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衷于理財的洋河股份被“反噬”,而且營收規??赡鼙怀?。

日,洋河股份(002304.SZ)公告稱,信托產品本金7251.35萬元及投資收益9500萬元,合計約1.68億元,在2021年6月21日之后未及時收回。

2021年半年報顯示,洋河股份所有信托產品中,地產信托占據大半,其中有不少爆發了流動危機。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2018年至2020年,洋河股份信托理財產品金額不斷上漲,分別為85.67億元、104.41億元和121.2億元,三年增長41.47%。

而2021年前三季度,洋河股份投資收益達7.63億元,同比下滑17.01%。

需要關注的是,在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洋河股份長期位居第三,但2021年前三季度營收僅增長16.01%,增幅列倒數第五。

洋河股份營收增幅遠低于山西汾酒同期的66.24%,“千年老三”地位恐將不保。

1.68億信托產品本息逾期

12月4日,洋河股份公告稱,公司全資子公司江蘇洋河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簡稱“洋河投資”)于2021年12月2日,收到中信信托有限責任公司(簡稱“中信信托”)發來的《中信信托·嘉和118號恒大貴陽新世界集合資金信托計劃臨時信息披露》。

文件顯示“該信托尚未足額收到債務人貴陽新世界房地產有限公司應付回購本金及溢價。信托賬戶內現金形態信托財產不足以支付B1、B2類信托受益權的本金和信托收益。受托人根據信托文件,決定延長B1、B2類信托受益權期限。延期期間,各受益人的信托收益按照信托合同約定進行計算。為努力保障信托受益人的利益,受托人已啟動司法處置程序,依法追索債權,并將繼續嚴格按照法律法規及信托文件的規定,勤勉盡責,督促恒大集團相關方履約還款。如本信托后續有最新進展,受托人將及時動態通知各受益人。”

公告顯示,洋河投資于2020年5月29日,出資1.9億元,向中信信托認購了“中信信托·嘉和118號恒大貴陽新世界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約定每年的6月21日、12月21日分配信托收益,可以提前返還本金,產品到期日為2021年11月29日,兌付日為到期日十個工作日內。

洋河投資分別于2020年12月21日收到該信托產品投資收益814.97萬元;2021年3月15日收到該信托產品本金9500萬元和投資收益166.16萬元;2021年6月21日,收到該信托產品投資收益360萬元;2021年11月29日,收到信托產品本金2248.65萬元。

截至本公告日,洋河投資共計收到信托產品本金1.17億元及投資收益1341.14萬元;剩余信托產品本金7251.35萬元及9500萬元,合計約1.68億元,在2021年6月21日之后的投資收益未及時收回。

洋河股份表示,公司將密切關注上述理財產品兌付情況,適時采取法律手段維護公司和全體股東的利益,并及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信托理財產品金額兩年增41%

實際上,在A股白酒上市公司中,洋河股份熱衷于“理財”。

2016年至2020年,洋河股份投資收益分別為5.47億元、6.24億元、9.18億元、8.51億元和12.07億元,基本處于增長趨勢。

2021年前三季度,洋河股份投資收益達7.63億元,同比下滑17.01%。

2021年半年報顯示,洋河股份所有信托產品中,地產信托占據大半,包括一批知名房地產企業,目前有不少爆發了流動危機。

數據顯示,今年前11月,信托行業共發生250起違約事件,涉及違約金額高達1250.72億元,其中房地產信托涉及違約金額達707.43億元,排名第一,成為行業違約“重災區”。

在負面信息影響下,房企在資本市場信用度下降,融資規模明顯縮減。一些信托機構,甚至直接將地產項目暫停重新復核以前的風控標準。

在這些投資中,洋河投資扮演關鍵角色。

資料顯示,2018年4月,洋河股份公告稱,根據公司戰略布局需要,公司審議通過了《關于設立江蘇洋河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議案》,同意公司及全資子公司蘇酒集團江蘇財富管理有限公司分別出資15億元,設立洋河投資。

洋河投資成立后,開始頻繁認購投資基金的有限合伙份額。

其中,2021年2月,洋河投資以自有資金出資1億元,認購華業天成四期有限合伙份額;以自有資金出資3億元,認購廈門源峰有限合伙份額;以自有資金出資12.8億元,受讓云鋒新呈10%份額。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2018年至2020年,洋河股份委托理財金額分別為199.57億元、185.04億元和160.33億元,雖然在逐年下滑,但其中信托理財產品金額卻在不斷上漲,分別為85.67億元、104.41億元和121.2億元,兩年增長41.47%。

凈利增速列行業倒數第三

在白酒行業內,貴州茅臺、五糧液和洋河股份一直是前三甲,被合稱為“茅五洋”,但這一“固定”格局有可能被打破。

2019年和2020年,洋河股份營業收入分別為231.26億元和211.01億元,同比分別增長-4.28%和-8.76%,已連續兩年下滑。

2021年前三季度,洋河股份219.42億元,同比增長16.01%;凈利潤達72.13億元,同比增長0.37%。

其中,三季度,洋河股份營業收入達63.99億元,同比增長16.66%;凈利潤達15.51億元,同比下滑13.10%。

在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洋河股份前三季度營收增幅列倒數第五,凈利潤增速列倒數第三。

在“茅五洋”中,曾提出“千億營收、萬億市值”目標的洋河股份,營收、凈利潤增幅均不及五糧液,兩者差距已越來越大。

洋河股份營收增幅高于貴州茅臺的11.05%,但是要知道,后者營收是在“按計劃”增長。

在洋河股份之后,山西汾酒位居第四。

此前,山西汾酒曾提出了穩步推進實施“12345”營銷戰略,其中“1”具體指一個目標,即到“十四五”時期,汾酒要躋身第一陣營,實現“三分天下有其一”的目標。

2020年,山西汾酒營業收入為139.90億元,還落后于瀘州老窖的166.53億元。

而2021年前三季度,山西汾酒營業收入達172.57億元,同比增長66.24%;凈利潤達48.79億元,同比增長95.13%,主要業績增幅均遠超洋河股份,也超過了瀘州老窖。

顯然,如果洋河股份不將營業收入增幅提升起來,山西汾酒超過其收入指日可待,洋河股份“千年老三”地位將不保。

二級市場上,截至12月10日,洋河股份每股股價達185.06元,年內已下滑約21%,市值為2788.83億元,年內蒸發722億元。

(長江商報消息●長江商報記者金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