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沾氫”,股價暴漲,漲后,否認涉氫。京城股份(600860.SH)被質疑“過河拆橋”。

12月10日晚間,京城股份再度發布股票交易異常波動公告,這是公司自12月3日晚以來發布的第五份類似風險提示公告。

連發五份風險提示公告,源于股價大幅飆漲。11月17日以來,京城股份的股價累計漲幅超過2倍,其中,期間更是收了10個漲停板。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京城股份股價飆漲源于被貼上了“氫能概念”的標簽。然而,如今,公司在公告中否認“涉氫”,其儲氫瓶等相關產品的銷售收入占比較小。

京城股份是一家專業氣體儲運裝備企業,2012年借殼北人股份登陸上交所。然而,上市以來,公司主營業務持續虧損,靠變賣資產度日。算上借殼之前主營虧損年度,其主業累計虧損已經達到15年。

扭虧可能要靠資本運作。目前,京城股份正在推進資產重組,擬收購北洋天青80%股權。

股價飆漲2倍否認“沾氫”

資本市場上刮起的一股“氫風”,讓多年萎靡不振的京城股份火了。

12月10日,早盤,京城股份小幅高開后快速回落,瞬間又被快速拉起,隨后全天高位波動,最終收漲17.91元/股,漲幅為3.65%。

當日,滬深大盤指數均進行了小幅調整。京城股份逆勢上漲3.65%,表現強勢。不過,這一漲幅,是本月以來,京城股份最為糟糕的表現。

K線圖顯示,12月1日至9日的7個交易日,京城股份的股價連收7個漲停,表現異常強勢。在這期間,成交量較前期也明顯放大。

京城股份的本輪行情可以向前延伸至11月17日,當日股價上漲3.41%,收報6.37元/股,盤中低點為6.14元/股。18日上幅上漲,19日則強勢漲停。到11月23日,公司連收了3個漲停。隨后,間或有小幅調整,不改整體上漲趨勢。

綜上,公司股價從6.14/股飆漲至最高19元/股,最大漲幅為209.45%。

而此前的兩年內,京城股份的股價均在7元下方波動,4元左右徘徊是常態。

為何11月19日開始一反常態,股價大幅飆漲?這與涉氫不無關系。

在今年半年報中,京城股份披露,其主要產品有車用液化天然氣(LNG)氣瓶、氫燃料電池用鋁內膽碳纖維全纏繞復合氣瓶以及低溫儲罐、LNG加氣站設備等。氫能及燃料電池行業是公司所在的行業之一。公司表示,在氫能領域,已實現對多家車廠儲氫系統批量銷售。

今年8月,公司曾在互動易回應投資者稱,公司旗下天海工業生產的氫氣瓶已批量應用于氫燃料電池車,天海工業還為車廠提供氫系統解決方案。10月11日,當投資者問及公司70MPa高壓氫燃料車用儲氣瓶的經營情況,京城股份回應稱,公司的70MPa三型瓶已批量生產并銷售。公司產品在氫瓶市場的占有率一直處于第一梯隊。

2019年5月,京城股份曾發布定增預案,計劃募資4.6億加碼氫能源,投入四型瓶建設項目、氫能產品研發項目及償還京城機電和金融機構債務。在2020年年報中,公司稱,再融資順利完成使公司盡快進入氫能行業的藍海,大力開發新的高附加值產品,開拓業務空間,將氫能產業布局作為公司未來新的戰略增長點。

正是基于上述種種“沾氫”,市場將其列入“氫能概念”股,加以發掘,進而引爆了股價。

京城股份在11月22日晚間、12月3日晚間發布的股票交易異常波動公告中,均未提及氫能事宜。直到12月9日晚間的公告中,公司才提及,主營業務為氣體儲運裝備制造,不涉及氫能源電池行業,儲氫瓶等相關產品的銷售收入相比公司其他主營產品占比較小,對公司業績貢獻度有限。

而這,可能是12月10日漲幅減小的重要因素。

京城股份備受市場指責,股價接連漲停不發聲,直到漲了2倍才澄清,否認涉氫。因此,市場指責其“過河拆橋”。

寄望資產重組擺脫困境

股價暴漲的京城股份與基本面嚴重背離,公司經營業績有些糟糕。

京城股份的前身北人股份,1994年5月6日登陸A股市場。公司是以生產“北人牌”膠印機而馳名中外的印刷機械企業,曾是中國人民銀行委托制造印鈔機的企業,也是中國最大的印刷機制造商。2005年以前,公司營業收入持續增長,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整體上表現也算穩定。2004年,其凈利潤為0.96億元、扣除非經常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為0.93億元。

然而,從2005年開始,經營業績變得日趨糟糕。2005年,其實現的營業收入為9.95億元,同比下降11.22%,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分別為0.49億元、0.33億元,同比下降49.13%、64.14%。

2006年,公司營業收入繼續下滑,凈利潤則首次陷入虧損,虧損金額為1.03億元。2007年至2011年,公司的凈利潤表現為盈虧交替。

2011年,北人股份推進重大資產重組,京城股份借殼上市,主營業務變更為氣體儲運裝備業務。然而,京城股份時代,仍然未能過上好日子,延續了北人股份末期的盈虧交替走勢。

扣非凈利潤方面表現得更為明顯。2006年開始,一直到2020年的15年間(2006年至2010年為北人股份時期),京城股份持續虧損,合計虧損19.69億元。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為了保殼,京城股份頻頻處置資產扭虧。

2014年、2017年、2020年,公司處置資產產生的投資收益分別為0.99億元、0.66億元、2.78億元。這三年,公司凈利潤因此為正,而在2012年、2013年、2015年、2016年、2018年、2019年的6個年度,凈利潤均為虧損。

由此可見,15年來,公司一直在靠處置資產艱難度日,并借此保殼。

京城股份也曾籌劃資本運作。2016年、2017年,公司曾披露收購京城國際100%股權、天海美洲49%股權,但均以失敗告終。公司收購的天海工業、京城香港、伯肯節能等,表現也不理想。

去年7月,京城股份實施定增募資2.15億元,用于四型瓶智能化數控生產線建設項目、氫能產品研發項目、償還控股股東及金融機構債務。

目前來看,效果仍未顯現,且公司資金不足較為明顯。

截至今年9月底,公司賬面貨資金為0.94億元,短期債務為0.80億元,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1.52億元,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3.03億元。

目前,京城股份正在推進重組北洋天青。公司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方式收購北洋天青80%股權,同時進行配套募資。北洋天青是一家生產線智能化、信息化建設、升級和改造解決方案提供商,目前主要服務于家電行業,其業務主要分為機器人本體及配套業務和定制化集成業務。2020年,北洋天青實現營業收入15056.2萬元、凈利潤2958.3萬元。其中第四季度,其實現營業收入8407.4萬元、2836.54萬元,營業收入超過前三個季度的收入總和,凈利潤為前三個季度之和的23倍。

京城股份的本次重組即將上會,能否獲得放行存在不確定,重組完成后,公司能否借此脫困也存在不確定。但是,公司迫切需要一次重組來脫困。

(長江商報消息●長江商報記者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