何受歡迎?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進行了采訪和探訪。

消費者說:精釀是新的“好喝的選擇”

精釀啤酒到底是個啥?一般來說,它區別于大部分常見的工業啤酒,是一種強調麥芽汁濃度、啤酒花香味和釀酒師個的手工啤酒,又被稱為“工坊啤酒”。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看到,在很多瓶裝精釀啤酒的宣傳介紹上,都明顯標示著原麥汁濃度、苦味值、香味、酒精度等。一般來說,精釀啤酒的原料是水、麥芽、啤酒花和酵母,有時也會添加一些輔料增加風味。由于發酵時間較長,精釀啤酒的原麥汁濃度更高,口感更為濃郁。并且,其口味及品類也很豐富,水果、蜂蜜、鮮花皆可入味,包裝也十分有設計感和辨識度。

年輕的啤酒愛好者小張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隨著幾年國產精釀啤酒的興起,精釀于他而言成為了一種新的“好喝的選擇”。“去精釀吧喝、去野外喝、跳舞的時候喝,還有自己突然想喝酒的時候,這幾種情況下我會喝精釀。大部分時候和朋友在一塊兒就喝普通啤酒,因為便宜,喝得爽。”小張還告訴記者,羅森便利店和百家超市等均有精釀啤酒售賣,想喝的時候在家附就能買到,很方便。

南京市某商超售賣的精釀啤酒

孟先生今年27歲,時會在下班后去清吧喝酒放松休閑,現在的清吧里不止售賣調制雞尾酒,有了很多精釀啤酒可以選擇。他告訴記者,時也會自己買些瓶裝精釀啤酒在家喝,單價一般都是二三十元。“因為感覺一般啤酒喝起來沒味道、有點寡淡,想喝點重口味的。目前買過goose island和或不凡兩個牌子的,酒精度最高有七點幾,喝起來‘得勁兒’。”

根據興業證券研究報告,當前我國精釀啤酒消費的主力人群在逐步向90后和00后過渡,年輕化趨勢明顯。遇到了對“喝”的要求越來越高的年輕人,精釀啤酒很好地迎合了他們對啤酒口感和風味的需求。

市場探訪:價格在12-30元之間、品牌多元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走訪了南京市的幾家商超和便利店,首先在一家好的便利店的貨架上尋得了精釀啤酒的蹤影,瓶身印有“富含酵母、口感醇厚”的字樣。店員向記者介紹道,“這款啤酒賣得很好,附來買的業主很多。”在建鄴區一家盒馬超市,也有一些精釀啤酒在售賣,還有專門設立的售賣原漿啤酒的吧臺。

隨后記者來到了家樂福超市(河西中央公園店),這里的酒品類柜臺設置了精釀啤酒專柜,瓶裝和聽裝的精釀啤酒陳列其間,琳瑯滿目,記者觀察發現,這些啤酒的價格區間大多為12元至30元。“雖然價格比較貴,但是還是會買呀,一等價錢一等貨嘛”,一位消費者說,“精釀啤酒口味多,和普通啤酒口感不一樣。”

在實地探訪中,一款顏色明麗的精釀吸引了記者的眼球,330ml的小小一罐單價為28元。這款名為“鳥島”的精釀出自南京本土啤酒品牌“高大師”。除了鳥島,貨架上還有另外兩款“嬰兒肥”系列的高大師精釀,單價在16元左右,中國風的年畫娃娃配上桂花、茉莉花的中國味道,看起來十分有特色。

記者查詢得知,來自南京的高大師啤酒前身創始于2008年,據介紹,該公司在2013年上市了國內首款瓶裝精釀啤酒,在2015年和2017年完成了兩輪融資。除此之外,熊貓精釀2016年至2019年間完成了4輪融資;太空精釀在今年9月完成了天使輪融資;在剛過去的11月15日,主打價精釀的軒博啤酒完成了數千萬人民的A輪融資。另外,市面上Taste Room(忒斯特)、優布勞、斑馬精釀等品牌推出的精釀啤酒也很受歡迎。

除了主做精釀的“小而美”的創新品牌們,傳統啤酒大廠也不甘示弱,除了發力做高端高價啤酒外,也做起了精釀。例如,青島啤酒推出了皮爾森、琥珀拉格、IPA淡色啤酒等精釀產品,在其天貓官方旗艦店,銷量最高的12瓶精釀組合定價為148元,每瓶規格在286ml-380ml之間。珠江啤酒在2020年報中指出,2020年高端精釀實現銷量同比增長34%;2021年半年報中,珠江啤酒又披露上半年打造了4家社區精釀門店。

專家看法:消費升級帶動行業發展

從宏觀層面上,精釀啤酒年來受到歡迎的深層原因是什么?記者就這一問題采訪了行業相關專家。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接受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消費升級是精釀啤酒越來越受歡迎的主因。“消費升級之后,中國的啤酒產業結構在不斷提升,隨著消費端的不斷倒逼,在產業端也有了明顯的表現。我們可以看到,越來越多的啤酒企業都在布局高端產品,既符合了整個產業發展的趨勢,也匹配了消費端的核心需求和訴求,更加能夠滿足渠道對于高利潤的核心訴求。”

“目前我國兩三億人的中產階層逐步成為社會主力和消費主力,必然會使消費呈現一種升級化的趨勢。在這種升級化的趨勢當中,所有的品類、行業、領域,都面臨著產品升級、服務升級等等變化。啤酒行業對于這種變化反應較快,從青島啤酒、華潤啤酒等大企業,到一些創新品牌,都做了很多升級化的嘗試。”新零售專家鮑躍忠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整體來看,啤酒行業幾年的基本趨勢是下降的,但銷售額還是有穩定的增長,基本每年都有3%-5%的增速,而這些增長就主要來自于升級化的產品。原來價格只要三五元的工業啤酒,現在轉換到十幾、二十多元的價位,成為升級主力,對于收入不錯的人群來說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據報道,國家工商登記部門的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精釀啤酒公司已經超過2000家。天眼查數據顯示,2019年國內精釀啤酒相關企業新增了1073家,2020年新增了1122家,截至2021年6月,國內又新增了600家精釀啤酒相關企業。根據觀研網數據,2013-2020年精釀啤酒的復合增長率高達35.38%。

關于精釀啤酒行業的未來,行業專家保持著較為樂觀的態度。鮑躍忠認為,“在整個市場上升過程中,如何去更好地找到目標用戶、并在用戶價值方面做出努力,是行業發展的關鍵點,這幾年啤酒行業做出了很多創新模式。因此總體來看,精釀啤酒行業現在發展得還比較健康、快速,我覺得它未來還有比較可觀的上升空間。”

朱丹蓬也指出,如今精釀啤酒進入了一個高速擴容、高速增長、高速發展的節點,不過由于還沒有統一的國家標準,也存在著高價低質、良莠不齊、以次充好等等亂象。不過,“未來,國內的精釀啤酒國標出臺之后,對于整個產業的凈化作用會比較明顯。”朱丹蓬說。

(實生 詹雨涵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見記者 王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