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黑龍江省友誼農場大豆晾嗮場。徐宏宇 攝

在國產大豆市場表現強勁的情況下,我國最大的大豆主產區黑龍江省新季大豆價格高開高走,農戶挺價惜售心理持續走強,加劇購銷矛盾,大豆價格不斷創新高。

國儲收購價底部支撐、期貨市場行情走高、國產大豆種植面積減少,成為現貨大豆價格居高不下的“興奮劑”。

年底進口大豆即將大量抵港,將登上國產大豆高價格的“戲臺”,豆農風險幾何?

諸方期盼一個成熟穩定的中國大豆市場。

新季大豆逆勢高開高走

東北新季大豆已進入購銷期,上市后本應增加市場供應量,價格有所下降,但卻出現逆市高開高走的情況。

黑龍江省巴彥縣興隆鎮種糧大戶孫波今年種了2000畝大豆,收獲的大豆在院子里堆成了“小山”。孫波說,大豆價格從剛上市時的每斤2塊7毛多漲到了現在的3塊左右。黑龍江省克山縣種糧大戶林桂房說,大豆毛糧價格在11月初就達到6000元/噸,大大超出預期。

目前正值東北產區大豆供應旺季,其價格已處于歷史較高水平。

記者了解到,從11月9日至11月15日,齊齊哈爾市訥河象嶼農產有限公司連續五次提高大豆收購價格。該公司最新收購公告顯示,11月15日起,大豆蛋白在39.5%至40%、水分在13%以下的大豆,收購價格為3.13元/斤。短期來看,預計產區大豆價格仍將維持偏強態勢運行。11月22日,中央儲備糧嫩江直屬庫有限公司、中央儲備糧北安直屬庫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公布國產大豆收購公告,自11月22日起大豆收購入庫價格3.15元/斤。

黑龍江省北安市大豆貿易商胡小雷說,新季大豆上市的價格是2.75元/斤,如今黑龍江省五大連池市、北安市、海倫市、巴彥縣等大豆主產區毛糧價格都突破3.1元/斤。海倫市有“中國優質大豆之鄉”之稱,海倫市糧食局局長陳英健表示,今年海倫市大豆面積245萬畝,大豆價格高開高走是市場化選擇,有利于農民增收,讓農民感受到實實在在的好處,提高農民種糧積極性,有可能帶動豆制品等食品價格上漲。巴彥縣農業農村局局長張煥忠表示,去年前期大豆價格低,后期漲價,一部分農民就沒見到效益,今年大豆價格高開高走,農民都能見到效益。

大豆價格緣何一路上漲?自2020年開始,大連商品交易所大豆一號期貨主力大幅上漲,從此前的3300元/噸上漲到2020年年底的5700元/噸。今年東北新季大豆上市后,大豆一號期貨持續上漲,最高點超過6500元/噸。目前大豆一號期貨有所回落,但仍維持在高位。

大豆市場分析人士戚兵從9月初持續跟蹤大豆市場變化。他表示,新季大豆上市之初,銷區市場普遍“恐高”,加上國儲的拍賣影響,多數企業未能正常備貨。受天氣與疫情影響,東北產區大豆收割延后,大豆市場出現短期的供需失衡,銷區庫存偏低,促使新季大豆價格高開高走。近期受運輸不暢及農民惜售影響,市場主體分別進行期貨套保,在中儲糧公布超過3元/斤的收購價格后,多方市場主體看漲大豆。同時,中儲糧三次單向拍賣成交火熱,再次增加了市場看漲情緒,促使兩周內期貨價格上漲至逾6500元/噸的歷史高點,現貨也隨之跟進,毛糧價格突破3元/斤。期貨市場行情成為大豆現貨行情大幅上漲的“興奮劑”。

國儲收購價成為東北大豆價格的底部支撐。自10月以來,中儲糧在國內多次拍賣大豆,成交量不斷走高,溢價率也屢創新高。11月2日,中儲糧拍賣2018年、2019年國產豆,5.24萬噸大豆全部成交,成交最高價6300元/噸,最低價5940元/噸,成交均價6111.21元/噸。戚兵說,先是國儲收購價墊底,而后貿易商希望高價套保、農民盼漲、多頭跟風,已形成“眾星拱月”現象,大豆期貨價格在多個交易日創出歷史新高。

“國儲大豆收購價格大幅提高為產區大豆市場保持堅挺提供了重要底部支撐?!薄都Z油市場報》大豆分析師劉從新認為,國儲高溢價拍“陳豆”、再高價收新豆的舉措,讓市場看漲信心受到強化,點燃了其他入市主體高價搶購的熱情,一些貿易商相互抬價搶購,市場報價也是一日多變。

另一方面,進口大豆價格上漲,近期進口大豆數量減少。海關總署11月7日數據顯示,1至10月,大豆進口量7908.3萬噸,減少5%,進口均價每噸3531.8元,上漲30.2%。尤其是10月,我國大豆進口量僅為511萬噸,較上年同期869萬噸下降41.2%,為2020年3月以來最低水平,同比下降25.7%。業內人士表示,我國大豆進口量大,受國際影響大,從國外大豆的表現來看,近期的出口價明顯上漲,對國內大豆價格構成支撐。

國產大豆面積減少是價格上漲的一個重要誘因。國家糧油信息中心此前發布信息,2021年我國大豆種植面積和產量均同比下降。海倫市、巴彥縣大豆面積分別減少40萬畝、15萬畝。陳英健、張煥忠表示,受去年玉米種植比較效益優勢明顯的影響,今年部分農民由種大豆改種玉米,大豆種植面積減少,盡管單產提高了,但總產量還是有所降低。黑龍江省大豆協會會長唐啟軍在走訪大豆產區后也說,今年黑龍江大豆面積比去年有所下降,農民種植成本的提升決定了新季大豆價格不會低。

此外,近期黑龍江省受防疫措施影響,加上東北多地連日遭遇暴雪和凍雨等極端天氣,收購和運輸環節受阻,大豆流通和外運量減少,階段性供需矛盾加劇。受采購成本和運費等上漲影響,漲價勢頭從產區向銷區傳導。

農戶惜售市場收儲難或成“國產豆搭臺、進口豆唱戲”

種植成本增加,大豆價格一路上漲,農戶惜售,市場交易冷淡。國產大豆購銷出現價格越漲、農民越惜售、市場越難收上大豆的怪象。孫波說,由于土地流轉價格大幅上漲,雖然大豆價格漲到了每斤3塊左右,但并沒有多少利潤?!艾F在大豆價格持續上漲,不急于銷售,再看看,聽說還要漲?!?/p>

像孫波一樣存在惜售心理的農戶,在黑龍江不在少數。去年突如其來的大豆上漲行情讓很多農戶沒有想到,農戶還是按照前些年的售糧習慣,在新糧上市后就開始集中賣糧,結果趕在了價格低點賣出大豆,后期價格一路上漲帶來的利潤,提前售糧的農戶并沒有享受到。

林桂房認為,盡管最近糧商提高了大豆收購價格,但身邊很多大豆種植戶都對大豆后市看好,惜售心理強烈。因此短時間內豆農的大豆不會出手,會繼續觀望。

陳英健、張煥忠等基層農業干部表示,上一年大豆價格一路走升,按農戶思維,傾向于認為新季大豆價格會持續走升,農戶“越漲越不賣”的銷售習慣再次凸顯,惜售心理較濃。加之去年種植成本提升,農戶惜售心理更強,盡管現在的價格超過了農民的心理預期,但仍多有觀望情緒。

受去年糧價上漲影響,黑龍江省北安市今年春季土地流轉價格每公頃至少增加2000元,農資價格也上漲,目前該地的大豆價格已漲至3元/斤。北安革命現代農機專業合作社理事長李富強對今年所種的5萬畝大豆收益表示樂觀。他認為,除了價格上漲因素,大豆生產者補貼也會讓豆農得到實惠。2021年,黑龍江省大豆生產者補貼提升,由去年的238元/畝提升至今年的248元/畝。

受農戶惜售影響,加工及收購市場表現慘淡。作為豆制品加工企業,黑龍江八旗糧油有限公司面對大豆市場價格的高開高走,并不敢大量存儲,只能邊生產邊收購。公司董事長劉宏偉介紹,該公司目前收購的新季大豆僅3000多噸。

10月26日起,“國家隊”中儲糧的多家直屬庫開始收購大豆。雖然入庫價格基本與市場價持平,但收購量卻很少。有的大豆產區出現了報價高但卻無人賣豆的“有價無市”現象。

對于東北大豆來說,除了部分在本地加工外,一部分要流向南方加工市場。在農戶惜售心理驅使下,大豆糧源南下可能趨緩,市場可能會出現供不應求的態勢。

劉從新表示,目前進口豆與國產豆價差較大,可能給未來的進口豆進入國內食品市場留下較大空間,或將形成“國產豆搭臺、進口豆唱戲”的局面。

后市轉冷風險陡增市場出現“四難”

從目前的大豆購銷市場來看,大豆價格已相對較高,風險也在不斷加大。

業內人士表示,雖然目前港口大豆貨源量少,但年底進口大豆將大量到港。劉從新預測,11月底會有大豆抵達我國部分港口,通關后要到12月中旬才會有流通。

中儲糧官網顯示,在第四屆進博會期間,該集團與多個供應商簽約采購巴西等地進口大豆840萬噸。劉從新、戚兵等表示,隨著進口豆的大量到港,屆時或將對國產大豆形成沖擊,價格下跌風險加大,后期大豆現貨市場容易出現交易量減少的情況,需謹防大豆市場轉“冷”。

新季大豆價格上漲至較高的位置,在增加農民收入、提高農民種糧積極性的同時,也醞釀著大豆購銷市場的高風險,這給市場、農戶、貿易商、下游加工企業都帶來不同程度的挑戰,具體表現為“四難”現象。

第一,農戶對售糧時段把握難。業內人士認為,新季大豆價格一路上揚,農民惜售心理較強,農戶對售糧時機的選擇難度在增加,“賣跌不賣漲”的心理將繼續影響農戶收入和種糧積極性。對此,海倫市、巴彥縣等大豆產區的農業糧食部門加大宣傳力度,引導農民適時銷售、分批銷售,加強對農民科學儲糧的指導,避免因暴雪等極端天氣出現壞糧情況。

第二,貿易商在價格高企行情下收豆難。已停收大豆多天的貿易商胡小雷介紹,盡管收購價格較高,但農戶仍不愿意賣。而下游市場需求主體對現在的價格又不愿接受,他只好停收。劉從新建議,銷區不要持續觀望,也不要過早期待進口豆替代,在南北產區價格稍有轉穩時,適量補充短缺。

第三,貿易商采購策略制定難。一些貿易商表示,新季大豆市場的操作難度將增大,主要原因在于新季大豆價格高開高走,他們不敢大規模收購,一旦價格出現調整,賠錢風險就會陡然增加。劉從新表示,東北貿易主體要適當緩解過分追高的情緒。

第四,下游加工企業盈利難。去年大豆價格持續上漲,給下游加工企業經營帶來壓力,而原料成本上漲向下游傳遞并不順暢,產成品價格上漲幅度低于原料成本上漲幅度,影響了企業加工利潤。主要加工豆漿粉的黑龍江省海倫市龍海食品有限公司總經理邵平介紹,去年底以來,產品價格上漲幅度低于原料成本上漲幅度,企業處于保本狀態。

陳英健、張煥忠等基層農業干部表示,市場購銷出現的新情況需要市場去調節,貿易商、收儲企業、加工企業應隨行就市,根據自身發展,掌控風險,加工企業要適度建庫存。

增加市場調節能力避免出現“大豆之殤”

近年來,我國國產大豆加工業實現一定程度恢復,但整體實力仍較弱。針對當前我國大豆購銷市場的不穩定,專家和業內人士希望國家加大宏觀調控力度,避免價格大起大落,影響市場秩序和農民收入。

首先,引導農民適時銷售。專家和基層干部建議,國家相關部門要對大豆價格進行監測,為農民提供及時準確的價格、供求等信息服務,引導農民理性分析判斷市場價格并適時銷售,確保賣得出、賣上價,增加農民種糧收益。

其次,加強對期貨市場的監管。方正中期期貨研究院分析師侯芝芳建議,強化期貨市場投機度監測,研究制定指標對期貨市場進行監控,避免出現過度投機。加強對相關信息的輿情監控,避免出現夸大市場或煽動性較強言論對市場情緒造成干擾。

再次,要加快建設我國全球大糧商、拓展油料供應來源,避免在大豆供應緊張時過于被動。專家建議,以巴西、美國、阿根廷等適宜大豆生長的國家為重點,積極引導中糧、九三、中儲糧等企業布局國外大豆生產、貿易、加工領域,避免國際四大糧商壟斷市場。

此外,提高大豆價格調節能力。專家表示,目前我國大豆對外依存度已超過80%,2020年大豆進口量突破1億噸,為歷史最高水平,而我國大豆儲備和調節能力相對有限。調控大豆價格主要靠中儲糧的輪換糧,即通過年內的輪入和輪出平抑市場價格波動。因此,建議增加中儲糧輪換糧收購量,增加對市場的調節能力。

記者 王建 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