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小好掉頭?大象也能翩翩起舞?答案或許并不重要,因為一輪屬于大企業主導商業世界的時代,或將從此終結。

,美國通用電氣、日本東芝等全球企業巨頭,相繼再次開啟了新一輪業務拆分計劃,謀求“由大變小”的轉型。而早在幾年前,包括德國西門子、美國霍尼韋爾、荷蘭飛利浦等多家全球企業巨頭,都曾啟動過一輪相應的業務拆分計劃,將臺化的大集團公司拆成各自業務為主導的獨立子公司。而索尼則于去年決定更名,并推動新一輪的組織架構調整,意在為旗下娛樂、電子、金融保險等各個業務的自主發展“松綁”。

當然在這一輪全球企業巨頭主要業務拆分,謀求各自獨立運營甚至獨立上市的背后,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并未發生變更。家電圈則注意到,這一輪的拆分本質上還是大企業通過“做小”從而謀求在核心業務的綜合競爭力,本質上還是希望進一步通過細分化專心、專業化深耕,打開新的強大之路。同時,還能解決大公司“業務繁雜、人事復雜、組織臃腫、抗風險能力弱”等一系列病根。

通用電氣東芝,開啟新一輪的業務拆分

小公司總想做大,但如今大企業卻想“變小”。公開報道顯示:來自美國的通用電氣,和日本的東芝,幾乎在同一時間對外宣布開啟公司拆分計劃,令人意外的是,兩家公司都要“一分為三”。其中,通用電氣要通過拆分三家獨立的公司,分別瞄準航空、醫療和能源三大領域,而且謀求分別獨立上市;而東芝集團則計劃拆分為三家公司,分別聚焦基礎設施、組件和半導體存儲器,同樣希望可以獨立上市。

與通用電氣目標明確,不拆不行相比,東芝則留有活口,一方面表明拆分計劃要在2年內完成,另一方面又強調這只是戰略選項之一,還沒有完全確定。

企業做大就拆分,并非通用電氣、東芝等少數企業的個案。家電圈獲悉,早在多年前德國西門子集團就啟動了拆分計劃,將家電業務全部售出,隨后又拋出了油氣電力、數字工業和智慧基礎設施三大業務公司獨立運營計劃。之后,西門子能源、西門子醫療均獨立上市,而西門子集團主營如今只有數字工業、智慧基礎設施和交通業務,未來還存在進一步拆分的空間。

同樣工業巨頭霍尼韋爾三年前也開啟“一拆三”動作,交通系統業務和家居安防業務分別獨立;分拆出來的美國聯合技術公司聚焦航空領域,其電梯和暖通空調業務則剝離為Otis和Carrier兩家獨立公司。飛利浦集團的分拆年來一直在進程中,此前在拆分消費電子、照明、半導體等業務,今年又出售家電業務,如今的主業則是醫療健康業務。

可以看到,這些全球企業巨頭對于分拆給出的原因,雖然各不相同,但卻大致有幾個原因:一是,應對全球持續多變的經濟環境沖擊,建立更為快速而多元的應對機制;二是,解決企業發展過程中組織龐大和人員臃腫,賦予各個業務和組織更強的戰斗力;三是,深化核心主業在相應領域的競爭力,謀求單一業務的做大做強。

國家電的下一步,先大后強再分

相對年來一批全球化企業巨頭的“由大變小”經營路徑,如今中國家電產業的眾多企業們,還處在一輪“由小變大”、“從少做多”,以及“由弱變強”的積累和突破階段。

無論是海爾、美的、海信、TCL,還是格力、長虹、創維、方太、九陽等本土家電企業的代表,最幾年來都處在一輪“由少變多、由大變強”的發展新階段。具體可以看到,呈現三種經營擴張路徑。

一是,以海爾、美的、海信、長虹為代表的家電企業,如今早已不滿足于在家電全品類、多品牌上的布局,紛紛開啟了一輪破圈轉型。有的向工業互聯網、有的向智慧交通,有的向健康醫療,還有的向新能源汽車電機、空調等工業部件,甚至物聯網的芯片、5G模塊等領域。最終在家用、商用兩條主賽道上“同時布局、同時做大”。

二是,以方太、九陽為代表的家電企業,如今還是聚焦于家庭空間下,以廚房為舞臺,進行相應的家電品類擴容,從過去的灶消,或生活小家電等品類,進一步向凈水、空凈、清潔電器,甚至是食材存儲等領域,不斷構建新的品類體系,實現多業務線條的擴張,最終探索一條做大規模的路徑。

三是,以格力、康佳為代表的家電企業,如今則是出位與破圈并舉。一方面在家電主賽道上,進一步擴大經營的品類,實現多品牌、全品類的家電業務經營新格局;另一方面則是跳出家電,在新能源、醫療、芯片、產業園運營等多業務的四面八方出擊,試圖找到一條規?;鲩L之路。

最有意思的是,當前在不少中國本土的家電巨頭身上,同類業務的整合與不同業務的分拆竟然同時“上演”。一方面,大量綜合家電巨頭,以套系化和智能家居為突破口,推動旗下相關家電品類的研發、營銷、推廣、服務等全面協同整合;另一方面,則是非家電業務開始分拆,比如海爾工業互聯網業務卡奧斯、美的照明業務美智光電,海信的醫學影像業務彩超設備公司,都在探索拆分下的獨立上市之路。

可以看到的是,一些全球化企業巨頭的發展和成長之路,為中國家電企業未來的發展提供了借鑒和參考。但是,對于更多的中國企業來說,還需要探索最適合自己的道路和方向!

關鍵詞: 通用電氣 東芝 新一輪 業務拆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