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處罰的靴子落地,*ST艾格股民懸著的心也終于放下了。

11月17日晚,*ST艾格公告稱,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違法 ,遭證監會立案調查,公司被給予警告,并處以五百萬元罰款。但根據《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認定情況,公司初步判斷上述行為暫未觸及強制退市情形。公司董事長王雙義、財務總監劉漢玉分別處以處以罰金四百萬元、三百五十萬元,并采取十年市場禁入措施。

*ST艾格暫不觸及退市,多數股民認為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11月17日收盤,*ST艾格收漲2.60%,每股報價1.58元。

虛增7億資產,第三季度利潤9成為虛增

王雙義、劉漢玉的指示下,*ST艾格或是也是受害者。

2019年11月,根據王雙義、劉漢玉的安排,資金主管張一將艾格拉斯控股子公司巨龍互娛的4億元資金轉入霍爾果斯優選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又將這筆4億元資金轉出至新嘉財(深圳)實業有限公司,最后這筆資金轉入艾格拉斯第一大股東日照義聚股權投資中心(有限合伙) (下稱“日照義聚”)銀行賬戶下。此外,王雙義、劉漢玉又指揮張一通知子公司新疆艾格拉斯將3億元資金轉出至霍爾果斯優選,再轉出至聯方張家港中紡用于歸還銀行貸款。

兩筆資金涉及的7億元資金均來自艾格拉斯及其控股子公司,發生關聯方非經營占款情緒,但艾格拉斯未在2019年度報告中予以披露。其中,控股股東日照義聚非經營占用資金累計達到9.02億元。

7億元的資金如何填補?2019年12月,王雙義、劉漢玉又指使張一偽造兩筆定期存款開戶證實書,一筆為巨龍互娛4億元存款證明,另一筆為新疆艾格拉斯3億元存款證明,兩筆虛假存款交由會計進行賬務處理后,虛增公司其他流動資產7億元,占公司總資產2成左右。

2020年5月,上述兩張虛假的定期存款開戶證實書到期,王雙義、劉漢玉再次指示張一進行更換,兩筆資產期限均延長半年。延期后兩筆定期存款收益也并入第三季度報表中,*ST艾利第三季度利潤總額僅430.27萬元,其中373.82萬元為虛增利息收入,占比高達86.88%。

此外,2018年4月至2020年6月,艾格拉斯子公司還發生11筆擔保事項,累計金額12.98億元。

對于上述三宗罪,艾格拉斯表示,時任董事長兼總經理王雙義、時任財務總監兼董事劉漢玉是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

證監會也給出相應處罰,王雙義、財務總監劉漢玉分別處以處以罰金四百萬元、三百五十萬元,并采取十年市場禁入措施。*ST艾格處以500萬元罰金,但不觸及退市情形,股民也松了一口氣。

控制權爭奪

控股股東投訴自家公司,在眾多上市公司中也是少見的。

今年9月,日照義聚在向董事會提交了3項臨時提案,涉及董事會、非獨立董事的換屆選舉以及公司章程的修訂。

對于日照義聚的提案,*ST艾格董事會認為臨時提案的提名方式和程序不符合有關規定,決定不將前述議案提交股東大會審議。日照義聚隨后向深交所投訴*ST艾格,也讓日照義聚和*ST艾格董事會之間的矛盾走向臺前。

不過,日照義聚早在今年2月,將其所持全部股份的表決權(包括但不限于提案權、表決權、董事及監事提名權等)不可撤銷地委托給上海越群,協議有效期為4年。直到8月31日,*ST艾格才收到委托人日照義聚和受托人上海越群簽署的《表決權委托協議》的掃描件。這也意味著王雙義時隔7個月才告知*ST艾格表決權變更。此外,王雙義在取得公司控制權僅2個月后便拱手讓人,其迷惑行為也讓*ST艾格的前景充滿疑云。

退市生死線

資料顯示,*ST艾格主營業務為游戲開發、運營和代理發行等,公司此前業務為混凝土輸水管道。2015-2016年,公司股價劇烈波動。自2017年起,王雙義成為*ST艾格的董事長及總經理,公司也由混凝土輸水管道向游戲公司轉型。但轉型不盡人意,仍舊沒有扭轉二級市場的疲態,公司股價也由51.29元跌至1.06元。

2019年-2020年,公司業績連續兩年出現虧損,也于今年4月30日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標星帶帽,由“艾格拉斯”變更為“*ST艾格”。其中,2019年主營業務表現疲態,互聯網和相關服務營業收入5.47億元,同比下降33.26%。更是因為并購標的北京拇指玩和杭州搜影業績不及預期,導致歸母凈虧損25.6億元。

目前,*ST艾格變更經營范圍,再次面臨轉型,逐步剝離原先的游戲業務。公司在互動臺回復投資者稱,出售拇指玩的收入已經到賬。

不過,轉型收效甚微,*ST艾格仍在退市邊緣徘徊??鄢撛隼⑹杖牒?,第三季度利潤收入不足60萬元。

六個月,公司股東數也由7萬戶下降至5.4萬戶。

(見記者 李科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