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現上市公司數億元定存“莫名”被質押。

11月15日晚間,地處江蘇南京的上市公司科遠智慧(002380.SZ)發布風險提示公告,稱其到期的4000萬元定期存款未能及時贖回。原因是,這筆存款被用作質押擔保,被擔保方未能按時還債。公司對此毫不知情。

目前,科遠智慧全資子公司南京科遠智慧能源投資有限公司(簡稱南京科遠智慧)在浦發銀行南通分行購買的定期存款總額為3.45億元,其中,到期未能贖回的為4000萬元,未到期顯示被質押狀態的金額為2.55億元。為了處理此事,科遠智慧及當事銀行均已向警方報案。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科遠智慧熱衷于投資理財,早在2013年,公司就宣布使用閑置資金不超2億元進行投資理財,此后一發而不可收拾。

2010年上市以來,通過IPO及定增,科遠智慧累計募資約15.99億元,目前,這些募資尚未使用完。

熱衷理財的科遠智慧業績止步不前。20117年到2020年,公司扣除非經常損益的凈利潤(簡扣非凈利潤)在0.90億元左右原地踏步。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增收不增利更為明顯,扣非凈利潤為0.40億元,同比下降超過50%。

定存被質押不知情雙方均報警

放在銀行的定期存款也發生了風險,科遠智慧的資金存在就面臨著無法收回風險。

根據公告,去年11月10日,科遠智慧子公司南京科遠智慧能源使用閑置的自有資金4000萬元,購買了浦發銀行南通分行的定期存款,產品到期日為今年11月10日。不過直到11月15日,南京科遠智慧仍未贖回這筆存款??七h智慧向浦發銀行南通分行問詢得知,原來這4000萬元定期存款,在去年存入當日就作為南通瑞豪貿易有限公司(簡稱南通瑞豪)開具銀行承兌匯票的質押擔保。由于南通瑞豪未能按時償債,導致這4000萬元定存到期不能及時贖回。

根據公告,截至11月15日,南京科遠智慧在浦發南通分行購買的定期存款共有8筆,期限全部為一年,單筆金額2000萬元至8000萬元不等,利率為2.13%或2.25%,總額共計3.45億元。8筆定期存款中,最早的一筆存于去年11月10日,就是上述沒有按時兌付4000萬元。最晚是今年7月21日存入的兩筆合計為5000萬元。這些存款中,只有今年7月21日存入的未質押,其余的6筆全部處于質押狀態。目前,未到期且顯示被質押狀態的金額合計為2.55億元。

由此可見,上述3.45億元存款中,2.95億元被用于抵押。

對于定期存款被質押,科遠智慧表示,公司對此為毫不知情,已明確要求浦發銀行南通分行方面出具有效證明材料。截止公告日,公司尚未收到浦發銀行南通分行方面出具的任何證明材料。公司及時采取自查措施,管理層第一時間積極與浦發銀行溝通,催收上述產品的兌付款項,并已于今年11月15日向警方及中國銀保監會江蘇監管局報案。浦發銀行南通分行也于同日向公安機關進行了刑事報案,并提供了相關業務資料。

公告稱,本次購買的定期存款受托方為浦發銀行,受托方與公司不存在關聯關系,購買該定期存款的交易不構成關聯交易。

長江商報記者通過wind系統查詢發現,南通瑞豪成立于2014年5月,注冊資本1000萬元,經營范圍為色金屬、電動工具、五金、百貨、針紡織品、建筑材料、勞保用品銷售、化工原料、化工產品銷售等。目前,其股東有兩名,王某某、劉某分別持股70%、30%,劉某為法定代表人。公司人員規模為5人,參保人數為0人。

科遠智慧定期存款出險,能否全部收回存在不確定。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科遠智慧偏愛投資理財。

2013年,科遠智慧便宣布擬使用不超過2億元的閑置自有資金進行短期理財投資。2016年,又宣布擬使用不超過2億元自有資金投資安全高、期限短的理財產品,使用不超過7億元閑置募集資金投資短期保本型理財產品。此后,公司幾乎每年都發布類似公告。

2020年4月和2021年4月,科遠智慧公告,擬使用不超3億元自有資金投資風險可控、流動較高的理財產品,使用不超過8億元閑置募集資金投資短期保本型理財產品,在上述額度內,公司及全資子公司、控股子公司可共同滾動使用。

除了購買定期存款、銀行及券商理財產品外,公司還投資預期收益高于銀行理財產品信托計劃。

前三季扣非降逾50%

頻頻使用閑置資金投資理財的科遠智慧,主業經營方面似乎一直沒有突破。

科遠智慧是國內領先的工業自動化與信息化技術、產品及解決方案供應商,業務領域主要圍繞工業互聯網臺架構而展開,公司行業排名為國內前三位。公司稱,其致力于為工業用戶提升自動化和信息化水。

從經營業績數據方面看,2010年上市以來,科遠智慧的整體經營業績呈現增長趨勢,但在幾年似乎止步不前。

2010年,上市首年,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凈利潤分別為2.29億元、0.53億元。到2017年,營業收入為5.91億元,凈利潤為1.09億元,均較2010年翻了一倍。

然而,2018年至2020年,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6.09億元、7.50億元、8.45億元,同比增長3.03%、23.20%、12.58%。同期凈利潤為1.12億元、1.27億元、1.30億元,同比增長2.72%、13.39%、2.06%。凈利潤增速明顯低于營業收入,加上2017年,連續四年的凈利潤幾乎是止步不前。

2017年至2020年的四年,公司實現的扣非凈利潤分別為0.92億元、0.79億元、0.96億元、0.96億元,相較凈利潤,扣非凈利潤的原地踏步特征更為明顯。

在這期間,科遠智慧每年都會通過投資理財獲得部分收益,增厚利潤。2017年至2020年,投資理財收益分別為0.14億元、0.26億元、0.15億元、0.07億元。

在科遠智慧的利潤中,還有一部分政府補助及增值稅退稅。2017年至2020年,這兩項合計分別為0.34億元、0.41億元、0.43億元、0.67億元。

如果剔除這些,科遠智慧的凈利潤數據就有些難看了。

讓人意外的是,原本整體上較為穩定的凈利潤在今年前三季度突然大滑坡。

三季報顯示,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實現營業收入7.43億元,同比增長22.55%,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分別為0.51億元、0.40億元,同比下降47.18%、54.09%。

從單個季度看,去年四季度及至今年三季度,公司的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同比連續四個季度下滑,且扣非凈利潤下滑幅度高于凈利潤。

為何在今年前三季度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大幅下滑?科遠智慧并未在三季報中進行具體說明。

根據三季報,科遠智慧營業成本同比增加1.46億元,增幅41.26%,主要是能源及電力銷售業務規模增加所致。銷售費用同比增長54.6%,主要是業務拓展增加辦事處以及提高銷售人員薪資待遇所致。投資收益較同期減少275.37萬元,降幅42.19%。

偏愛的投資理財收益下滑,且已經出現風險,經營業績原地踏步,科遠智慧靠什么尋求業績突圍?

(長江商報消息●長江商報記者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