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戰地產與體育兩大領域后,高繼勝、高靖娜父女決定徹底告別萊茵體育,大踏步離場。

11月23日晚間,萊茵體育(000558.SZ)披露,持股5%以上重要股東及其一致行動人減持期限期滿,并將繼續實施減持計劃。披露這一減持計劃的就是高繼勝父女。

2002年前后,通過借殼上市,高繼勝成為萊茵置業的實際控制人。2015年,萊茵置業更名為萊茵體育,高繼勝聲稱告別地產市場,轉型至體育領域。

不過,萊茵體育的產業轉型,并非真正徹底離開房地產領域?;剡^頭看,無論是地產、還是體育,高繼勝在這兩大領域搏擊均不成功。成功的是,高繼勝大規模套現。

據長江商報記者粗略估算,高繼勝父女通過協議轉讓及二級市場減持,已累計套現約16億元。

1994年上市以來,萊茵體育累計僅盈利3.03億元。目前,成都國資委已經成為其實際控制人。

轉型效果不佳連續虧損

產業轉型并未改變萊茵體育的基本面,其經營仍然處于虧損狀態。

今年前三季度,萊茵體育實現營業收入1.07億元,同比增長10.42%,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0.66億元、扣除非經常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0.68億元,均為虧損,同比分別增虧203.76%、137.45%。

從單季經營業績看,今年一二三季度,公司實現的凈利潤分別為虧損0.13億元、0.37億元、0.16億元,三個季度均為虧損。

在今年半年報中,萊茵體育稱,受疫情影響,原定于2020年舉辦的全國第十四屆冬運會未能如期舉辦,恢復舉辦時間亦無法確定,鑒于此,浙江省女子冰壺隊、冰球隊的聯辦合作終止。公司積極策劃籌辦科勒·2021杭州家庭慈善樂跑、2021年第二屆科勒全國青少年足球挑戰賽等賽事,但受2021第四屆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跑突發公共安全事件以及疫情的影響,賽事未能如期舉辦,后續將視疫情及相關政策調整賽期。不只是今年前三季度虧損,2020年,萊茵體育也出現虧損,虧損金額為0.72億元。

萊茵體育的前身是萊茵置業,一家房地產公司,公司創始人就是高繼勝。萊茵置業的前身是遼房天,1994年登陸深交所,屬于中國第一批上市房企,僅次于萬科等。

公開資料顯示,2001年、2002年,萊茵達集團通過2次受讓股權成為遼房天第一大股東,并將其重組為一家注冊地在杭州的房地產上市公司,股東更名為萊茵置業。至此,高繼勝完成了借殼之旅。

1952年10月出生的高繼勝,是國家二級籃球裁判。曾歷任浙江蕭山二輕工業總公司副總經理、蕭山市國營工業總公司總經理等職務,兼任浙商總會體育產業委員會主席、浙江省足球協會顧問、浙江省籃球協會顧問、亞洲職業籃球發展有限公司主席、浙江省馬術協會副會長及浙江省高爾夫球協會副主席等職務。由此可見,高繼勝與體育頗有淵源。

投身地產領域,在房地產黃金時代,萊茵置業并未像很多房企一樣躺賺。2003年到2014年,公司實現的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年度最高也只有1.69億元。

2015年,房地產市場調控,房企經營整體承壓,萊茵置業虧損3.58億元。也是在這一年,高繼勝推動萊茵置業轉型,轉向其熟悉的體育領域,公司也因此更名為萊茵體育。

只不過,轉至體育領域后,曾號稱“中國體育小鎮第一股”萊茵體育經營業績依舊不佳。2017年以來,公司扣除非經常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持續虧損,處于艱難保殼狀態。

wind數據顯示,1994年上市以來,萊茵體育實現的凈利潤累計只有3.03億元。上市28年,累計現金分紅4次,合計派發紅利0.92億元??鄢铓ぶ暗慕洜I業績數據,整體盈利能力依舊不佳。

由此可見,無論是主營地產還是主營體育,亦或是地產+體育,萊茵體育的經營業績均表現不佳。

高繼勝父女計劃再減持或套現2.6億

產業轉型也不能改變萊茵體育的基本面,似乎是在無力回天的情況下,高繼勝下定了離場決心。

2019年1月24日,萊茵體育控股股東萊茵控股與自然人范明科簽署股權轉讓協議,約定將其所持萊茵體育3.74億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29%)轉讓給范明科。權益變動完成后,范明科將直接持有萊茵體育29%股權,成為公司第一大股東;萊因控股將繼續持有18.70%股權,為公司第二大股東,萊因控股一致行動人高靖娜持有6.16%股權,二者合計持有24.86%股權。

根據當時公告,本次股權轉讓總價款為13億元。

不過,一個月后,萊茵體育發布公告稱,自《股份轉讓協議》簽署以來,經萊因控股多次催促,仍未收到交易對方范明科支付的股份轉讓價款,鑒于范明科遲遲未能支付款項,交易被迫終止。

首次轉讓控股權失敗,高繼勝并未放棄,并閃電簽署新的股權轉讓協議。

2019年3月11日,距離終止上次股權轉讓公告發布不到一周,萊茵體育發布新的公告,萊茵控股與成都體育產業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成都體投集團”)簽署股份轉讓協議,擬將所持公司3.85億股股份轉讓給成都體投集團。權益變動完成后,成都體投集團將以29.90%的持股比例成為公司第一大股東,萊因控股及其一致行動人高靖娜合計持股比為23.95%。同時,萊因控股及其一致行動人高靖娜放棄5%股權對應的表決權。

成都體投集團成立于2018年11月,其實際控制人為成都國資委。

這次股權轉讓順利完成,高繼勝父女順利套現13.26億元。

順利完成易主后,高繼勝父女繼續減持套現之旅。

根據公告,2019年10月至今年11月,高繼勝、高靖娜父女合計持有100%股權的萊因控股在二級市場上完成了四輪減持。具體為,2019年10月至2020年3月為第一輪減持,合計減持2273.10萬股,2020年5月至9月為第二輪,第三輪、四輪減持期間分別為2020年12月至2021年5月、2021年7月至11月。

剔除披露計劃15個交易日后才能減持等因素,萊因控股的減持動作基本上沒有停止。

據長江商報記者根據股價粗略估算,上述四輪減持分別套現約0.75億元、0.25億元、1.07億元、0.72億元,合計為2.79億元。加上協議轉讓29.90%股權的交易總價款13.26億元,高繼勝父女合計已經套現16.05億元。

今年11月23日晚間,萊茵體育披露萊因控股新的減持計劃,其擬在公告日起的15個交易日后,通過大宗交易、集中競價方式減持公司不超過6%股權。

如果本次減持達到上限,以11月24日收盤價3.44元/股計算,萊因控股將套現2.66億元。屆時,高繼勝父女將合計套現接19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高繼勝籌劃讓出萊茵體育控制權,并對2019年、2020年的經營業績作出承諾,那就是這兩個年度均不虧損。按照約定,出現虧損,萊因控股需以現金補足。由于萊茵體育2020年陷入虧損,萊因控股未按照約定兌現承諾,今年9月,成都體投集團已經提起訴訟。

(長江商報消息●長江商報記者明鴻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