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十一”過后,零食巨頭三只松鼠(300783.SZ)迸發后遺癥。

日,有不少網友在社交臺上發文表示,“雙十一”在某直播間買的三只松鼠每日堅果變質發霉,還有消費者提到了面包、牛肉粒等變質發霉現象。此后幾天事件繼續發酵,各大社交臺都充斥著對三只松鼠的投訴信息。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這不是三只松鼠第一次爆發食品安全危機。2017年三只松鼠開心果因霉菌超標涉及食品不合格問題,被處以五萬元罰款。去年10月,深圳市消費者委員會發布報告,三只松鼠原味脆薯的致癌物超標。

“我們不生產零食,只是零食的搬運工。”有分析指出,三只松鼠代工模式是其食品安全事件頻發的根源。從電商臺起家的三只松鼠一直堅持輕資產運營,即沒有自家工廠,只控制研發、質檢、銷售等核心環節,其他如生產、運輸等環節全部外包。導致對產品把控力度較弱,產品質量問題也就成了懸在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代工模式引發食品安全頻發的同時,三只松鼠的營收與利潤難以衡,公司的凈利潤已被銷售費用反超。

財報顯示,三只松鼠的銷售費用從2014年到2019年暴增了十倍,從2.34億元上升到22.98億元,2021年上半年已達到11.07億元,其中最關鍵的推廣費及臺服務費為7.21億元,相比去年同期,增幅高達81%。

而凈利潤方面,2019年至2021年前三季度,三只松鼠這一數據分別為2.39億元、3.01億元、4.42億元,增長率分別為-21.43%、26.21%、67.35%。

二級市場上,過去18個月內,三只松鼠遭大股東連續減持,股價暴跌超50%。最新市值147.93億元,較高點縮水200多億元。

食品安全頻發

“雙十一”過后,有網友發文稱,“買的三只松鼠每日堅果變質發霉”。而早在11月4日,網上就出現投訴三只松鼠面包及牛肉粒發霉的消息。

對此,三只松鼠表示,公司已經對消費者作出賠付處理,產品質量溯源沒有發現異常,最終原因仍在調查中。“本著對消費者負責的態度,我們會盡快查明”。

此前三只松鼠的產品質量也遭到過質疑。2020年,根據深圳市消費者委員會發布的《2020年薯片中外對比比較試驗報告》,在被調研的15個品牌薯片中,僅有三個品牌薯片丙烯酰胺含量大于2000μg/kg(歐盟設定的丙烯酰胺基準水值為750μg/kg),而三只松鼠薯片是其中之一。

在黑貓投訴臺中,搜索“三只松鼠”可得到1583條結果。涉及棗夾核桃生蟲霉變、水果罐頭吃出蟲子、手剝巴旦木中含有蟲卵、鴨脖脹包、牛肉干發霉等等食品安全問題。

除了遭到消費者投訴,三只松鼠還被監管處罰。2017年8月,三只松鼠因生產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被蕪湖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罰款5萬元,并沒收違法所得2505.89元,同時擬罰沒物資;2021年5月10日,監管通報稱,四川省重慶家樂福商業有限公司成都分店銷售的、標稱安徽省蕪湖市三只松鼠股份有限公司分裝的開口松子,過氧化值(以脂肪計)檢測值不符合食品安全國家標準。

在提及食品安全風險時,三只松鼠在今年半年報中提到,“在公司日常經營過程中,仍可能存在上游供應商未按有關法規及公司要求進行生產,質量控制制度和標準未嚴格執行、生產和檢測流程操作不當等現象,從而導致不能完全規避食品質量安全控制風險”。

根據Wind數據,三只松鼠在雙十一期間(10月20-11月11日)股價區間漲15.14%,11月19日收盤報36.89元/股。但這距離三只松鼠2020年5月18日90.83元/股的最高股價相差甚遠,區間跌幅超50%,市值縮水約200億元。

代工模式陷短板

“我們不生產零食,只是零食的搬運工。”產品頻頻被投訴背后,是三只松鼠“品牌+代工”的商業模式短板。

三只松鼠招股書顯示,對于堅果、干果及果干等需要炒制、凍干等中間加工工藝的產品,公司一般會與經公司認證的供應商進行合作,由該等廠商收購標準化原材料,按公司要求進行中間工藝的生產加工,最后交由公司進行嚴格的質量檢測、產品篩選及分裝。

據其半年報透露,三只松鼠聯合上游34家供應商打造了工廠直發模式。代工模式下雖然能省去建設工廠的高額投入,但供應鏈管理能力之弱,為三只松鼠長期發展埋下了隱患。不僅是供應鏈投入少,今年上半年其研發投入為2613萬元,同比增長9.36%,僅僅是同期7.21億元營銷費用的零頭。

憑借代工廠貼牌生產的輕資產模式以及踩中早期電商渠道發展的紅利期,三只松鼠連續多年穩坐雙十一各大電商渠道休閑零食銷量第一。代工模式的另一面,三只松鼠與代工廠的合作及質控模式還直接關系到產品的食品安全。

背后的代工廠如“安徽無源食品有限公司”曾于2018年因生產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被當地市場監督管理局處罰,“泉州市新金佰益食品有限公司”在2019年、2020年因生產不合格食品被當地市場監管局處罰,“雅佳福(福建)食品有限公司”在2019年、2021年因生產危害人體健康的物質含量超過食品安全標準限量的食品被監管處罰。

代工模式引發的食品安全風險頻發使三只松鼠遭受質疑后,三只松鼠于2019年底提出將打造“聯盟工廠”,按“四個聯盟”(資本聯盟、資產聯盟、渠道聯盟、品牌聯盟)、“三個統一”(統一規劃、統一設計、統一訂單)的運營模式,打造全國最大的食品產業新制造園區。

業內認為,品牌只負責產品開發和設計,生產的關鍵環節全靠代工,自身任務就是樹立品牌,搞營銷。三只松鼠將生產交給代工廠,這意味著品牌很難對生產環節進行全方位監控,導致對產品把控力度較弱,產品質量問題也就成了懸在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增收不增利市值縮水

電商流量紅利期褪去后,三只松鼠業績增幅已經遜于往期。財報顯示,2018年至2020年,三只松鼠的營業收入分別為70.01億元、101.73億元、97.94億元,同比增長率分別為26.05%、45.30%、-3.72%。去年的營業收入出現了下滑的情況。同期的歸母凈利潤分別為3.04億元、2.39億元、3.01億元,增長率分別為0.61%、-21.43%、26.21%。2020年改變了“增收不增利”的現狀。

今年前三季度,三只松鼠實現的營業收入為70.70億元,同比下降2.23%,歸母凈利潤為4.42億元,同比增長67.35%。在第三季度,三只松鼠的營業收入、歸母凈利潤分別為18.09億元、0.9億元,營收同比下降8.59%,凈利同比增長18.29%。

對此,三只松鼠的解釋是,“報告期內、公司延續2020年基于‘互聯網去中心化’環境變化,做出圍繞規模與利潤的調整。主品牌三只松鼠以利潤產出作為戰略調整期導向,持續縮減SKU以及聚焦堅果品類的戰略使得短期內營收承壓。”

此外,三只松鼠營收的七成來自于線上。年來,線上營銷成本越來越高。

2019年和2020年,三只松鼠的推廣費及臺服務費分別為6.60億元和9.61億元。而根據今年上半年財報顯示,“推廣費及臺服務費”已達到7.21億元,占當期整體銷售費用的65%。此外,相比去年同期3.98億元的推廣費及臺服務費,同比暴漲了81%。

增收不增利的情況下,股東頻繁減持。去年7月份開始,三只松鼠的境外法人股東NICEGROWTHLIMITED(控制人為IDG資本)、LTGROWTHINVESTMENTIX(HK)LIMITED(控制人為今日資本)相繼披露減持公告。

經過多輪減持,IDG資本、今日資本套現的金額分別為13.02億元、5.54億元,合計套現18.56億元。目前IDG資本的套現仍在繼續。

(長江商報消息●長江商報記者趙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