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東在私募股權投資上又有新動作。

11月29日,由劉強東、章澤天、李瑞玉共同持股的海南三亞天博產業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海南天博私募”)正式成立。據天眼查,三人的持股比例分別為30%、49%、21%,該公司注冊資本1000萬元,法定代表人為楊世毅。

這只是劉強東期在私募基金方面的最新動作之一。此前在11月22日,青島順東匯華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青島順東匯升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青島順東匯文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成立,執行事務合伙人皆為劉強東實控的上海金順東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金順東”),經營范圍均包含以私募基金從事股權投資、投資管理、資產管理等活動。

雷達財經注意到,除了京東,包括娃哈哈、農夫山泉、小米、百度等在內的大廠,均在私募領域有所布局。

值得一提的是,海南成為私募基金新晉熱門注冊地,喜馬拉雅FM投資總監等人注冊的私募基金管理公司,也地處海南。

私募行業為何鐘愛海南?大廠頻繁進軍私募業的背后,又打著怎樣的算盤?

劉強東在私募領域布局頗深

據了解,海南天博私募已完成工商登記,但還未在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備案。

劉強東、章澤天二人,市場已經熟知,李瑞玉是誰?

公開資料顯示,李瑞玉于2009年以管培生身份加入京東,并在隨后的五年一路升為京東投資關系總監。2014年,其與劉強東一同赴美為上市敲鐘,而彼時的她還不滿30歲。

目前,李瑞玉除海南天博私募外,還在宿遷輝遠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宿遷輝遠”)等5家公司擔任法定代表人。

天眼查顯示,宿遷輝遠的股東是江蘇京東邦能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京東邦能”),背后實控人為劉強東。

早在2015年8月,京東就打造了京東邦能這一股權投資臺,并在此后投資了步步高、永輝超市等上市公司。2018年,京東開始在私募領域發力,其中京東邦能參與投資設立蘇州高成行健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就是動作之一,該基金的注冊資本高達9.1億元。

同年,京東邦能還通過宿遷輝遠間接參與了京合都(東莞)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京合都”)、星界資本股權投資管理(深圳)有限公司(下稱“星界資本”)兩家私募股權、創業投資基金管理人的設立。

雷達財經注意到,京合都、星界資本背后多家巨頭閃現。

如京合都是京東與都市麗人聯手打造的時尚產業投資臺,注冊資本500萬元,京東出資100萬元占股20%。

而星界資本則是由中國國新、中信銀行、紅杉資本和騰訊、京東等頭部互聯網公司聯合發起,初始管理規模300億元,由沈南鵬擔任董事長,劉強東擔任董事,重點覆蓋醫療健康、“互聯網+”等領域的“新經濟”投資機會。

目前,京合都管理規模區間為0至5億元,星界資本管理規模區間為100億元以上。兩家私募旗下各有一支產品在運作。

除了京東邦能這條線以外,京東科技也通過子公司京東東輝朝旭咨詢有限公司參與布局了兩家私募機構,分別為金順東和上海東家鉑睿資產管理有限公司。

中國基金業協會信息顯示,金順東成立于2015年,類型為私募股權、創業投資基金管理人;東家鉑睿則成立于2017年,類型為私募證券投資基金管理人。兩家私募的管理規模區間均在5-10億元,而在暫行辦法實施后成立的基金數量方面,金順東、東家鉑睿分別有18支、22支。

值得一提的是,在劉強東和章澤天兩人共同控股的公司中,還包括一家2015年成立的名為宿遷天強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的投資臺。有統計顯示,該臺共投資超110家企業,投資領域遍布互聯網、餐飲、醫療、生物科技等領域。

要吃海南政策紅利?

從以往京東布局私募的履歷來看,劉強東對機構地址的選擇或偏好于自己的家鄉江蘇宿遷,或偏好像上海這樣金融業發達的一線城市,為何此次卻讓天博私募落腳海南?

答案藏在政府對海南自由貿易港規劃的一系列經濟發展方案中,包括2020年6月1日公布的《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2021年11月引發的《海南省金融業“十四五”發展規劃》等。

有網友對上述政策規劃進行了總結,發現對企業發展的主要利好集中于稅收和行業激勵方面。

在海南自貿港設立的企業,如果經營范圍在政策鼓勵類領域內,或是鼓勵類領域業務收入占總收入的60%以上,就可以享受15%的所得稅,而自貿區外是25%,這也就意味著私募公司在海南至少可以省10%的稅費。

此外,2025年前,海南自貿港中的高層次人才和緊缺人才還可享受15%的個人所得稅,即使2025年后改為按具體情況分檔稅收,最高亦不超過15%,這與自貿區外最高45%的個稅有著不小的差異。有網友直言:“如果將一部分對居住、工作地點沒有硬要求的高管轉移至海南公司,這里完全可以成為一個稅收籌劃臺,可以節省30%的個稅成本。”

海南針對各類型投資基金還有經濟貢獻獎勵制度。如企業年納稅總額超出50萬元,3年內予以100%財務獎勵制度;若該基金位于三亞市亞太金融基金小鎮內,且所投項目符合規定領域內在三亞納稅的企業,則最高可享600萬元支持資金。

另有從事工商服務行業的網友指出, 去年至今,海南為鼓勵外商投資股權投資類企業落戶,出臺了多條與引進境外投資者(QFLP)相關的鼓勵政策。京東作為多年的海外上市企業,投資者中不乏知名國際投行、VC、PE等,在海南成立私募管理公司,可以作為境外投資者的投資臺,通過持有京東海南公司的股權,間接投資中國境內的優質企業,分享中國經濟發展的紅利,同時享受海南出臺的針對境外投資者的優惠政策。

政策吸引下,海南自貿港的基金行業迎來“井噴”。

海南私募基金專業委員會相關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8月底,中基協新增備案私募基金管理人171家,海南轄區占比13.45%;即使單從6月來看,全國新增的私募基金管理人中,也有超三成在海南轄區落地。

中國私募基金10月觀察報告則顯示,從注冊地的統計結果來看,10月共有105家私募機構通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記申請,其中有21家都選擇海南作為自己的注冊地,占比達到20%;其次是北京。此前9月新登記的195家私募基金管理人中,海南的注冊數也超過北京8家。

為何大廠扎堆布局私募?

雷達財經梳理發現,年內除京東外,已有多家大廠嘗試“跨界”布局私募行業。

2021年7月9日,浙江娃哈哈創業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娃哈哈創投”)正式在基金業協會完成備案,此后,76歲高齡的宗慶后獲得基金從業資格證書的消息曾一度沖上微博熱搜。

根據中國基金業協會信息,娃哈哈創投注冊資本3億元,管理規模區間為0-5億元,業務類型為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創業投資基金,實控人為宗慶后,截至目前尚未發布任何產品。

值得一提的是,娃哈哈創投成立已有十余年之久,這也側面說明了宗慶后及其團隊對資本領域的關注程度。但在此期間,其對外進行的投資并不多,且以娃哈哈自身關聯公司為主。

同樣從水飲界走向私募界的還有鐘睒睒和他的農夫山泉。9月,67歲鐘睒睒實控的養生堂旗下關子私募基金管理(杭州)有限公司在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完成備案登記。

初涉私募的鐘睒睒,還將有20多年金融業從業經驗、在中金資本工作長達17年的陳鑌拉來擔任私募總經理,并邀請曾在中糧信托、中信農業產業基金等工作的施進出任公司的合規風控負責人。

事實上,今年以來,在私募基金規模整體增長的大背景下,產業巨頭設立產業基金已經形成了一股熱潮。

中基協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10月末,存續私募基金數量較去年底增長了23.11%;私募基金規模達19.69萬億元,較去年底增長了23.3%。私募基金的數量和規模均創新高。

4-8月,寧德時代每月都會參與投資一家私募基金;同期,已在私募行業深耕良久的小米、百度也接連成立了新的私募股權基金。

另有統計顯示,已有超50家上市公司公告參與投資私募股權基金,這些上市公司參與的產業基金投資方向多為上市公司所處行業或所處產業鏈上下游,或是投資新興產業中的潛力公司。

分析人士指出,上市公司之所以熱衷參與設立產業基金,與其資金量需求有關。一方面,產業基金可以注入外部投資機構資金,給上市公司增加資金池的“蓄水量”;另一方面,產業基金投資的標的如果還處在培育期,可能會拖累上市公司業績,而以產業基金這種體外投資的形式則可以有效規避風險,甚至還可以待培育完成后為上市公司業績“增色”。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亦認為,私募可以引入更多投資工具,為企業拓展業績的想象力。其還表示,投資的過程也是企業進行產業鏈延伸的過程,在被投企業與自身產生化學反應前,通過私募的模式與各路資本產生更多交集,有利于企業自身發展。

但也有觀點認為,產業巨頭進軍私募的熱潮也會加劇行業競爭。各個投資機構之間在資源整合的共要求下,競爭與合作的摩擦將加劇;而被投資公司之間的競爭,在接納資本,從而讓跑馬圈地的速度大大提升后,也將更加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