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龍頭企業尚品宅配(300616.SZ)的財務原本一直簡單明了,如今卻變的有些“異常”了。

日前,尚品宅配披露定增預案,擬向不超過35名特定對象發行股份募資不超過8億元,用于成都維尚生產基地項目建設。

同時公司公告與京東簽訂的定增協議終止。今年6月,公司披露的定增預案顯示,京東出資5.34億元包攬定增,并借此戰略投資尚品宅配。時隔不到半年,京東爽約了。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尚品宅配的財務運作較為奇怪,引發市場對其到底缺不缺錢的質疑。截至今年9月底,公司廣義貨資金(含貨資金、理財資金)19.19億元,有5.5億元閑錢理財卻又新增債務8.72億元。此外,公司還耗資9.56億元拿地,準備蓋樓,卻又籌劃定增募資。

尚品宅配的經營業績數據也變得不太好看。2019年,公司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5.28億元,2020年銳降至1.01億元,今年前三季度為0.87億元,遠遠不及疫情之前的歷史同期。

京東棄購股價累跌56%

籌劃了半年的定增告吹,尚品宅配閃電推出新的方案。

12月1日晚間,尚品宅配發了15份公告,主要內容為兩份公告。一份是終止定增預案,另一份新的定增預案。

事情是這樣的。今年6月25日晚,尚品宅配披露定增預案,北京京東世紀貿易有限公司(簡稱北京京東)戰略投資尚品宅配。

根據多方約定,北京京東戰略投資尚品宅配分兩步進行,一步是北京京東通過受讓股東達晨財信和達晨創富協議轉讓股權,另一步是包攬尚品宅配的定增。定增的發行價格為64.56元/股,定增股份鎖定期為36個月。

本次定增擬募資5.34億元,其中4.34億元用于成都維尚生產基地項目建設,發力整裝業務,另外1億元補充流動資金。

今年8月18日晚間,尚品宅配披露,北京京東戰略投資的第一步已經完成,其通過受讓達晨財信、達晨創富協議轉讓的股權,已經獲得公司5%股權。

在這前后,尚品宅配的定增預案幾次調整,到12月1日晚間,尚品宅配一紙公告,宣告北京京東終止認購公司本次定增股份。公司稱,雙方綜合考慮資本市場情況,結合公司實際情況,審慎分析后決定終止。

這意味著,北京京東戰略投資尚品宅配一事黃了。

北京京東的控股股東為京東香港國際有限公司,后者由京東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京東集團”)100%控制,北京京東是京東集團在國內的經營實體,實際控制人為劉強東。

對于北京京東爽約,尚品宅配稱,不會對財務狀況和生產經營造成不利影響,公司與北京京東的各項業務合作在正常進行,并已簽署新的戰略合作協議,就資本領域、SAAS技術服務、流量、供應鏈等板塊繼續展開深入合作。

在披露北京京東終止參與定增事項后,尚品宅配閃電推出定增預案,公司擬向不超過35名特定對象發行股份,募資不超過8億元,所募資金全部用于成都維尚生產基地項目建設。

北京京東爽約,可能與尚品宅配股價跌幅較大有關。

今年6月28日,尚品宅配宣布北京京東戰投后,股價竄至最高98.22元/股,此后一路下跌,今年10月28日,股價下探至40.90元/股,較6月28日的高點最大跌幅為58.36%。段時間有小幅回升,但在12月2日,受京東戰投爽約影響,股價大跌7.45%,12月7日報收43.39元/股,較5個月前的高點下跌了約56%。

此外,尚品宅配的經營業績表現不佳可能也是一個重要因素。

今年三季度,尚品宅配實現營業收入19.87億元,同比下降6.09%,凈利潤0.44億元,同比下降幅度達75.39%。

19億資金在手仍舉債

股價大幅下跌、經營業績大幅下滑,尚品宅配的財務也出現了異常。

尚品宅配于2017年3月7日在創業板掛牌上市,至今已有5年。

根據尚品宅配的資產負債表,2012年至2016年,上市之前的5年,公司資產負債均較為簡單,有息負債均為0元,賬面資金逐年增加,資產質量較好。

2017年,隨著IPO上市募資完成,當年底,公司資金為28.93億元,有息負債仍然為0元。2018年、2019年,基本上了延續了2017年的資產狀況。

2020年,狀況略有改變。當年底,公司貨資金加上銀行理財產品(含結構存款)合計為21.66億元,仍然較為富裕。然而,公司新增短期借款0.28億元、長期借款1.11億元,合計新增債務1.39億元。

資金充足為何仍然要新增債務?

這樣的情況在今年前三季度表現得更為明顯。

截至今年9月底,尚品宅配貨資金13.69億元、交易金融資產(銀行理財產品及結構存款)5.50億元,合計為19.19億元。與之對應的是,短期借款6.61億元、長期借款3.50億元,合計為10.11億元。

對比年初數據,廣義貨資金減少2.47億元,長短期債務新增8.72億元。

為何在今年前三季度有息負債大幅增加?而且,公司是在有5.50億元閑置資金用于理財的情況下新增債務的。既然有閑置資金理財,為何要新增債務?

市場猜測,尚品宅配新增債務可能源于兩個方面因素,一是為了便于為成都維尚生產基地項目建設融資,二是為了拿地蓋樓。

今年8月24日晚間,尚品宅配披露,公司與廣州公共資源交易中心簽署了《成交確認書》,確認公司競得位于天河區金融城東區AT091434地塊的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成交價款約為9.56億元。

此前,公司披露參與競拍該地塊目的,主要作為公司整裝產業互聯網臺+全球創新研發基地+新零售商業綜合體+總部大樓。公司稱,此舉便于全方位展示公司工業互聯網先進應用成果、深入實踐家居領域新零售商業模式、加速推動整裝戰略的實施落地。同時,該項目能有效解決公司研發及辦公場地不足的問題,吸引和留住高端優秀人才,通過集中辦公提升整體管理效率,降低公司租金成本。

耗資9.56億元拿地,蓋樓預計也需要至少耗資數億元,尚品宅配是否有能力完成,此舉是否有必要?

截至2020年底,尚品宅配總資產為62.39億元,其中,固定資產、在建工程、無形資產4.81億元合計約為25億元。

綜上所述,尚品宅配新增債務,有可能是為了支付上述拿地款項。

由此可見,如果不是為了拿地蓋樓,尚品宅配仍然不會有新增債務,也無需通過定增募資來推進成都基地項目建設。

忙著舉債拿地蓋樓的尚品宅配,經營業績表現不佳。2020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65.13億元,同比下降10.29%,凈利潤1.01億元,同比下降80.81%,扣除非經常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0.40億元,同比下降91.02%。今年前三季度,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分別為0.87億元、0.52億元,雖然較去年同期有明顯增長,但遠遠不及上市以來至2019年的同期水。而且,在今年三季度,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同比下降幅度均超過70%。

(長江商報消息●長江商報記者明鴻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