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以來,全球范圍內的寬松貨政策令通貨膨脹的速度逐漸加速,伴隨儲蓄率下降,居民金融資產不斷增加,財富管理的需求逐步被“喚醒”。但在如此趨勢環境下,涉及財富管理的公司卻并不一定能迎來“風口期”,如諾亞財富就是典例。

11月24日,諾亞財富(NOAH.US)發布截至9月30日的2021年第三季度財報。財報顯示,第三季度實現凈收入9.09億元,同比上升5.8%,環比上升1.1%;當期歸屬于股東凈利潤2.73億元,同比下降4.4%,環比下降10.6%。

收入規模增長停滯,凈利潤急轉直下,諾亞財富的整體業務狀況似乎不容樂觀。對此,二級市場的反應更為直接。11月24日開盤后,諾亞財富股價較前一日收盤價下降超16%至36.65美元。

作為國內老牌第三方財富管理公司,諾亞財富為何會陷入當下的困境?而隨著高凈值人群的日益增加,在中國的“新”財富管理時代,對于諾亞財富而言,又有哪些瓶頸阻力與機會呢?

抹不掉的“轉型之痛”

諾亞財富的業務主要分為財富管理和資產管理兩大板塊,其中財富管理業務收入占比較高。其實財富管理業務的本質是通道業務,由諾亞財富作為理財產品銷售方,向公募及私募基金理財產品發行方收取渠道費用。2021年第三季度,諾亞財富實現財富管理業務收入6.54億元,較去年同期的627.7億元,上升4.1%,占當期總凈收入的71.91%。

雖然,收入規模有所上升,但當期諾亞財富分銷的投資產品總募集量為241億元,較去年同期的288億元,下降16.31%。由此可見,在財富管理業務方面,諾亞財富的整體銷售規模實際在走下坡路。

另外,從利潤角度來看,2021年第三季度,財富管理業務貢獻經營利潤1.43億元,較去年同期的2.48億元,下降42.4%。這一下降幅度,遠超同期銷售規模的下降幅度。對此,在三季報中,諾亞財富指出主要是其對員工薪酬和營銷活動的預算戰略投資所致,可盡管如此也不能改變其在財富管理業務方面“只賺吆喝不賺錢”的現狀。

究其原因,拆解2021年第三季度諾亞財富的分銷產品現狀,《每日財報》發現諾亞財富的產品代銷方向正在由公募向私募轉型。今年第三季度,諾亞財富代銷公募基金產品總額為89億元,較去年同期的123億元,下降27.64%,占當期代銷產品總額的37.2%,占比較去年同期下降5.4個百分點;而當期代銷私募基金產品總額為106億元,較去年同期的86億元,下降27.64%,上升23.26%,占當期代銷產品總額的43.8%,占比較去年同期上升13.9個百分點。

就通道業務而言,公募基金產品代銷金額的下降是一種必然趨勢。因為隨著社會財富的積累,人們的理財意識會越來越強,而公募基金產品相較私募基金產品而言,投資門檻更低,也更容易被新生代投資者觸達。另一方面,大體而言公募基金的規模更大,能調動的資源更多,在互聯網時代,完全可以自我營銷,而不依賴傳統的分銷渠道。

在這種情況下,諾亞財富將財富管理業務的增長點放在了私募基金產品的代銷上。但現階段,私募基金產品的市場遠小于公募基金,對于尚在轉型期的諾亞財富而言,將陣痛體現在利潤表上則是在所難免的。

布局智能化服務

據《每日財報》了解,諾亞財富的資產管理業務主要通過歌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開展,業務范圍包括私募股權、房地產、公開市場產品以及多策略投資的資產。其中,私募股權業務規模占比較高,超過80%。

此前的2019年,諾亞財富曾因為承興系公司提供合計34億元的債權供應鏈融資而踩雷,為此向相關投資者支付了18.29億元的一次和解費用。目前,該事件的負面影響似乎漸漸消散了。截至今年三季度末,諾亞財富資產管理總規模為1561億元,與去年同期的1559億元相比,規模相對穩定。同時,當期資產管理業務經營利潤為1.17億元,與去年同期的1.14億元不相上下。

除了財富管理和資產管理業務外,諾亞財富三季報的亮點主要在其他業務方面。第三季度,諾亞財富實現其他業務凈收入1400萬元,較去年同期的900萬元,上升56.4%。至于這個其他業務,指的就是智能化轉型業務。

據悉,自去年第四季度以來,諾亞財富就開始在多個業務部門履行智能化轉型方案。當時,其CEO在汪靜波在內部公開信中表示,諾亞財富將實行以客戶為中心的數字化建設,通過數字化能力,去深度理解客戶,為他們提供匹配度更好的投資方案。三季報中,汪靜波再強調了智能化轉型。

從一方面講,智能化業務是現有財富管理業務的新基礎。不同于以往的粗放的、主觀的銷售模式,智能化業務能夠實現客戶端的精細化管理,從而避免投資需求的錯配。實施智能化布局,也能提升一線人員的工作效率與工作質量。

從另一方面來講,智能化業務賦予了諾亞財富去“通道化”的可能。在建立了以研究為導向的智能化系統后,諾要財富對于客戶的價值,將不僅僅是購買理財產品的渠道,而是全方位的綜合金融服務提供商,而這也將解決部分諾亞財富現有的代銷產品業務困境。

此外,在三季報中,諾亞財富表示當期核心客戶“鉆黑客戶”數量持續增長,總數超過8000人,活躍客戶數也同比增長了25.5%。由此可見,智能化業務已取得初步成效,但盡管如此,目前該業務仍處于起步階段,當期虧損為0.31億元。

財富管理的盈利矛盾

事實上,在財富管理業務方面,諾亞財富并不是第一家提出數字化轉型的公司,更不是唯一一家。

此前,華泰證券就與2019年底推出了“Aorta·聊TA”臺,通過數據挖掘和機器學,為一線投資顧問提供最優服務策略和行動指導;2020年9月,長江證券總裁劉元瑞在秋季投資策略會上提出,將全面擁抱財富管理時代,提升研究的變現能力。

以數字化與研究為抓手,為客戶提供“通道”價值之外的增值服務,似乎成了新時代財富管理業務的通用模式。但《每日財報》認為,這一模式恐怕很難一路坦途。

因為新模式雖然從客戶端層面豐富了用戶體驗,但從盈利來源角度出發,這一模式依然存在著天然的矛盾。以代銷業務為例,目前代銷業務的收入依然來源于產品發行方,發行方的付費意愿及付費模式將可能影響到產品能否被財富管理公司引入,也可能影響到財富管理公司對產品的評價。一旦底層的產品評價無法客觀搭建,上層的用戶體驗就無法順利傳達。

基于此,海外市場的“買方投顧”的概念被引入。顧名思義,“買方投顧”就是站在客戶立場為客戶提供投資顧問服務。“買方投顧”并不從產品發行方處收取費用,而是從客戶端收取費用,是理財領域的“咨詢”模式。

在海外市場,“買方投顧”的收費方式和費率是多種多樣的,不同的財富管理公司也形成了不一樣的發展趨向。海外市場有通過互聯網服務大眾人群折扣券商、提供在線的智能化財務規劃和投顧服務的智能投顧,這兩種準入門檻和費率都比較低;也有面向超高凈值人群的投行和私人銀行,他們會提供定制化的財富規劃。

目前,我國的“買方投顧”模式還處于起步驗證階段。2019年10月,證監會公布首批基金投顧試點,截至2021年7月9日,共有53家機構獲得基金投顧試點資質,首批試點機構基金投顧合計服務資產規模超500億元。就用戶端而言,大眾投資者可能尚未慣“買方投顧”這一付費服務模式,對于投資業績的理解程度也有很大提升空間。

所以綜上所述,在用戶、服務提供者、市場模式三者都在轉型期的財富管理市場,以諾亞財富為代表的第三方財富管理公司,要走的路還很長。

(文/每日財報 栗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