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前爭相入股以分享上市盛宴,深圳安培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安培龍)可能難以達到一眾資本預期。

2004年,鄔若軍、黎莉夫婦等出資百萬創立安培龍的前身安培盛,2015年,公司完成股改。2018年開始,安培龍接連迎來知名資本入股,通過參與增資、股權受讓,8家機構提前潛伏。與此同時,被資本裹挾的安培龍也加速向資本市場沖擊。

借助資本力量,兩年,安培龍的經營業績實現了高速增長,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接連倍增。然而,應收賬款不斷攀升,經營現金流與凈利潤背離,公司實際盈利能力成色不足。

安培力對知名家電企業美的集團存在一定程度依賴。2018年,美的集團向其采購出現異常,直接導致安培龍業績不及預期。

一個有點詭異的現象是,安培龍的兩家重要供應商,在剛剛成立就為其供貨,并形成長期合作關系。這期間,是否存在某種利益關聯?

股權密集變動7基金悄然入股

資本推動,安培龍加速沖向資本市場。密集變動的股權,7家基金悄然入股,預示著一場資本盛宴即將開席,但最終能否如愿,是個未知數。

安培龍是一家小型企業,2004年成立之時,注冊資本只有100萬元,鄔若軍、黎莉夫婦出資85萬元,李學靖出資15萬元。2011年,公司首次迎來外部機構股東,寧波長盈粵富投資有限公司(簡稱長盈投資)入股。2015年,公司實施股改。此時,股東增至9名,陳旭明、李璐、陳志新、高國亮出現在股東名單中,長盈投資以15.44%的持股比例位列第二大股東之位。還有一家機構股東瑞航投資,系員工持股臺。

靜三年后,安培龍的股權結構變動突然異常頻繁。

2018年7月,安培龍實施增資擴股,新增股本526.3158萬元,南海成長、同創偉業分別認購368.4211萬元、157.8947萬元。

5個月后,公司股權結構發生變動。通過協議受讓方式,南海成長以840萬元價格受讓李學靖持有的安培龍1%股份。

也是在這個月,自然人股東陳旭明將其所持安培龍1%股權以840萬元價格轉讓給西博叁號。

此外,2018年9月,安培龍的實際控制人鄔若軍將其所持1.6%股權以1680萬元的價格轉讓給西博叁號。這筆交易于2019年5月完成。

2019年10月,股東李學靖、陳旭明與創東方富饒、創東方富龍簽署協議,約定創東方富饒、創東方富龍分別以1853.1270萬元、199.899萬元受讓李學靖持有的安培力1.9610%股權、0.2115%股權,同時,創東方富饒以781.983萬元受讓陳旭明持有的安培力0.8275%股權。

2020年9月,自然人股東陳志新將其所持安培龍1%股權以1050萬元的價格轉讓給高新投創投。當月,鄔若軍、陳志新分別將其所持安培龍0.3450%股權、0.6550%股權以362.2616萬元、687.7392萬元的價格轉讓給保騰創投。

2020年10月,安培龍增資擴股,新增股本150.7177萬元,由中移創新以現金認繳。

至此,2018年以來,已有包括南海成長、同創偉業、西博叁號、創東方富饒、創東方富龍、高新投創投、保騰創投、中移創新等8家機構入股安培龍。除了高新投創投外,其余7家均為私募基金。

值得一提的是,這些機構均與安培龍的實際控制人鄔若軍簽署了對賭協議,對包括業績、上市等進行了約定。

由此可見,安培龍的快馬加鞭式沖擊A股,是受資本裹挾的。基金等機構追求短期利益,其入股是奔著上市而來,對提升安培力的經營質量、業務發展、技術革新等影響不大。一旦順利上市,解除限售后,基金就會擇機退出,勢必影響股價穩定。

依賴美的集團業績對賭失敗

8家機構在IPO前帶著對賭協議入股,實際控制人鄔若軍曾因對賭失敗,而不得不予以按照協議進行賠償。

2019年9月,鄔若軍與同創偉業、南海成長、安培龍共同簽署增資擴股協議之補充協議,約定鄔若軍以零對價的方式分別向南海成長轉讓0.7%股權、向同創偉業轉讓0.3%股權,以此作為股份補償。2019年10月,鄔若軍與西博叁號簽署股權轉讓補充協議,約定鄔若軍以零對價的方式向西博叁號轉讓0.168%股權。

連續兩次以股份進行補償,原因是安培龍經營業績未達到預期,鄔若軍對賭失敗。

根據對賭協議,鄔若軍承諾,2018年實現的扣除非經常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不低于0.50億元。實際上,當年,安培龍實現的凈利潤為0.11億元、扣非凈利潤0.05億元,遠低于業績承諾數。

鄔若軍業績對賭失敗,源于安培龍對第一大客戶美的集團的銷售出現了意外。

公司稱,2018年下半年,受宏觀經濟下滑,產品發出后未確認等因素,公司向美的集團未達到預期,導致業績低于預期。

根據招股書,安培龍與美的集團合作已有10多年,2018年以來,美的集團一直是公司第一大客戶,合作產品包括PTC熱敏電阻、NTC熱敏電阻及溫度傳感器。安培龍主要通過招投標的方式取得美的集團訂單。安培龍的客戶集中度較高。2018年至今年上半年(以下簡稱報告期),公司對前五大客戶銷售的收入占營業收入的比重分別為41.37%、50.86%、44.20%、49.36%,接一半。其中,公司向對第一大客戶美的集團銷售的收入占營業收入的比重分別為30.26%、33.60%、26.81%、25.22%,今年上半年占比最低,也貢獻了安培龍四分之一的營業收入。

可見安培龍對美的集團存在一定程度上的依賴,由此隱藏的風險不言而喻。此外,公司對美的集團銷售的產品價格和銷量存在下降風險。

安培龍稱,根據報告期內美的集團的招投標政策及歷史交易規律,美的集團每次采購招投標時的攔標價一般低于招投標前的采購價格,通過招投標和議價流程達成的采購價格一般會較之前有所降低。因此,對于已有交易的產品,公司對美的集團銷售的產品價格持續下降的風險較大。今年,公司銷售的溫度傳感器占美的集團整體采購份額相比2020年度下降,后續銷量亦存在下降風險。

凈利倍增經營現金流凈流出

依賴美的集團,安培龍的持續盈利能力存在風險。而公司已經實現的經營業績,似乎存在水分。

招股書顯示,2019年、2020年,安培龍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3.51億元、4.18億元,同比增長35.44%、19.20%,均為快速增長。加上2018年,三年,公司的主營業務收入復合增長率達27.20%。

凈利潤的增速更快。2019年、2020年,公司實現的凈利潤分別為0.27億元、0.60億元,同比增長143.05%、120.69%??鄯莾衾麧櫈?.28億元、0.53億元,同比分別增長447.11%、92.07%。

表面上,這些數據較為漂亮。然而,與凈利潤數據不相匹配的是,公司經營現金流持續凈流出。2018年至2020年,安培龍的經營現金流分別為凈流出0.39億元、0.08億元、0.08億元,與凈利潤背道而馳。

與之相關的是,公司的應收賬款賬面余額分別為6890.94萬元、1.11億元、1.30億元,今年上半年增長至1.38億元。公司稱,其主要客戶為國內外家電、通信、工業控制領域以及汽車、醫療等領域知名企業或知名品牌的制造商,信用狀況較好。報告期內,公司應收賬款回款情況總體良好。不過,由于公司應收賬款的回款周期較長,同時2018年末和2019年末前五名應收賬款客戶佛山中格威存在部分應收賬款未能收回的情況。

值得一提的還是2018年,安培龍將全資子公司東莞安培龍使用的土地和房產出售給東莞市清溪經濟發展公司,取得了固定資產處置收益1178.71萬元。而在當年,公司凈利潤也只有0.11億元。

今年上半年,安培龍實現營業收入2.57億元、凈利潤0.29億元、扣非凈利潤0.28億元,接去年同期一半。而其經營現金流終于轉正,為0.05億元,但與凈利潤還存在不小差距。

除了持續盈利能力存疑外,安培龍的供應商也存疑。

今年上半年,公司前五大供應商中,桂陽宏盛電子有限公司(簡稱宏盛電子)、桂陽鵬輝電子科技有限公司(簡稱鵬輝電子)分別為安培龍第三、四大供應商,合作方式主要是委外加工及線材等。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躋身安培力前五大供應商之位的宏盛電子、鵬輝電子,分別成立于2018年、2020年。其中,宏盛電子主要從事線束等產品組裝加工業務。2018年成立,當年就向安培龍供貨,并在今年上半年成為其第三大供應商。鵬輝電子成立于2020年,當年3月10日就與安培龍簽署外加工協議,并在今年上半年成為安培龍的第四大供應商。

剛剛成立的新公司,轉眼之間就成為前五大供應商,讓人有些意外。

(長江商報消息●長江商報記者明鴻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