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不到三年業績逐漸掉隊,紫金銀行(601860.SH)頻繁換帥到底是利還是弊?

期,紫金銀行宣布人事變動,該行董事長湯宇因工作調整辭職,由現年56歲的趙遠寬接任董事長一職,同時變更的還有該行監事長。上周,紫金銀行董事、風險管理與關聯交易控制委員會委員曹曉紅辭職。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這已經是紫金銀行一年時間內第二次換帥,趙遠寬也成為紫金銀行自2019年初上市后的第三任董事長。

頻繁換帥的背后,是紫金銀行經營業績已走出掉隊的趨勢。自去年營收和扣非凈利潤負增長后,今年前三季度,紫金銀行實現營業收入33.08億元,同比減少5.57%;凈利潤11.89億元,同比增長2.62%,營收和凈利潤增速不僅在A股上市銀行中處于下游位置,且墊底上市農商行。

在傳統利息凈收入增長乏力的情況下,紫金銀行中間業務持續萎縮,同時投資收益大幅下降,成為該行營收增速不及同行的主要原因。前三季度,該行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0.72億元,同比減少50.6%,占當期營收的比例壓縮至2.19%;投資收益1.95億元,同比減少60%。

截至12月10日收盤,紫金銀行報3.2元/股,即便是12名董監高增持護盤,該行股價年內依舊下降超兩成。

短期人事變動頻繁

紫金銀行短期內再次發生高管人事變動。

12月9日晚間,紫金銀行披露董事辭職公告,該行董事會收到曹曉紅的辭職報告,其因個人原因申請辭去公司董事、風險管理與關聯交易控制委員會委員等職務。

年報顯示,曹曉紅為紫金銀行五大獨立董事之一,去年4月開始擔任紫金銀行獨立董事,還是南京德睿鄰房地產咨詢有限公司總經理,首席咨詢師。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期紫金銀行高管層人事變動頻繁。上月中旬,紫金銀行宣布湯宇因工作調整不再擔任本公司董事長、風險管理與關聯交易控制委員會委員,該行董事會已選舉趙遠寬為公司第四屆董事會董事長,但趙遠寬的董事長任職資格尚需報請銀行業監督管理機構核準。

值得關注的是,湯宇由紫金銀行行長升任,任職該行董事長僅一年時間。去年8月,已擔任紫金銀行董事長六年的張小軍因到齡,不再擔任該行董事長職務,與張小軍搭班子的紫金銀行行長湯宇由此升任為董事長。同時,紫金銀行聘任史文雄為行長,聘任許國玉為公司副行長。三個月后,湯宇的董事長任職資格正式獲得銀保監會江蘇監管局批準。

隨著湯宇的辭任,趙遠寬將成為紫金銀行兩年內第三任董事長,但已經56歲的趙遠寬,其任職時長以及穩定,也成為市場熱議重點。

資料顯示,1965年出生的趙遠寬,擁有豐富的金融行業從業經歷。早年間,趙遠寬曾在江蘇省農村信用聯合社當過辦公室主任,還在華泰證券擔任過經紀業務管理總部高級業務主管、南京止馬營營業部副總經理(主持工作)、辦公室副主任、董事會辦公室主任、監事會辦公室主任。

值得一提的是,一同履新的還有紫金銀行監事長陳亞。紫金銀行同時宣布,周石華因到齡不再擔任公司監事長、監事會監督委員會委員、監事會提名與履職考評委員會委員職務,該行監事會選舉陳亞為監事長。本次監事長變更系公司正常的換屆調整,不會對公司日常經營管理產生不利影響。

業績增長乏力營收持續下滑

年末走馬上任,趙遠寬面臨的壓力也不小。

資料顯示,紫金銀行成立于2011年3月,由原南京市區、江寧區、浦口區、六合區的4家信用聯合社合并組建成立。2019年初,紫金銀行成功登陸上交所A股主板市場,成為全國首家A股上市的省會城市農商行,全國第6家A股上市農商行,江蘇省第8家A股上市銀行。

上市初期,憑借根植于南京本土市場的優勢以及異地分行業務順利拓展,紫金銀行業績保持較快增長。同花順數據顯示,2017年至2019年,紫金銀行分別實現營業收入36.22億元、42.3億元、46.75億元,同比增長5.24%、16.77%、10.54%,凈利潤11.38億元、12.54億元、14.17億元,同比增長10.13%、10.2%、13.03%。

去年受疫情影響,商業銀行業績增速普遍放緩。2020年,紫金銀行實現營業收入44.77億元,同比減少4.25%;凈利潤14.41億元,同比增長1.72%;而扣除非經常損益后的凈利潤13.65億元,同比下降1.09%,其營收和扣非凈利潤均下降,在上市銀行中較為罕見。

今年前三季度,紫金銀行實現營業收入33.08億元,同比減少5.57%;凈利潤11.89億元,同比增長2.62%。

東財choice數據顯示,A股41家上市銀行中,紫金銀行營收和凈利潤增速分別排在第39位、第37位,并在上市農商行中墊底。

業績表現,二級市場上紫金銀行也不受資金追捧。截至12月10日收盤,紫金銀行報3.2元/股,除權后股價較年初最高點4.27元/股下降25%。

上個月,紫金銀行剛剛完成穩定股價方案,包括原董事長湯宇及現董事長趙遠寬等在內的12名高管,在半年多時間內累計增持該行股票60.62萬股,增持金額221.34萬元。

中間收入萎縮占營收僅2.2%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由于業務同質化嚴重,在依靠傳統“吃利差”增長乏力的情況下,銀行業紛紛通過發力中間業務,尋找新的收入增長點。但紫金銀行的中間業務卻萎縮較快,成為該行營收負增長的主要原因之一。

年報顯示,2020年紫金銀行實現利息凈收入38.4億元,同比減少4.78%,占當期營收的比例約為85.8%。同期,該行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1.26億元,同比減少43.93%,占當期營收的比例僅為2.8%,2019年則為4.79%。

今年以來,紫金銀行中間業務收入降幅進一步擴大。前三季度,該行實現利息凈收入29.45億元,同比微增1.41%;而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0.72億元,同比減少50.6%,占當期營收的比例壓縮至2.19%。

在今年9月13日舉辦的紫金銀行投資者關系活動中,紫金銀行表示,努力在做實做強信貸主業的基礎上,加快中間業務收入的領域拓展。

此外,前三季度,紫金銀行投資收益1.95億元,同比減少60%,也拖累了該行營業收入增速。

不過,得益于資產質量的改善,撥備計提力度降低,使得紫金銀行凈利潤保持向上增長。前三季度,該行信用減值損失8.41億元,同比減少32%。截至今年9月末,紫金銀行不良率1.35%,較上年末下降0.33個百分點,撥備覆蓋率242.37%,較上年末提升22.22個百分點。

紫金銀行還面臨資本消耗較快的壓力。截至9月末,該行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4.54%、9.76%、9.76%,較上年末分別下降2.27、1.43、1.43個百分點。

(●長江商報記者蔡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