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袖善舞的中植系在宇順電子(002289.SZ)身上玩砸了。

日前,宇順電子公告,公司收到證監會核發的不予核準重組的決定文件。公司隨即表示,將繼續推進重組。

于宇順電子而言,這是一次“救命”的重組。根據重組方案,公司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方式收購前海首科100%股權,交易價格為9億元。歷經10個月,交易方案幾經調整,此次重組仍然以失敗告終。

宇順電子主要從事液晶顯示屏等研發、生產和銷售,于2009年登陸A股市場。上市之后,其經營業績表現不佳。在多次籌劃易主失敗后,終于在2015年底,迎來了聞名資本市場的中植系。

中植系入主后,啟動了其了慣常的資本運作手法,先是低價甩賣掉虧損資產,清洗“殼資源”,而后推進資本運作,遺憾的是,多以失敗告終。這一次重組前海首科,也出人意料地被否決。

如今的宇順電子已經深陷經營困境。2012年以來的9年零9個月,宇順電子實現的扣除非經常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持續虧損,公司一直在為保殼而戰。

上會前夕股價大跌

資本市場總是有嗅覺靈敏者,宇順電子的重大資產重組尚未上會,市場就開始拋售。

11月2日,宇順電子宣布3日停牌一天,原因是公司重大資產重組事項,將上會接受并購重組委審核。而在11月2日,宇順電子突然跳水,收跌5.22%。

看似毫無征兆的大跌,可能就是市場對宇順電子的本次重組的利空預判。

果不其然,11月3日晚間,宇順電子公告稱,公司重組前海首科的交易方案被證監會否決。

回溯公告,今年1月21日,宇順電子停牌籌劃重組,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收購海首科100%股權,當時,交易價格為9.40億元。后來,交易價格調整為9億元。

為了支持本次并購,宇順電子還籌劃向大股東中植融云(北京)投資有限公司(簡稱中植融云)定向發行股份,配套募資約5.12億元。

前海首科成立于2016年12月,創始人為白宜與何紹彬。2018年8月,通過股權轉讓方式,凱旋門控股正式入主前海首科。

前海首科并不是第一次作為被收購標的出現在資本市場。早在2018年,英唐智控曾籌劃重組前海首科。當時,前海首科的估值為10億元,其業績承諾為,2018年-2021年凈利潤總和不低于4.10億元,扣非凈利潤分別為8000萬元、9000萬元、1.10億元、1.30億元。最終,重組失敗。

時隔3年后,前海首科成了宇順電子的重組標的。

英唐智控為何棄購?或許與標的公司經營業績有關。2019年、2020年,前海首科扣非凈利潤分別為3125.30萬元、6796.43萬元,完成率僅為34.73%、61.79%。

宇順電子本次重組,前海首科的估值依然是高溢價。截至今年6月底,其賬面權益為2.68億元,溢價率約為234.81%。本次交易的業績承諾為,2020年-2022年,前海首科扣非凈利潤分別不低于8640萬元、1.04億元、1.24億元。

從目前來看,2020年,前海首科業績已經未達標。不僅如此,2019年至今年上半年,其經營現金流分別為8364.07萬元、-7209.54萬元、-1.49億元,加速凈流出。

此外,前海首科的資產負債率較高。2019年至今年6月30日,其資產負債率分別為68.61%、76.08%、73.38%,明顯高于同行。

宇順電子披露了本次重組被否的原因,并購重組委認為,公司未充分說明標的資產的核心競爭力,交易完成后商譽占比較大,不利于提高上市公司質量。

主營業務虧損持續9年

中植系熱衷于資本運作,似乎對主業經營并不在意。宇順電子的主業較為糟糕。

宇順電子成立于2004年,是國內較早從事中小尺寸液晶顯示器的研發、生產與銷售的企業之一。2009年,公司通過闖關IPO順利登陸A股市場。

2009年及至2015年,宇順電子的營業收入持續增長,從上市之前的4.81億元增至2015年的33.80億元,增長了約6.03倍。但凈利潤數據越來越難看,2012年更是虧損1.25億元,這一年,其實現的扣非凈利潤也虧損1.32億元。

也是從2012年開始,宇順電子的主營業務虧損一發而不可收拾,一路虧損至今。

其實,宇順電子上市之初,市場還是對其抱有預期的。其發行價為15.88元/股,2010年初,股價超過40元/股。只是基本面不佳,股價不斷回落。

宇順電子的原實際控制人為魏連速,面臨糟糕的經營業績,在籌劃多次重大資產重組告吹后,萌生退意。2015年底,在多次轉讓控制權失敗后,宇順電子迎來了聞名資本市場的中植系。在受讓股權和表決權委托后,中植融云成為其控股股東,中植系掌門人解直錕成為實控人。

中植系似乎也信心十足,通過二級市場不斷增持,到目前,解直錕間接持有宇順電子29.19%股權。

導致宇順電子易主的原因是經營虧損,而其經營虧損的主要原因是并購踩雷。2013年,宇順電子以14.50億元的價格高溢價收購雅視科技。然而,雅視科技業績承諾第二年爽約,第三年直接大變臉虧損4766.21萬元。

中植系入主后,第一步就是甩賣雅視科技,多次掛牌征集受讓方未果,掛牌價由2.35億元一路降至1.88億元、1.5億元。最終,作價1.7億元賣給了華朗光電。相較14.50億元的收購價格,可謂虧損巨大。

“洗殼”之后,中植系謀劃“賣殼”。2018年初,宇順電子宣布,擬通過發行股份、支付現金或兩者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成都潤運100%股權,交易作價高達200億元。如果本次交易成功,宇順電子將成功“賣殼”,解直錕也將“功成身退”。

成都潤運是昔日“星美系”重要成員、影院運營主體,其實控人覃輝也曾是A股市場中的資本大佬。遺憾的是,這次重組,隨著覃輝或將被證監會處罰而畫上句號。

6年過去,中植系左右騰挪宇順電子,資本運作多以失敗告終。宇順電子的困境依舊。今年前三季度,宇順電子實現營業收入1.37億元,凈利潤-0.16億元,扣非凈利潤-0.18億元,仍然深陷虧損之中。至此,公司扣非凈利潤已經虧損了9年零9個月。

宇順電子執意收購看上去并不優質的前海首科,即便順利完成收購,真的能走出困境嗎?

(長江商報消息●長江商報記者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