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概念依舊是A股市場上火熱的概念,A股公司大富科技(300134.SZ)也一頭扎了進去。

11月14日,在與機構電話交流時,大富科技拋出“元宇宙的完美締造者”重磅說法,輿論一片嘩然。

二級市場上,在大富科技于11月15日披露《投資者關系活動記錄表》后,16日,二級市場上的股價強勢漲停。

僅僅一個漲停,深交所的關注函就來了,要求大富科技說明上述說法的事實依據,是否存在夸大描述、誤導投資者情形。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2016年以來,大富科技頻頻追逐熱點概念進行產業轉型,虛擬現實、石墨烯等,但多未達到預期。

頻繁追熱點的現狀是,2016年至2020年的五年,大富科技實現的扣除非經常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持續虧損。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再虧1.44億元。

自稱“元宇宙的完美締造者”被質疑

元宇宙概念火爆,大富科技的重磅消息刷新了市場對A股元宇宙概念股的認知,但也引發市場對其炒作股價的質疑。

今年以來,A股市場上,以中青寶為龍頭的元宇宙概念股遭到資金轟炸式炒作,股價上漲明顯。以中青寶為例,今年9月上旬以來,歷經三輪上漲,股價從最低8.02元/股上漲至最高42.63元/股,最大漲幅達431.55%。

中青寶的股價暴漲,與其即將推出元宇宙游戲有關,引發了各路游資的瘋狂追捧。但是,市場質疑,中青寶等究竟是有“真本事”還是炒作。監管部門對中青寶、清水源等股價漲幅異常的公司進行重點監控。

11月15日,大富科技披露的《投資者關系活動記錄表》,顛覆了市場對中青寶作為元宇宙概念龍頭的認知。公告顯示,11月14日,大富科技通過電話會議與26家機構就控股子公司深圳市大富網絡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富網絡”)Paracraft虛擬建模、專業生成內容和用戶生成內容進行交流,在交流中多次提及元宇宙。

投資者關系活動記錄表》顯示,大富網絡致力于孵化各類元宇宙生態企業群,通過教育給中國下一代的科技和工業創新賦能,并通過各自原創生成的內容和內容之間的分析交易實現盈利。公司在與機構交流時稱,與目前國際主流元宇宙產品相比,大富網絡自主研發的行世界(Paracraft),與Microsoft、Facebook、Roblox的游戲產品同為元宇宙的概念產品。大富網絡的產品外觀及功能基本可以全覆蓋市場上的其他同類型產品,產品入手難度極低。大富網絡始終致力于“元宇宙+教育+業創作+科技能力”的融合,是元宇宙的完美締造者。目前,Paracraft已進入全國8個省份,覆蓋300所公立學校。

16日,二級市場上,受上述消息影響,大富科技股價強勢漲停,漲幅為20%。

大富科技的說法也引發市場質疑,大富科技探索元宇宙的這么深入嗎?

11月16日晚間,僅僅一個漲停,深交所就向大富科技發出關注函,要求大富科技結合大富網絡主營業務與主要產品的發展歷程等,詳細說明大富網絡“深耕教育、工業領域的元宇宙模式”,是“元宇宙的完美締造者”等說法的事實依據與合理,是否具備統計數據與市場調研情況等客觀證據支持,并結合元宇宙所處的發展階段詳細說明公司的相關描述是否符合行業發展現狀,是否符合行業從業人員的基本認知,是否存在夸大描述與誤導投資者的情形。此外,還要求說明“產品外觀及功能基本可以全覆蓋市場上的其他同類型產品”這一說法的事實依據,是否存在夸大描述與誤導投資者的情形。

依賴處置資產等保殼

自稱涉足元宇宙較深的大富科技,是否真的有本事難以判斷,有待進一步檢驗??梢钥隙ǖ氖?,上市已有10年的大富科技處于艱難保殼困境。

公開資料顯示,2010年,大富科技登陸深市創業板,當年,公司經營業績表現不俗,實現營業收入8.63億元、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2.51億元,同比分別增長47.25%、79.69%,扣非凈利潤為2.28億元,同比增長68.67%。但這樣的強勁增長勢頭只是曇花一現。

上市第二年,大富科技凈利潤下滑至1.87億元、扣非凈利潤1.41億元,同比分別下降25.36%、38.11%。2012年,上市第三年,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分別為-1.91億元、-2.47億元,陷入虧損。2013年、2014年,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大幅回升,2014年凈利潤為5.36億元,但扣非凈利潤只有2.70億元。2015年,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分別為0.96億元、0.28億元,下降幅度為82.07%、89.80%。

從2016年開始,主營業務盈利能力頗為慘淡。2016年至2020年,公司實現的凈利潤分別為1.25億元、-5.12億元、0.25億元、-3.55億元、0.35億元,2017年、2019年大幅虧損;扣非凈利潤分別為-0.06億元、-5.22億元、-3.12億元、-4.46億元、-1.38億元,連續五年虧損,合計虧損14.24億元。

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為17.40億元,同比增長5.52%,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分別虧損0.77億元、1.44億元,同比下降372.39%、215.61%,仍然為虧損。

今年上半年,公司主要產品射頻產品毛利率大幅下降,僅為1.03%。

大富科技為何淪落至主營業務持續虧損的境地?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2011年至2018年,在7年之內,大富科技豪擲約40億元進行收購,進行產業轉型,而這些并購多為追逐市場上的熱點概念,正是因為這些并購,讓公司集齊了4G概念、物聯網、石墨烯、特斯拉、智能穿戴、虛擬現實、無人駕駛、高分子材料、OLED等眾多熱門概念。這些并購,一度拉升了股價,抬高了營業收入,但并未提升盈利能力。

相反,由于這些并購推動的產業轉型并不成功,大富科技頻頻發生大額資產減值損失,導致經營業績承壓。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上述產業轉型項目,不少存在虎頭蛇尾的情形。2016年,公司非公開發行股票募投項目之一柔OLED顯示模組產業化項目因行業發展不及預期已終止。石墨烯概念相關參股公司烏蘭察布市大盛石墨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未能實現業績承諾,業績補償義務人截至今年6月底仍未履行補償義務。

頻繁涉足市場熱點概念,試圖進行產業轉型,但相關業務后續發展情況不佳,市場因此質疑,大富科技存在借助市場熱點概念炒作公司股價。

K線圖顯示,二級市場上的大富科技,股價曾大起大落。

(長江商報消息●長江商報記者明鴻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