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北地區最大的黃金公司西部黃金(601069.SH)重續前緣。

11月8日晚間,西部黃金發布公告稱,公司正在籌劃重大資產重組,擬向大股東等收購資產,同時募集配套資金。鑒于該事項存在重大不確定,公司股票停牌,預計不超過10個交易日。

西部黃金本次擬重組的三家標的公司,其中兩家為大股東新疆有色金屬工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簡稱新疆有色)旗下資產。不僅如此,這兩家公司曾是西部黃金2017年擬收購的對象。

由于西部黃金尚未披露三家標的公司資產及經營狀況等,暫不知曉其是否存在瑕疵。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西部黃金重啟關聯并購,與其經營業績不佳有關。

2015年上市以來,西部黃金經營業績波動頻繁,今年前三季度,公司虧損0.19億元。

今年以來,通過協議轉讓及二級市場減持,新疆有色不斷降低持股比例,套現9億元。

關聯收購推雙主業運營

西部黃金正在籌劃外延式并購,跳出黃金主業,積極拓展新的產業。

根據西部黃金披露的重大資產重組事項,公司擬通過發行股份方式購買阿克陶科邦錳業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科邦錳業”)、阿克陶百源豐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百源豐”)及新疆蒙新天霸礦業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蒙新天霸”)股權,最終方案尚待進一步商討確定。

同時,公司擬向符合條件特定投資者發行股份募集配套資金,最終配套融資成功與否不影響本次發行股份購買資產行為的實施。

本次交易對方包括新疆有色與楊生榮,新疆有色是西部黃金控股股東。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西部黃金本次重組屬于重啟。

回溯公告,四年前的2017年7月18日,西部黃金曾披露重組預案,公司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方式收購百源豐、科邦錳業各51%股權,交易總價為11.31億元,其中,現金支付3.40億元。當時,交易對方只有一個,就是楊生榮。

根據當時披露的信息,百源豐、科邦錳業均存在較為密集的股權變動,至2017年重組之時,楊生榮為兩家標的公司實際控制人,持有百源豐、科邦錳業各96.50%股權。

西部黃金稱,收購百源豐、科邦錳業,是公司外延式拓展產業布局的重要舉措,交易完成后,公司將新增錳礦石及電解金屬錳的生產和銷售業務,以打造“黃金+錳礦”雙主業。

當時,標的資產合計預估值增值率高達762.67%。

這次重組以失敗告終。2018年1月11日,西部黃金宣布終止重組,原因主要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國土資源廳關于礦業權出讓收益評估工作尚未完成,標的公司重要資產權屬證照等尚在辦理當中,評估重組進度晚于預期。此外,重組標的之一科邦錳業受環保因素影響,需要對生產設備升級改造,預計耗時較長,對標的資產的盈利能力等存在較大不確定。

盡管重組失敗,但西部黃金并未放棄。當時,公司表示,待標的資產各項條件成熟后,公司將審慎決策是否再次啟動資產收購程序。

果不其然,四年之后,西部黃金再啟收購事項。不同的是,標的公司股權已經變更,楊生榮不再是這兩家標的公司實際控制人。

根據wind,2019年8月,西部黃金的控股股東新疆有色已經成為百源豐、科邦錳業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對兩家標的公司的持股比均為65%股權,而楊生榮持股比降至35%。因此,西部黃金的本次重組收購,屬于一次關聯交易。

本次重組的另外一家公司蒙新天霸,系楊生榮全資持股。這家公司成立于2009年,經過多次股權變動,今年10月27日,楊生榮才從楊生斌手中收購部分股權,從而全資控股。

毫無疑問,如果本次重組順利完成,西部黃金將完成黃金+錳礦的雙主業產業布局,但能否給西部黃金帶來新的利潤增長點,存在不確定。

前三季扣非凈利虧0.4億

推進重大資產重組的背后,是西部黃金的經營業績面臨較大的壓力。

三季報顯示,今年前三季度,西部黃金實現營業收入34.62億元,同比下降7.49%;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為-0.19億元、扣除非經常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0.40億元,同比分別下降159.79%、161.85%。

其中,一二季度分別虧損0.23億元、0.27億元,三季度營業收入下降23.36%,扣非凈利潤雖然扭虧為盈0.18億元,但同比降幅超過30%。今年全年,以目前的經營狀況看,西部黃金能否實現盈利存在不確定。

或許,西部黃金急需借助本次重組,改善全年經營業績。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西部黃金的經營業績波動頻繁,且盈利能力整體在開倒車。

wind數據顯示,2011年,西部黃金實現營業收入11.24億元,凈利潤為3.09億元、扣非凈利潤2.90億元,2012年,凈利潤增加至3.15億元。2013年至2015年,歷經連續三年下滑,凈利潤縮水至0.61億元,扣非凈利潤為0.49億元。2016年,經營業績突然大幅增長,凈利潤反彈至1.27億元、扣非凈利潤達1.44億元,但緊接著的連續兩年大幅下滑,業績跌至谷底。2018年,公司營業收入為10.02億元,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分別為0.10億元、0.03億元,創歷史新低。

2019年,西部黃金一改此前的疲軟之態,業績強勁增長,營業收入達38.63億元,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分別為0.41億元、0.41億元,同比均大幅增長。2020年,營業收入達55.55億元,創歷史新高,凈利潤0.77億元、扣非凈利潤1.11億元,同比分別增長88.68%、173.32%。

盡管如此,公司的盈利能力仍遠不如10年前。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西部黃金連續兩年向好,一方面是黃金市場向好,金價上漲明顯,另一方面,安全形勢保持持續好轉和穩定。公司亦在財報中表示,2019年,公司一舉扭轉了前兩年安全事故不斷的嚴峻局面。

不過,今年以來,西部黃金的經營形勢不容樂觀。據介紹,西部黃金子公司主要礦山停產時間較長,導致今年前三季度礦產金產銷量較上年同期下降,且三季度末有部分庫存產品未銷售,上述原因導致前三季度公司凈利潤發生虧損。

此外,今年3月,西部黃金全資子公司哈圖公司發生安全事故,哈圖公司因此停產,直到5月23日,才被同意恢復生產。

二級市場上,西部黃金的股價走勢也不是很好看。去年8月6日,其股價達到18.31元/股,今年11月8日,股價為12.01元/股,累計跌幅為34.41%。

值得一提的是,大股東新疆有色不斷減持。

今年3月,新疆有色通過公開征集受讓方的方式協議轉讓西部黃金總股本的10%,吐魯番金源礦冶有限責任公司出資約8.28億元受讓,并在二季度完成股權交割。而在今年一季度、三季度,新疆有色進行了少量減持,期末持股比例降至56.50%。

(長江商報消息●長江商報記者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