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國內成品油市場歷經21次調價窗口,下一輪成品油調價窗口將于11月19日24時開啟。

// 成品油調價窗口11月19日開啟//

2021年11月9日,截至新一輪成品油價格調整周期的第1個工作日,參考原油油種周期內滾動均價為82.90美元/桶,原油綜合變化率-1.84%,預計對應國內汽柴油下調幅度80元/噸。

下一輪成品油調價窗口將于11月19日24時開啟。

// 疫苗提振油價漲勢//

海關總署最新數據顯示,2021年1-10月份,中國進口原油4.3億噸,同比下降7.2%;進口額為2054.6億美元,同比增長35.7%。

10月份,中國進口原油3779.7萬噸,同比下降11.2%,環比下降7.9%;進口額為207.5億美元,同比增長56.3%,環比下降3.5%;進口均價為549.0美元/噸,同比增長76.0%,環比增長4.8%。

央視新聞披露,隨著國際原油價格不斷攀升,全球各國加油站的汽油價格幾乎都是水漲船高。

供應端來看,上周OPEC+維持既定增產步伐,而美國呼吁增加產量的幅度,其美國釋放戰略儲備的可能加大,或牽制原油價格走勢。

需求端來看,歐洲多國疫情加重,且中國10月原油進口量驟降至2018年9月以來最低,利空油價,但美國就業增長加快,疫苗也存在利好消息,提振油價漲勢。

由于OPEC+維持既定增產步伐,且美國非農數據好于預期,加之疫苗的樂觀消息,為市場注入強心劑,此外美國釋放戰略儲備難度較大、或難落地。

// 國際油價繼續上漲//

嚴寒的冬天可能會導致更多的取暖用油需求,分析師看漲觀點仍未改變。

沙特阿美將12月份阿拉伯輕質原油的亞洲客戶售價每桶上調1.40-2.70美元。上周的調查顯示,市場原本預計這家國有生產商的提價幅度會在50美分至1美元。沙特60%以上的原油出口銷往亞洲,中國、韓國、日本和印度是最大買家。

原油市場方面,美國與OPEC+就原油產量問題展開的博弈仍在繼續。有消息稱,華盛頓方面仍在權衡各種給油價降溫的方法,暫不會出手干預。

原油價格在經歷了長時間的連續上漲后,本次出現下跌,只是這一次的下跌會持續多久呢,還需密切關注原油動態。

周二國際油價集體上漲,美油12月合約漲3.22%報84.57美元/桶,布油12月合約漲2.03%報85.12美元/桶。美國能源信息署(EIA)上調了2021年美國基準原油價格預期。

EIA短期能源展望報:預計2021年 WTI原油 和 布倫特原油 價格分別為69.02美元/桶和71.59美元/桶,此前預期為68.48美元/桶和71.38美元/桶。

// 高盛對通脹的看法改口//

今年對于高盛來說,可能并不算友好。這大半年以來,高盛一直致力于預測“暫時通脹”,但每次通脹數據公布都會讓該行的分析師推翻上一次的預測。時至今日,高盛終于疲于解釋通脹的“暫時”,表示通脹在變得更好之前會更加糟糕。

如下面的匯總表所指出的,從4月份開始,高盛的年終通脹率2.77%預測,已經膨脹到6.31%。根據每月45個基點上升趨勢,預測值可能只會越來越高。

本周,高盛發表了其經濟學家Spencer Hill 和 David Mericle 的一篇題為《2022年通貨膨脹前景:在好轉之前變得更糟》的報告,稱通貨膨脹“最終將接美聯儲2%的目標”;他們也被迫承認,“長期的供需失衡、強勁的工資增長和不斷加速的租金將使核心PCE通脹,特別是會促使核心CPI在2022年的大部分時間都相當高。”

高盛預計,核心個人消費支出將上升,此前主要受耐用品購買推動并曾觸及30年高點。該行表示,預計美國核心通脹指標從目前的3.6%,進一步上升到2021年底的4.4%,然后再下降到2022年底的2.3%和2023年底的2.1%。

// 三因素成關鍵點//

在當前的背景下,本行還討論了其對以下三個關鍵驅動因素:

一、供求失衡。高盛認為,隨著服務業支出反彈和居家消費的增長逐漸消退,明年的需求將略有放緩。在供應方面,該行預計,來自投入短缺(如半成品)、勞動力短缺和運輸延遲的不利因素將逐漸減弱,以支持庫存重建,從而恢復競爭并抑制價格上漲。之后,隨著庫存的重建,理論上,商品部門應該從一個不尋常的稀缺環境,轉變回一個豐富的環境。預計這一過程將于明年下半年開始,并將持續到2023年。

二、工資增長。該行還預計,隨著勞動力供應的恢復,工資增長將放緩至略高于4%,這比上一個周期強勁,但在扣除生產率增長后,符合美聯儲的通脹目標。

三、住房通貨膨脹。這一點令人不安:高盛的住房補貼模型預計,勞動力市場進一步復蘇,加上房價持續上漲的溢出效應,將使住房補貼率在4%以上,到2022年底達到30年來的最高水。在2023年,高盛預計住房率將降至4%左右,仍略高于上一個周期。

簡而言之,高盛認為,長期的供需失衡、強勁的工資增長和加速的租金上漲,將使核心PCE,尤其是核心CPI在明年的大部分時間都處于相當高的水。但是,“隨著供應受限的類別,從短暫的通脹提振轉變為短暫的通縮拖累,預計核心PCE通脹率將從2021年底的4.4%,降至2022年底的2.3%和2023年底的2.1%。”

高盛警告稱,整體的通脹在2022年同比數據可能會看起來更高,核心PCE通脹率可能保持在3%以上,核心CPI通脹率可能保持在4%以上。隨著住房類別通脹加速,抑制通脹的措施會逐步增加。在Taper過程結束時,通脹指數上升,也是高盛認為Taper到加息的無縫過渡的主要原因。

半年前,高盛認為通脹是暫時的,并將于今年底消退。這沒有變成事實,現在高盛改口稱,通脹還將在短期內繼續上升,這一次預測會對嗎?似乎時間才是最好的閱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