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上世紀90年代松下“畫王”與東芝“火箭炮”的技術較量,以及酒井法子風靡全國的廣告歌,還是當下網絡偶爾可見的對其使用壽命的贊嘆,日系品牌電視已然在一代中國人心中留下深刻烙印。然而十年來,日本家電品牌風光不再,相繼收縮或退出電視業務。

據日經新聞報道,日本松下公司大幅縮小電視機業務,自主生產僅保留高端機型等約100萬臺,為高峰期的5%;最也與中國家電廠商TCL簽署了生產外包協議。日系彩電時代連同一代人的回憶,正逐漸走向落幕。

今年宣布關停

全球多地工廠

今年是松下從電視機生產領域大舉撤退的一年。今年3月底,松下多年來在日本栃木縣工廠進行的有機EL電視機的生產業務宣告結束,停產的理由是產量少、成本高,導致收益欠佳,這也標志著松下停止在日本國內生產電視機;當時松下還透露,正與TCL磋商貼牌生產中小型液晶電視機的事宜。

全球各地工廠關停的消息接連不斷。4月松下宣布最早將在本財年終止在印度和越南生產電視;8月稱年內將停止在巴西生產電視;10月又傳出消息,將于2022年3月底撤出在歐洲的電視生產……

松下生產基地最終將減為馬來西亞和中國臺灣的兩個基地,鎖定OLED電視機等主要面向日本國內、利潤率更高的高端機型,維持自主生產。根據與TCL達成的協議,明年以后松下將把大部分在東南亞和印度等市場銷售的低價格機型的生產委托給TCL,雙方還將探索占成本大部分的面板的采購和開發方面的合作。

隨著生產外包的擴大,松下的自主生產比例預計將從六成(截至今年3月)降至三成,數量也將從高峰期的2000萬臺減至100萬臺左右。根據奧維睿沃統計,松下電視機的全球出貨量年來持續下滑,2019年為540萬臺,2020年為430萬臺,2021年將減少至360萬臺。另據Omdia數據,松下2020年電視市占率僅1.8%,全球排第12名。

100萬臺的數量,放在如今的全球彩電市場中顯得并不起眼。奧維睿沃報告顯示,今年前三季度全球電視出貨量為15370萬臺,同比增長6.8%;其中三星出貨量為3040萬臺,排名第一;TCL出貨量為1720萬臺,排名第三。

面板制造領域

松下去意已決

曾經作為松下“起家”業務的電視機,經歷幾十年的演化,卻成為企業發展的沉重包袱。在2018財年和2019財年,松下的電視機業務連續兩年出現虧損;受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帶動宅家需求影響,2020財年短暫地扭虧為盈。

這并不足以扭轉公司管理者對傳統家電業務的悲觀看法。期,一位松下高管向日媒表示:“我們將悄悄地只在我們能賺錢的地方賺錢。”被視為是松下退守日本市場的表態。

上世紀,以索尼、松下等為代表的日本黑電企業大舉進軍國際市場,也成為較早進入中國的外資企業。上世紀80年代,青島的海信、四川的長虹和廣東的康佳相繼引進松下的彩電生產線。而在上世紀最后的20年間,松下2188彩電在國內創下不俗銷量,“畫王”電視更是一代人心目中高級彩電的代名詞。

2003年,松下投入巨資押注等離子電視,曾獲得短暫成功。但數年后索尼、三星等知名廠商選擇加入液晶陣營,使液晶電視在技術迭代方面不斷提速,在成本、營銷上均優于等離子電視。2011財年,受等離子電視產業衰落等影響,在金融危機中苦撐3年的松下迎來了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虧損。

隨后,松下相繼關停多家等離子面板廠和液晶面板廠,退出了“顯示面板”的核心制造領域。資深產業經濟觀察家梁振鵬向羊城晚報記者分析稱:“鑒于日本制造企業向來對上游核心技術的重視,松下退出了彩電上游的核心產業,也就是下決心退出彩電市場乃至家電市場,因此下游相繼關停都會逐步有序地進行。”

去年11月,有消息稱,LG Display向松下獨家供應透明OLED面板。對于松下維持OLED電視高端機型的自主生產,梁振鵬認為,這類產品的毛利率較高,但松下在這方面也沒有任何核心技術,基本上是一種維持心理和投機心理,可能也不是長久之計。

目前難以適應

終端市場變化

早在2015年,松下就決定關停在中國山東的電視工廠,改為貼牌生產方式繼續銷售業務。如今在京東、蘇寧臺上仍然可以見到松下的彩電產品,但型號較少。羊城晚報記者期走訪廣州本地的蘇寧和國美門店發現,松下柜臺陳列的多為白電產品,電視已難覓蹤跡。

年來,日系品牌在中國的業務大多被國內家電廠商所吸收。海爾收購了原日本三洋電機的白色家電業務,夏普被臺灣鴻海集團收入囊中,美的集團則接手了東芝的白色家電業務。

海信在收購松下電視的“老對手”東芝電視業務后,持續擴大日本市場份額,讓松下電視機在日本本土市場也面臨新的挑戰。一名東芝柜臺的銷售人員告訴記者:“目前中國老牌彩電品牌和日本品牌的面板和芯片技術沒有太大差別,呈現出來的畫質也差不多,顧客挑選東芝等日系彩電牌子,主要還是因為品牌以往樹立的質量口碑。”

在家電業務收縮的背后,日系家電品牌正在經歷“斷臂求生”的過程,集體從B2C(面向消費者)公司向B2B(面向商家)公司轉型。

例如,松下積極進軍新能源領域,布局車載電池等。2020財年,松下汽車事業部(含電池、車載設備等)營業利潤較上一年度扭虧為盈,由虧損466億日元變為盈利109億日元。松下首席財務官梅田博和表示,這是因為車載設備不斷改進,以及特斯拉的關聯業務實現了盈利。東芝也專注發展新能源、基礎設施、硬盤和半導體業務等。

“B2C市場的消費者需求更迭太快,既要市場推廣又要售后服務。”梁振鵬認為,大多數日本制造企業發展到今天,大企業病比較嚴重,機構臃腫,導致市場決策鏈條長、生產效率低,不利于他們在瞬息萬變的B2C市場生存,“日本企業有多年先進技術的積累,適合著眼于技術含量較高、對終端市場反饋速度要求不高的B2B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