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計投入25億元研發,堅持“自主可控、自主研發”的發展路線,但聚光科技(300203.SZ)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沒有獲得優勢。

今年前三季度,聚光科技實現營業收入20.87億元,同比下降幅度超過10%,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0.61億元,這是公司首次出現前三季度虧損。

公司解釋,市場競爭加劇,研發投入增加,期間費率上升等,這些因素疊加,導致凈利潤下滑幅度較大。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2019年以來,聚光科技的經營業績跌落至低谷。2018年,其實現的扣除非經常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達到5.46億元,而2019年陷入虧損,2020年勉強盈利,今年前三季度再度虧損。

在去年出售重要子公司后,今年,公司又在推進出售房產事項。借此,公司的凈利潤數據可能會好看一些,但并不能持續。

備受關注的是,11月14日,聚光科技收到監管函。原因是,2014年以來,聚光科技的控股股東及其一致行動人違規減持套現。

籌劃出售房產扭虧

經營業績大幅下滑的聚光科技,試圖借助非經常損益扭虧。

今年以來,聚光科技經營業績慘淡。三季報顯示,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實現營業收入20.87億元,同比下降11.35%,凈利潤為-0.61億元,去年同期為0.42億元,同比出現盈轉虧,下滑幅度為245.05%??鄯莾衾麧櫈?1.48億元,同比也為盈轉虧,同比下降30039.38%。

從單個季度看,今年一二三季度,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5.24億元、8.45億元、7.18億元,同比變動16.44%、-13.24%、-22.82%,一季度受上年同期基數較低影響同比實現了增長,二三季度則接連下降。同期,公司實現的凈利潤為-0.83億元、0.72億元、-0.51億元,同比變動幅度分別為-132.04%、46.15%、-276.99%??鄯莾衾麧櫡謩e為-0.87億元、-0.03億元、-0.58億元,同比下降109.35%、112.41%、500.60%。

二季度凈利潤0.72億元,環比一季度扭虧為盈,主要是投資收益影響。三個季度的扣非凈利潤均為虧損,顯示公司主營業務盈利能力非常弱。

在今年半年報中,聚光科技解釋其營業收入下滑原因時稱,系子公司安譜實驗出表導致。凈利潤大幅下滑,主要是隨著市場競爭加劇、經營策略的調整和強化業務風險控制、加大研發投入等原因,公司毛利率下降、期間費用率上升。

今年前三季度,公司綜合毛利率44.07%,較去年同期的44.17%下降0.10個百分點。期間費用方面,銷售費用4.91億元,同比增長9.84%。管理費用1.89億元,同比略有減少,財務費用0.73億元,同比略有增長。

增幅最大的是研發費用,今年前三季度為4.11億元,較去年同期的2.90億元增加1.21億元,增幅為41.72%。

從前三季度的盈利狀況看,如果四季度不能有效扭轉經營劣勢,公司全年經營虧損難免。

或許為了避免全年虧損,今年8月27日,聚光科技發布公告稱,擬將位于北京市豐臺區的房產作價8270.75萬元出售,購買方為浙江大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公司預計,本次交易完成后,將獲得處置收益約4912萬元(含稅)。

在三季報中,聚光科技稱,出售房產事項正在辦理過程中。

這不是聚光科技在業績大幅下滑時第一次出售資產。2020年,公司出售安譜實驗,產生投資收益4.02億元,助力當年凈利潤達到4.89億元。

大股東違規減持收監管函

聚光科技經營業績滑落至谷底,與頻繁外延式并購后遺癥有關。

公開資料顯示,聚光科技成立于2002年,2011年4月登陸深交所創業板。上市之前至上市后的2012年,公司凈利潤持續增長,2020年的凈利潤達到1.77億元,扣非凈利潤1.35億元。到了2013年,這樣的好勢頭不見了,當年凈利潤1.59億元、扣非凈利潤0.95億元,同比分別下降10.27%、30.01%。

業績下滑,聚光科技試圖借助外延式并購提振業績。

Wind數據顯示,2014年至2017年,聚光科技相繼發起收購東深電子、吉天儀器、鑫佰利、安譜實驗、三峽環保等多家公司部分或全部股權。

系列并購后,表面上,聚光科技的經營業績數據好看了不少。2014年至2018年,公司實現的凈利潤分別為1.93億元、2.47億元、4.02億元、4.49億元、6.01億元,短短幾年,凈利潤翻了好幾倍。

然而,激增的經營業績暗藏有風險,那就是隨著標的業績爽約,商譽減值隨之而來。2016年至2020年,公司商譽減值分別為0.29億元、0.39億元、0.21億元、1.40億元、0.43億元,連續五年均計提了商譽減值損失,合計達2.72億元。

2019年,聚光科技商譽減值損失大幅增加,導致扣非凈利潤出現虧損,虧損金額為0.21億元。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2017年以來,聚光科技年年獲得不菲的政府補助,有效沖抵了部分商譽減值損失,才使得凈利潤數據不是那么難看。具體為,2017年至2020年,公司獲取的政府補助分別為0.59億元、1.61億元、1.64億元、1.56億元,四年合計為5.40億元。今年上半年,其政府補助也達到0.63億元。

不斷計提商譽減值,截至今年三季度末,聚光科技賬面上的商譽還有4.62億元。

聚光科技在財報中稱,自成立以來,公司始終堅持“自主可控、自主研發”的發展路線,持續加大研發投入。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研發累計投入約25億元,已在質譜、色譜、光譜、化學、生物及前處理技術等方面開發出70余項技術臺,形成了一定的競爭力。

只是讓人意外的是,聚光科技的經營業績并未體現出通過自主研發形成的核心競爭力。

備受關注的是,11月14日,聚光科技收到了監管函。原因是,2014年7月2日至2021年10月26日期間,控股股東浙江睿洋科技有限公司(簡稱“睿洋科技”)及其一致行動人浙江普渡科技有限公司,因主動減持和被動稀釋,合計持有聚光科技股份比例由38.94%減少至33.60%,累計變動5.34%。其中,睿洋科技于10月26日以大宗交易減持1%。股權變動比例達到5%時,未履行信披義務,更沒有停止減持,違反相關規定。

(長江商報消息●長江商報記者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