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中國宏觀經濟論壇(CMF)(2021-2022)在京舉行。論壇聚焦疫情反復與結構性調整沖擊下的中國宏觀經濟復蘇。與會經濟學家認為,短期來看,在各種政策全面落實等因素影響下,經濟下行壓力將得到極大緩解;長期來看,經濟發展和結構升級仍然面臨戰略機遇和結構性潛能。

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代表課題組發布了報告。劉元春表示,2021年中國宏觀經濟持續復蘇,但受基數因素和下半年復蘇勢頭放緩影響,前高后低的態勢明顯。2022年宏觀經濟一方面將延續2021年宏觀經濟復蘇的動力和基礎,另一方面在宏觀經濟政策再定位、協調體系再調整以及“十四五”規劃全面落實等因素的作用下,經濟下行壓力將得到極大緩解,各方面增長表現將逐步回歸常態。預計2022年全年實際GDP增速將達到5.5%左右,并呈現前低后高的運行態勢。

中國人民大學校長劉偉表示,我國未來經濟發展和結構升級,面臨三個突出的戰略機遇。一是以新技術為代表的科技革命和產業革命。數字經濟時代,數據在全球經濟增長中扮演的角色愈發重要。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等技術正在引領新一輪技術進步,將催生出新的數字經濟產業活動,促進中國經濟結構進一步轉型升級。二是以碳達峰、碳中和為主導的綠色轉型。為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中國的能源結構、生產結構、消費結構等將被重構,把握好綠色轉型機遇,將會帶來一場全面系統深刻的經濟社會結構轉型。三是中國超大規模市場需求結構升級。在新發展格局下,通過推進區域城鄉一體化,大力提高中等收入群體比重,將會帶來巨大的消費動能,形成中國超大規模市場優勢以及市場結構的快速升級。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劉世錦認為,和短期宏觀政策相比,更應該關注結構性潛能的增長動能。他提出了“1+3+2”結構性潛能框架?!?”是指以都市圈城市群為龍頭,為中國經濟下一步中高速增長打開經濟動能上和物理上的空間。經測算,這個領域所提供的經濟增長的潛能在未來五到十年,甚至十五年會占到70%—80%?!?”是指實體經濟需要補齊基礎產業效率不高,中等收入群體規模不大,基礎研發能力不強?!?”是數字經濟和綠色發展。劉世錦將上述結構性潛能概括為“一個龍頭引領,補足三大短板,兩大翅膀賦能”。(關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