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船艇設計生產企業江龍船艇(300589.SZ)重大經營合同突然生變。

11月14日晚間,江龍船艇發布風險提示公告,因與境外相關方簽署的合同存在較大爭議,存在223.80萬美元合同款及保證金不能收回風險。

此前,江龍船艇董事長晏志清曾表示,上述項目被視為江龍船艇的“1號工程”,對公司意義重大。

江龍船艇主要從事公務執法船艇、旅游休閑船艇和特種作業船艇的設計、研發、生產和銷售,公司稱其是國內優秀的鋁合金、金屬及多材質復合船艇供應商。

不過,江龍船艇的盈利能力不強。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實現的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0.16億元,同比微增2.34%。不僅如此,2013年以來,公司實現的扣除非經常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基本上處于原地踏步狀態。

盈利能力亟待提升,江龍船艇的實際控制人卻忙著減持套現。據長江商報記者粗略估算,去年解除限售以來,夏剛、晏志清已經累計套現逾1.2億元。目前,夏剛又在籌劃實施新的減持計劃。

重點合同起爭議業績或受影響

重點合同生變,或將對江龍船艇的經營業績產生重大不利影響。

根據公告,2019年6月25日,江龍船艇與Birdon簽署了總金額為552.60萬美元合同。合同約定,Birdon提供主要設計,由江龍船艇分包建造3艘35米鋁合金客船,船舶到達悉尼后,由Birdon對其自購設備作進一步的安裝調試與海試等后,交付給最終用戶悉尼市交通局。

然而,受新冠疫情及船東對船舶部分設計變更和供貨延遲等主要因素影響,3艘35米鋁合金客船延遲于去年11月9日才在國內交付。鑒于銀行保函即將到期,雙方無足夠時間續開銀行保函,經雙方協商,今年6月10日,簽訂擔保金協議,當日,江龍船艇將對應款項合計110.52萬美元存放至Birdon指定的律師事務所,作為項目擔保金,替代原合同約定的銀行保函。

隨后,Birdon以江龍船艇延期交付船舶以及因船舶存在質量問題,致使其未能及時交付給最終用戶為由,暫停支付相應款項,并于今年11月12日郵件通知其指定律師事務所,將前述項目擔保金110.52萬美元支付給Birdon,作為索賠金額。當日,其指定的律師事務所依據擔保金協議及其要求將資金支付給Birdon。

江龍船艇表示,目前雙方在合同交船是否延期,是否存在質量問題,責任劃分等方面存在較大爭議。110.52萬美元保證金被Birdon提取,不代表其實際應承擔該損失。

目前,江龍船艇已聘請專業海事律師協助其與Birdon積極磋商,爭取達成解決方案,若無法協商解決,將依據造船合同約定和雙方關于爭議事項的責任認定而向Birdon主張退回保證金、支付剩余船舶建造款等法律應對措施。

江龍船艇還在進行保險理賠磋商。此前,江龍船艇就該項目向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購買了最高賠償限額為180萬美元的《短期出口信用保險特定合同保險單》,理賠條件是Birdon違約或破產,或Birdon所在國家發生政治風險。

公告顯示,上述合同總金額552.60萬美元,占江龍船艇最一個會計年度經審計的主營業務收入的5.89%。截至目前,其已累計收款約439.32萬美元,合同未收款113.28萬美元,支付保證金110.52萬美元,合同未收款及保證金合計為223.80萬美元(折合人民約1428萬元),占其最一期經審計利潤總額的40.50%。

江龍船艇表示,上述合同未收款及保證金的收回存在較大的不確定。

值得一提的是,江龍船艇董事長晏志清曾表示,該項目系江龍船艇的“1號工程”,整個建造過程綜合運用了多項新技術、新工藝,突破了許多難題。

實控人擬再減持4%股權

重點合同出了變故,或將對江龍船艇的經營業績產生較大影響。原本,公司的經營業績就一直沒有突破。

江龍船艇成立于2003年,由夏剛、晏志清、龔重英、趙盛華等共同出資300萬元成立。2017年1月13日,公司通過闖關IPO在創業板掛牌上市。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無論是上市前還是上市之后,江龍船艇的經營業績均沒有亮麗表現。

數據顯示,上市前三年公司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均實現了穩步增長,營業收入從2013年的2.59億元增至2016年的4.16億元,同期凈利潤從0.21億元增至0.37億元。

2017年,江龍船艇順利登陸A股市場,當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4.23億元,同比增長1.80%,凈利潤為0.35億元,同比下降4.98%。

上市首年,凈利潤就開始下滑,營業收入增速放緩。此后的2018年至2020年三年,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4.69億元、5.51億元、6.13億元,同比增長10.97%、17.33%、11.31%,保住了兩位數的穩增長勢頭。但是,這三年的凈利潤較營業收入明顯遜色不少,分別為0.31億元、0.34億元、0.35億元,同比變動-11.08%、9.35%、2.40%。

縱覽2013年至2020年8年的經營業績,營業收入實現了持續增長,8年翻了一倍多,而凈利潤整體上沒有明顯增長。

從扣非凈利潤方面看,2017年、2020年,出現同比16.10%、14.91%的幅度下滑。整體上,2013年至2020年,扣非凈利潤基本上處于原地踏步狀態。

今年前三季度,江龍船艇實現營業收入3.69億元,同比增長12.43%,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分別為0.16億元、0.13億元,同比增長2.34%、14.16%,增幅也不明顯。

如果上述合同款及保證金不能順利收回,也不能順利獲得保險理賠,勢必將對江龍船艇今年全年的經營業績產生較大不利影響。屆時,公司全年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可能會出現明顯下滑。

經營多年未獲得有效突破,實際控制人減持套現卻不手軟。

去年1月,上市滿三年,江龍船艇的實際控人夏剛、晏志清所持江龍船艇的股份陸續解禁,隨之而來的是減持套現戲碼開始上演。

去年四季度,晏志清減持202.29萬股,今年三季度,又減持49.92萬股。今年一二季度,夏剛分別減持109.03萬股、93.70萬股。

根據減持期間股價波動,長江商報記者粗略估算,夏剛、晏志清上述減持,合計套現超過1.20億元。

減持還遠沒有停止。今年11月9日,夏剛披露減持計劃,其擬在公告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6個月內,通過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不超過811.23萬股,約占總股本的4%。

如果以11月15日收盤價24.28元/股、實際減持達到上限計算,夏剛將套現約1.97億元。

(長江商報消息●長江商報記者明鴻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