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5月,一條印著代提公積金的小廣告被廣西百色市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員看到,上面寫到某中介能代辦提取公積金的業務,甚至離職可提,黑戶可提。他們怎么能越過那么多審核關卡違規提取?工作人員撥通了小廣告上的電話號碼,一查究竟。

宣稱能替人提取公積金 小廣告里藏何貓膩

幾聲鈴響后,電話接通了。工作人員小李試探性地問提取公積金都需要什么材料,沒想到對方的回答卻簡單得讓他覺得不可思議。

百色市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 工作人員:那個人就跟我說,你只需要提供你的身份證和銀行卡就可以了。

從事住房公積金管理工作的小李知道,代提公積金不僅需要房產證、契稅完稅憑證、身份證的原件復印件,還需要準備好提取申請表等一系列材料,怎么電話里對方說只要身份證和銀行卡呢?

百色市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 工作人員:我就說我認識的人提取都需要各種文件和材料,我怎么相信你這個就是真實的呢?萬一被查出來我這個有風險,剛說完這個,那個人就把電話掛掉了,隨后我再打電話就不接了。

小李想,一個連帶什么材料都說不清的人怎么能蒙得了在這行干了這么多年的自己呢?莫非發小廣告的人是想詐騙嗎?但是沒過一會兒,這個人突然又給他打來了電話。

百色市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 工作人員:這個人打電話先問我是否要辦理公積金提取,然后他表示保證可以辦成,而且也就需要身份證和銀行卡就可以,然后我又問他,我聽說有人被查出來了而且還被通報了,你怎么保障這個安全性,他就回復說,你放心我們公積金內部有人可以操作,安全絕對可以保障,而且還告訴我,4月27日剛剛辦理了一個七萬多的業務,是實時到賬的。

手續過于簡便,事實列舉敢如此清晰,這不得不讓小李警覺起來。特別是對方提到在4月27日有過這樣一筆七萬多的提現業務這會是真的嗎?他們不擔心被違規處理嗎?想到這里,負責的工作人員馬上向中心領導做了匯報,很快,百色市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組織了幾名骨干人員成立調查組,對那筆業務進行了核查,發現4月27日的確有一筆七萬多的金額被劃賬。究竟對方是恰巧知道這筆提取業務,還是真的有人違規操作得逞了呢?發小廣告的是什么人?他們又將觸角伸到了哪里?如果證實這些,是不是意味著系統里可能存在著一個未知的黑洞?這讓調查組感到了這次任務的分量,有些沉重。

首先調查誰是違規提取業務經手人

一場自查行動立即啟動,調查組里的核心成員很多都已工作了幾十年,他們首先需要盡快調查出電話里那個男人是在哪兒辦理的這筆違規提取業務,誰又是那個神秘的經手人。

百色市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提取科科長 楊清宇:首先這筆業務是在樂業管理部辦理的,可該職工的工作單位屬于百色市右江區管轄,職工在辦理提取業務的時候,應該在右江管理部辦理,不過職工驅車到一百二十多公里外的樂業管理部辦理,就有點反常,通過銀行查到他(職工)的銀行貸款,是沒有貸款信息的,通過這兩點可以證實,該職工的提取材料屬于騙提。

樂業縣和右江區雖然都屬于百色市,但兩處辦事地點之間距離并不近,誰會舍近求遠呢?在隨后的材料收集過程中,一名中心外聘人員的簽字引起了調查人員的警覺。

百色市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提取科科長 楊清宇:在與相關部門的核實中發現,上述材料都未經審核,可我們的提取申請表上卻有王某祥的簽字確認,他簽字就意味著這些材料是已經核實過產權的,所以從這一點我們確定,上述材料都是偽造的。

調查組梳理了半年間百色市的公積金數據,發現樂業縣的公積金提取業務量原本是最少的,可是今年的三月底到五月初比較密集地有40筆業務,都是在上班之前或者下班后辦理的,甚至大部分是通過跨地區管理部辦理的通取業務。

百色市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法規稽查科科長 劉炳杰:不太正常地縮短(提取)時間,也算是一個線索了,要是涉及跨地的房產證明的話,我們還要打電話到對方城市去詢問,這個一天是不能到賬的,都要三到五天才能到賬。

進一步核查讓調查組成員更感到疑慮重重,在材料上簽字的王某祥是一名具有初級審批資格的人員,經他核實材料后只有提交權限,他是怎么一個人處理的后續幾道復核工作的?難道還有其他人暗中勾結嗎?

調查組馬上趕赴百色市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樂業管理部,先調閱了跟王某祥相關的所有審核材料。他們了解到,王某祥二十多歲,從今年開始他的很多行為都頗為反常,穿著換成了名牌、出手大方,時不時還會邀請同事朋友一起出去玩,每次的消費都達數千元。此時,王某祥被列為重點懷疑對象。很快,調查組對他審核材料的核實結果出來了。

百色市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提取科科長 楊清宇:經我們統計,王某祥在(百色市)樂業管理部工作期間,所辦理的40份材料都是虛假的,并且已經劃款成功。

審核過關需多個環節 是否還有“內線”

公積金提取,審查工作非常嚴謹,需要多道審核程序才能過關,那么王某祥是怎么突破這一道道程序的呢?那些審核通過的文件又是誰上傳到系統當中的?帶著這些疑問,調查組在樂業管理部找到王某祥進行了談話。

百色市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提取科科長 楊清宇:我們在跟王某祥談話中了解到,他是利用中介機構聯系職工,通過他的系統賬號查看職工信息,利用下線制作虛假材料,再盜取審批崗同事的賬號,在非工作時間審批相關的提取業務。

在約談中,王某祥承認自己利用平時工作的便利條件,在百色市工作期間盜用了五個具有審批權限同事的登錄賬號信息,進行違規審批提審材料操作。至于登錄密碼,王某祥認為這不是難關,因為待在一個部門時間長了都能混個臉熟,有時趁機就能搞到同事的登錄密碼。

犯罪嫌疑人 王某祥:中午下班的時候,單位人員離開了之后,我就一個人在那邊先錄資料,有些是用我自己的賬號來初審,他們那個電腦有些也是那個密碼初始,打開我們的內部系統進行審批,因為有些賬號是同事之間平時工作交流,他們有時候也會說密碼給我,就互相這樣啊,也沒有太多的防備,就記住密碼。直接登錄就進去操作復審。

每次復審過關后,只需要一兩個小時提取的公積金就可以到賬。王某祥如此操作,利用正常工作調動的機會,在百色市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西林管理部協助工作時,勾結某中介機構違規辦理了45筆提取業務。

百色市公積金管理中心法規稽查科科長 劉炳杰:王某祥是通過在網上非法購買一些單位公章,來辦理這個虛假的親屬關系證明,然后掃描這些虛假材料到業務系統里面,辦理住房公積金提取業務。

那么,王某祥是怎么與試圖違規提取公積金的人員聯系上的呢?調查組找到了違規提取公積金的人。

違規提取公積金職工 黃某:就是不知道他(中介)從哪里得到我的信息,然后打電話聯系我,如果我需要辦理這個公積金的話,可以幫我辦出來,但是他要15%的提成,那時候我是提了將近3萬塊錢,后來我就轉了4000塊錢給他。

綜合各項數據后調查組發現,從2019年9月到2021年5月,王某祥在百色市西林縣和樂業縣共對85人騙提公積金提供幫助,并從中獲得了分成21萬元。在王某祥私自簽字審核的背后,又是誰偽造證件,私刻公章,還扮演著黑中介呢?百色市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將相關線索提供給了公安機關。百色市公安局指令樂業縣公安局立刻對案件進行偵查。

專案組首先將焦點對準了犯罪嫌疑人王某祥,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履歷顯示王某祥業務能力是比較突出的,一些同事反映,他在剛剛來參加工作的時候,就查出過幾例偽造材料,或者重復提交材料來騙提公積金的事情,甚至能用多種方式核實信息的真偽,這些都讓同事對他的能力較為肯定。

百色市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工作人員 韋先生:有一次業務稽查當中,他竟然在沒有材料的情況下,也能查找到這個騙提線索,找到了一套騙提材料,僅在系統數據中,單在數據上找到騙(提)材料,當時就對他刮目相看了。

騙提大網如何形成 揭開整個過程

那么王某祥是從什么時候開始走上了這條通過進行大批量的違規審批,來獲取好處費的道路呢?

據犯罪嫌疑人王某祥交代,他真正通過進行大批量的違規審批來獲取好處費,是從2019年的9月份開始的。當時他認識了一個人,名叫曾某誠。 那一次,正是曾某誠試圖套取公積金,而被王某祥識破了。

犯罪嫌疑人 王某祥:我看到他(曾某誠)那些以前提的資料,是按之前的那一套房子來提的,然后我發現那個房子可能是那個虛假的材料,然后我就問他這個材料可能是假的。

在曾某誠提供的房產材料中,王某祥發現和他曾經審批過的一份房產材料很相似,于是他就通過工作賬號,查到了曾某誠的個人信息及聯系電話。一番網上聯系后,兩個人的關系竟變得密切起來。在隨后的交流中,曾某誠告訴王某祥自己認識很多有提取公積金需求的人,還能幫著尋找偽造各種虛假材料和公章,就這樣,兩個從來都沒有見過面的人,通過網絡聯系,完成了一次次騙提公積金的勾當。

犯罪嫌疑人 王某祥:我就是可能說認識里面的領導這些,就隨便騙他(曾某誠)一下,說可以提出來,然后他剛好那邊有這些客戶,他就一直推薦(客戶)過來,因為他知道里面那些職工提不出來,有很多錢,很多每個人都好幾萬或者十幾萬這些,然后他說提出來的話,就兩個人互相分服務費,他就按那個點數跟我說。

就這樣,一個由王某祥在內部作為配合,曾某誠在外部尋找客源和黑中介的騙提大網,就這樣逐漸形成了。

樂業縣公安局刑偵大隊民警 楊光猛:黑中介主要是由熟悉信貸業務及提取公積金業務的人員構成。他們主要負責尋找客戶,就是那些想提取公積金而不符合提取條件的人員。當尋找到客戶之后,會把這些客戶的信息提供給曾某誠,隨后曾某誠把客戶信息發給王某祥,由王某祥通過內部系統查詢客戶資料和可提取金額,并將所需要偽造的材料反饋給曾某誠,曾某誠再將信息交給他的下線黑中介,再由黑中介負責找相關人員偽造所需材料。

那么,王某祥違法審批的材料是怎么來的呢?比如誰炮制、寄出的虛假購房合同?而工程建設規劃許可證和印章等,又是怎么出現的呢?據王某祥供述,這些都是曾某誠安排在南寧的盧某郵寄給他的。

樂業縣公安局刑偵大隊民警 楊光猛:我們到南寧市找到盧某進行核實,盧某只知道有人通過匿名快遞把這些材料寄給他,他也只是按照曾某誠的指示,把這些材料快遞到樂業縣給王某祥。

為了揪出隱藏在暗處的其他犯罪團伙成員,警方通過各個同城快遞公司調取案發期間所有和盧某有關的同城快遞,并逐個進行篩查,最終鎖定了負責偽造購房合同的犯罪嫌疑人蘇某興、胡某等人,以及負責偽造工程建設規劃許可證及印章的陳某偉。

通過大量的調查取證和數據分析后,辦案民警逐漸掌握了這個犯罪團伙的人員和分工構成。

專案組馬上部署抓捕工作,分3組在百色市西林縣、右江區、南寧市等地,歷經20多天,把犯罪嫌疑人全部抓獲歸案。

經審訊,犯罪嫌疑人王某祥、曾某誠等人交代了犯罪事實。他們通過偽造印章、親屬關系證明、結婚證、購房合同、增值稅發票、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等證件騙提住房公積金,再從中抽取騙提總金額15%至25%不等的好處費,對其下線,根據每單所需材料多少進行分成。在被內部稽查發現問題后,百色市公積金管理中心對王某祥第一時間作出了處理。

百色市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副主任 秦然:根據《百色市住房公積金聘用人員管理辦法》規定,對其作開除處理。我們將問題線索及時移交公安機關,我們在9月初召開全系統警示教育大會,并在會上對他的案件進行通報。

偵查表明,從2019年9月到2021年5月,王某祥等11人涉嫌違規提取住房公積金高達768.89萬元,嚴重侵害了國家正常的公積金管理秩序,造成公積金專戶重大損失。

百色市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副主任 秦然:發生這起案件的主要原因是,我們中心個別干部職工法律意識和紀律意識淡薄,同時,中心信息系統在操作人員身份認證登錄方面安全防范措施做得不夠,一些干部職工保密意識薄弱,對自己個人的賬號密碼管理不嚴,就存在被別人頂替進入系統,然后進行違規操作的風險。

目前,已有55名職工退還違規提取資金約510萬元。對于違規提取公積金的人員,公積金管理部門已將他們列入系統黑名單,并繼續追繳尚未退還的違規提取資金。

百色市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副主任 秦然:對于拒絕退回住房公積金的職工,我們通過媒體向社會曝光,并作出四個處理:一是將黑名單移送社會信用信息體系,作為黑名單。二是,本職工所在的單位進行通報, 三是,將這些問題線索移交公安機關,四是,取消他們5年內提取和貸款住房公積金的資格。

目前,這一犯罪團伙中9人因涉嫌偽造、變造、買賣國家機關公文、證件、印章罪被執行逮捕。查扣涉案印章30多枚、購房合同40余份、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10余本。同時,警方也已經將相關材料移交檢察機關以及紀檢監察部門,要求所有違規提取住房公積金的職工限期內全額退還違規提取資金。案件發生后,百色市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對內部開展整改。

相關部門提醒:偽造合同、證件,均屬于違法行為,以此牟利的中介機構和個人均觸犯法律,如有需求請大家通過正規渠道詢問信息,切勿聽信網絡廣告,通過代理、黑中介機構等不正當渠道提取住房公積金,以免影響公積金正常提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