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過度多元化,往往成為追逐熱點代名詞,也意味著缺乏主業,最終多以失敗告終,重融資輕回報更是難以讓投資者安心。然而,該公司實控人魯小均家族卻已套現超10億,公司業績并不影響魯家的財富暴增。

魯小均家族掌控的這家企業,就是A股市場上以“多元化發展”著稱的露笑科技(002617.SZ)。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2011年登陸A股市場以來,傳統業務漆包線盈利能力不佳,為此,公司全力推進產業跨界轉型,先后追逐機電、藍寶石、新能源汽車、光伏、半導體等部件,涉足六大領域。為了產業轉型,露笑科技完成了4次定增,加上IPO募資,直接融資接27億元(不含收購資產的定增)。

然而,上市11年來,公司主營業務累計虧損7.42億元。而且,股權融資27億元,僅派發現金紅利0.90億元。

備受質疑的是,為了進一步布局碳化硅產業,露笑科技又在籌劃定增募資,這一次,公司獅子大開口,擬募資29.40億元。

頻頻跨界進行產業多元化布局,并未形成競爭力,露笑科技經營業績慘淡,但這似乎并未影響實際控制人套現。不完全統計,魯小均家族累計套現超過10億元。

剛募資6億又要募資29億

向市場伸手要錢,于露笑科技而言,似乎無止境。

11月23日晚間,露笑科技披露定增預案,公司擬向不超過35名特定對象非公開發行不超過4.81億股(含)股票,募集資金總額不超過29.40億元。所募資金扣除發行費用后,將用于第三代功率半導體(碳化硅)產業園項目、大尺寸碳化硅襯底片研發中心項目、補充流動資金。

據披露,上述三個項目,計劃投資金額分別為21億元、5億元、5億元,擬分別使用募資19.40億元、5億元、5億元。

定增預案一經披露就受到質疑。今年3月,公司剛剛完成一次定增,募資6.43億元。不過,公司原本計劃募資10億元,實際募集到的資金未達到預期。

當時,公司擬將所募資金用于新建碳化硅襯底片產業化項目、碳化硅研發中心項目及償還銀行貸款,原計劃分別使用募資6.50億元、0.50億元、3億元。

到今年9月底,所募資金已經使用3.01億元,尚未使用3.18億元,尚未使用募集資金占募集資金總額的51.62%。

對比發現,本次擬募資29.40億元,所投項目基本上是今年三月募投項目的進一步投入,可以視作募投項目升級。一個完全相同的項目,就是使用募資補充流動資金,兩次募資擬共計補充8億元流動資金。

不只是這兩次募資,長江商報記者發現,上市以來,露笑科技籌劃了9次定增,實際實施4次,5次失敗。

2011年9月,露笑科技IPO募資5.40億元,所募資金用于年產1.5萬噸微細電子線材項目、年產7000噸新能源汽車專用線材項目、技術中心改造項目0.90億元補充流動資金等。

2016年4月,公司通過定增募資13.19億元,用于露通機電節能電機建設、露通機電油田用智能直驅電機建設、收購露笑光電藍寶石切磨拋設備及存貨等。

后來,募投項目有所調整,使用部分未使用募資收購上海正昀新能源技術公司(簡稱上海正昀)100%股權等。

2019年5月、9月,露笑科技完成了兩次定增,一次是定向發行股份收購順宇股份92.31%股權,交易作價14.85億元,一次是定增募資1.65億元,投資寧津旭良3.5兆瓦分布式光伏發電項目、補充公司流動資金。

綜上所述,2011年上市以來,露笑科技已經完成了4次定增,剔除定向發行股份收購上海正昀,再加上IPO募資,公司累計股權融資為26.67億元。

露笑科技本次籌劃定增,一次募資29.40億元,大幅超過上市以來11年的累計募資,募資力度之大可見一斑。

備受質疑的是,頻頻通過定增募資向市場伸手,公司向市場回報的又有多少呢?

wind數據顯示,三年,露笑科技未實施現金分紅,上市以來,其累計派發的現金紅利僅為8883.12萬元,約占累計股權融資的3.33%,堪稱少得可憐。

五次產業轉型累虧7.42億

頻繁定增募資的背后,是露笑科技頻頻推進產業轉型布局。遺憾的是,目前來看,轉型效果欠佳。

從露笑科技籌劃定增、募資投向來看,公司涉足產業眾多,除了傳統的漆包線業務外,還涉足了機電、藍寶石、新能源汽車、光伏等領域,還包括目前正在大舉募資實施建產業布局的半導體,由此可見,公司實施了五次產業轉型。

大規模推動產業轉型,始于2016年,公司通過定增,籌劃布局機電、藍寶石等產業。也是在這一次募資,公司通過并購切入新能源領域。

重點是新能源。2017年,露笑科技先后以5.5億元、3.5億元收購了江蘇鼎陽綠能電力有限公司(簡稱鼎陽電力)、上海正昀,形成商譽3.7億元、2.68億元。

結果呢,鼎陽電力承諾2017年至2019年實現凈利潤不低于4億元,實際完成約0.90億元,上海正昀三年盈利1.9億元,實際虧損0.42億元。

2018年,露笑科技虧損9.73億元,就是因為對上述兩標的計提商譽減值損失5.70億元,另外當年還產生壞賬損失5.88億元。

最終,露笑科技將這兩家標的公司合計作價2.03億元出售給關聯方,相較9億元的收購價,虧損約7億元。

2019年,公司通過定增收購了順宇股份,由此進入光伏發電領域。當時,交易對方承諾,2019年至2021年,順宇潔能實現的凈利潤分別不低于2.20億元、2.21億元、2.23億元,三年累計實現凈利潤不低于6.64億元。實際情況為,2019年完成2.23億元,完成率101.36%,精準達標。2020年完成1.87億元,未完成承諾。

2019年,露笑科技又向半導體領域轉型。公司成立內蒙古露笑藍寶石有限公司(簡稱內蒙古露笑),主營碳化硅長晶爐成套設備的生產與銷售。此外,公司還打算生產碳化硅襯底等業務。

去年8月,露笑科技與合肥市長豐縣政府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共同投資建設碳化硅產業園,總投資預計100億元,并共同出資設立了合肥露笑半導體材料有限公司(簡稱合肥露笑)。

去年12月,合肥露笑與內蒙古露笑簽訂了5.1億6英寸碳化硅長晶設備定制合同,二者關聯方。奇怪的是,內蒙古露笑持續虧損。

盡管產業布局不斷,但露笑科技的經營業績較為慘淡。2014年虧損0.39億元,2017年,受收購標的公司業績貢獻,凈利潤達到3.08億元的歷史高位,2018年再度虧損。

整體而言,上市11年來,露笑科技實現的凈利潤累計數為-0.96億元,扣除非經常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累計數為-7.42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并購標的公司業績不達標,業績補償似乎也不了了之,盡管公司采取了司法途徑,但追回補償的可能不高。

目前,公司正在通過募資推進碳化硅項目,試圖借此翻盤。但是,今年3月,公司募資未達預期,原本計劃投入6.50億元用于新建碳化硅襯底片產業化項目,而實際募資只有6.43億元,為此,公司將使用募資的金額調減至2.85億元,而擬使用募資3億元補充流動資金的計劃并未調整。從這方面看,該項目建設似乎并不具有緊迫。

從目前的財務狀況看,露笑科技確實存在流動壓力。截至今年9月底,公司貨資金6.21億元,而長短期債務合計為26.30億元,其中,短期債務為15.67億元。

頻頻產業轉型、頻繁募資,仍存在流動壓力,主營業務大幅虧損,這些,并未影響露笑科技實際控制人減持套現。

露笑科技的實控人為魯小均、李伯英夫婦及其兒子魯永,控股股東露笑集團由魯小均、李伯英夫婦直接控制。其中,李伯千、李國千分別是李伯英的哥哥和弟弟。

從2018年四季度開始,露笑集團開始減持,持股比例從2018年三季度末的37.77%減持到如今的11.65%。此外魯永、魯小均、李伯英也進行了減持。李伯英的哥哥和弟弟李伯千、李國千也通過二級市場減持。

據長江商報記者粗略估算,魯小均家族(含李伯千、李國千)累計套現約10.40億元。

(長江商報消息●長江商報記者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