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6日晚間,我們繼續關注一下恒大。

A股百億上市公司世聯行發布公告,與恒大集團已就應收款項中部分款項達成抵房解決方案。簡單的說,就是恒大欠了世聯行超10個億,但也沒錢還,所以大家看,這個時候上市公司也跟那些買了恒大財富的散戶一樣,只能選擇以房抵債了。

另外,許家印的好朋友,香港富商劉鑾雄期兩次減持恒大合計約3000萬股,套現1.16億港元。

許家印“老友”減持恒大

港交所文件顯示,劉鑾雄夫婦在9月10日以每股3.58港元的均價減持中國恒大2443.6萬股,持股比例由8.96%降至7.96%。

此前,劉鑾雄夫婦還在8月26日以每股4.48港元的均價減持了631.2萬股,持股比例由9.01%下降至8.96%。以均價計算,這兩次減持共套現約1.16億港元。

許家印和劉鑾雄熟識于2008年,那一年,恒大上市計劃被迫擱置。恒大向全國拓展的37個項目中,僅有4個項目達到了開盤銷售的標準,資金缺口一度高達百億以上。

為了補上資金缺口,許家印奔赴香港搬救兵。通過此前恒大開盤請明星助陣,許家印認識了英皇老板楊受成,借助楊受成的人脈,許家印又認識了新世界集團主席鄭裕彤。

許家印和鄭裕彤打了三個月的牌,最終鄭裕彤聯手科威特投資局、德意志銀行和美林銀行,斥資5.06億美元入股恒大,幫許家印渡過難關。

可以說,許家印和鄭裕彤的牌局,是其起死回生的關鍵。殊不知的是,當時這場牌局中除了鄭裕彤,還有劉鑾雄。

也正是這場牌局之后,許家印和劉鑾雄之間過往十分親密,在恒大的多個節點給予了支持。

2009年恒大再度啟動上市,劉鑾雄跟其他“老友”分別認購恒大5000萬美元的股票,成為恒大的基礎投資者。2010年初,他兩次認購恒大發行的企業債券,總額高達7.5億美元。

不過,隨著上半年恒大股價的暴跌,股東華人置業(00127.HK)日前披露,今年上半年,其所持有中國恒大股票因公值變動,錄得約41.1億港元的未變現虧損。

據中國恒大2020年的年報,截止2020年12月31日,華人置業持有7.89億股中國恒大,持股比例為5.96%。華人置業實際控制人為香港富商劉鑾雄妻子陳凱韻。根據上市公司披露,陳凱韻以個人和公司身份共持有8.86%中國恒大股份,是中國恒大的第二大股東,僅次于持股76.76%的許家印。

華人置業自身的業績也多依賴于恒大分紅。2020年,華人置業來自恒大的股息收入達19.68億港元,占總營收的64.7%。

世聯行:對恒大應收款共12.4億元

2.4億元將抵房解決

恒大集團日前遭遇債務危機,境況令市場擔憂。

9月16日晚,A股上市公司世聯行發布《關于與恒大集團及其成員企業業務往來的公告》,強調目前公司經營一切正常。

公告指出,公司為恒大集團提供新房代理銷售服務,收取相應的傭金。期,因恒大集團資金周轉困難,公司一直與恒大集團保持聯系,協商解決本公司應收款項問題。

截至2021年8月31日,公司與恒大集團之間應收票據余額為5.51億元,應收賬款余額為6.94億元,共計12.45億元。截至公告日,公司與恒大集團已就應收款項中約2.46億元達成抵房解決方案,尚有應收款項余額9.99億元。

公司正與恒大集團積極協商,尋求更多的解決方案。公司不排除通過財產保全、法律訴訟等途徑維護公司及廣大投資者合法權益。

資料顯示,世聯行1993年成立于深圳,是境內首家登陸A股的房地產綜合服務提供商,至今擁有300家子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在二級市場上,世聯行的股價隨著恒大事件的發酵,不斷暴跌,已經腰斬。從九月初的8元/股,不斷下滑至4.47元/股,市值跌破100億,蒸發了70億左右。

要知道,世聯行去年的總營收不到70億,而凈利潤才1億出頭!如果這筆錢拿不回來,相當于很多年白干了。

恒大聘請財務顧問

試圖解決流動困局

隨著公司債務逾期等事件不斷發生,恒大集團聘請了財務顧問幫助處理流動問題。

9月14日,中國恒大發布公告稱,公司預期9月物業合約銷售將大幅下降,公司遇到的流動問題沒有得到改善,同時聘請華利安諾基(中國)有限公司和鐘港資本有限公司為公司聯席財務顧問。

中國恒大稱,聯席財務顧問會與公司共同評估公司目前的資本架構、研究流動情況、探索所有可行方案以緩解目前的流動問題,爭取盡快達成對所有利益相關方最優的解決方案。

華利安曾經是2001年安然和2008年雷曼兄弟破產重組的操盤手,另外一位聯席財務顧問鐘港資本,則擔任過同樣曝出債務危機的房地產企業藍光發展和華夏幸福的財務顧問。

16日,中國恒大港股股價降至2.7港元以下,對比高點,已經跌去了市值的90%以上。

恒大發布關于公司債券停牌一天的公告,將于17日開市起復牌。與此同時,中誠信國際將恒大公司主體信用等級由AA下調至A。(中國基金報 泰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