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談及中式快餐品牌上市,不免惋嘆十幾年前就籌備上市的真功夫,后來因高層內斗IPO計劃泡湯,此后10余年中式快餐上市無人問道。而去年因喊話岳云鵬代言而登上熱搜的老鄉雞,期突然被曝出要啟動上市消息,一時間再次引起了外界對中式快餐品牌上市未來的關注和想象。

11月4日,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安徽局網站顯示,安徽老鄉雞餐飲股份有限公司正在接受上市輔導,擬籌備在深交所主板上市。

眾所周知,餐飲企業A股上市難,監管審核特別嚴格,餐飲企業上市需面對食品安全問題審查、財務稅收監管、標準化程度等重重門檻。所以,老鄉雞接下來能否順利IPO,或也關系著是否會開啟中式餐飲品牌上市潮。

餐飲上市是一座“圍城”

很有意思的是,后疫情時代,中式餐飲企業上市熱度的愈發升高。比如期的10月中旬,中式快餐品牌“老娘舅”的上市輔導文件,也在浙江證監局官網公開了。這也意味著,“中式快餐第一股”的名頭到底花落誰家,還是有很大的懸念的。

《每日財報》關注到,事實上今年以來除了老娘舅、老鄉雞外,包括綠茶、撈王等餐飲企業,也都提交了招股書,準備沖擊資本市場。至于上市的目的,則除了賺到更多的錢,對餐飲企業而言也更容易走出自己的連鎖規模。

而作為一些成熟的連鎖品牌,有了資本也更容易去跑馬圈地擴張。就像撈王招股書顯示,根據計劃,2021年至2024年,撈王預計分別開設32家、48家、72家和103家餐廳,并著重滲透二線城市以下市場和海外市場。再如綠茶餐廳招股書披露募資用途中,大舉開店也是計劃之一,其2021年至2024年計劃開設約251間餐廳。

“餐飲企業上市就像一座圍城”。另一面,已經上市的餐飲企業情況很不容樂觀。如行業頭部公司海底撈,在經歷了2019年的快速擴張之后,突然踩下“急剎車”。日,海底撈發布公告稱,將逐漸關閉300家門店,主要原因是這些門店的經營未達預期目標。

顯而易見,相比剛上市時候的風光,海底撈目前的表現大不如前。最直觀的就體現在市值上,其股價已從年初的82港元下跌至21港元。相對最高點下跌75%,10個月時間,市值蒸發約3300億。在海底撈瘋狂開店背后,是不斷增加的成本開支,以及不斷減少的翻臺率。

不可否認的是,走向上市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但上市對于企業來說是機遇更是挑戰。如今,海底撈、呷哺呷哺等餐飲上市企業都面臨著翻臺率下滑、凈利潤下降、股價下跌等問題,全聚德、百勝中國雖然營收保持了增長,但凈利潤縮水,也面臨較大幅度虧損,走向了“下坡路”,行業整體而言,并不積極。

上市路坎兒很多

資料顯示,老鄉雞的前身為“肥西老母雞”,成立于2003年,于2012年品牌升級為老鄉雞,其從“安徽最大快餐”做到“中式領先快餐”。而且還曾在2018年1月完成2億元A輪融資,這也是該品牌當前獲得的唯一一輪融資。

2019年10月,老鄉雞在上海召開發布會,宣布2023年將在全國擴張至1500家直營店,5年內實現100億元營收。彼時,老鄉雞官方透露的數據是,其在全國擁有800家直營店,年營收30億元。

去年疫情期間,老鄉雞因為董事長手撕“聯名減薪書”和“200元土味發布會”引發外界關注,創始人還親自“cue”岳云鵬,最終拿下岳云鵬成為老鄉雞代言人。簡而言之,一系列的營銷“戲碼”后,老鄉雞成功出圈。

但《每日財報》發現,對于老鄉雞來說,想要在資本市場講出一個好故事并非易事。比如資金方面,盡管其在2018年獲得2億元融資,但其隨后完成了對武漢永和的收購;況且再加上一年僅30億元的營收,又遇上疫情,其資金恐怕難以支撐得起門店翻倍的計劃。即使引入資本,又存在在資本壓力下,重蹈鄉村基、瑞幸覆轍的可能。

另外不能忽視的是,企業一旦上市,將暴露在大眾視野之中,對于企業經營管理各方面要求會更高??陀^而言,老鄉雞在這一點上并不成熟。

比如,在開拓北京市場不久,老鄉雞便因食品安全問題被監管部門處罰。事件發生在10月初,北京市海淀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對“老鄉雞”等6家餐飲門店進行了依法查處。其中,老鄉雞(北京)餐飲有限公司科翔路店存在使用未經洗凈、消毒或者清洗消毒不合格的餐具、飲具和盛放直接入口食品的容器等問題。

大體來看,老鄉雞要面臨的難題并不局限于“食品安全”這一塊,其想要完成此前立下的“flag”,恐怕還有許多坎兒需要邁。

品類及市場單一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據公開市場數據,老鄉雞的菜品始終還是以其主打的肥西老母雞湯、香辣雞雜、梅菜扣肉等為主,這些菜品具有極強的安徽化特征。

眾所周知,我國地域遼闊,飲食俗多有不同,大部分中式快餐品牌都因此難以走向全國。安徽地方口味如何在全國不同區域實現本地化,恐怕會成為老鄉雞面臨的最大問題。盡管老鄉雞旗下品類也已拓展至各種面食,然而比起其特色雞湯,聲量實在還是太小。所以,如何突破實質上的“品類單一”難題,顯得至關重要。

此外,雖然老鄉雞定下了要在全國各地開店的要求,但是從目前的數據來看,安徽市場依舊是老鄉雞最大的市場,安徽市場的門店數超過了其他市場的總和。所以如果不能解決多區域發展的問題的話,老鄉雞始終還是難以真正走出安徽市場。

最后,行業方面不能忽視的是,整個中式快餐市場的競爭異常激烈。同樣具備和老鄉雞競爭能力的還有楊銘宇黃燜雞米飯、張秀梅張姐烤肉拌飯、大米先生、晨曦燉品,還有上文提及的鄉村基、真功夫等等??梢哉f,這個市場其實幾乎沒有太大的競爭門檻,因此老鄉雞能否殺出一條屬于自己的道路還是一個很大的未知數。毫無疑問,想要順利上市,其更需要給資本一個滿意的答案。

(文/每日財報 呂明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