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紀九十年代末,自主擇業潮的興起以及互聯網的逐步普及,使得線上招聘行業迎來春天。但招聘行業的特點在于剛需且低頻,又加上激烈的市場競爭,使得在線招聘生意其實非常難做。年,資本市場更是迎來一波“招聘行業退市潮”,這也促使外界再度思考,“招聘”這門生意到底能否行得通。

“找工作,要跟老板談!上BOSS直聘”,這句時常能出現在電梯、公交站、地鐵車廂的廣告,憑借著魔的洗腦詞以及積累的大量Z世代應屆生用戶順利出圈。作為新一代在線招聘的“希望”,BOSS直聘現已成為國內月活數量最多的招聘臺。

日,BOSS直聘發布了2021年第三季度財務報表,該季度BOSS直聘的營收凈利都實現了同比增長,連續兩個季度保持盈利。不過,雖然Boss直聘目前的業績比較亮眼,但臺內部存在的困難和現實的挑戰卻不容忽視。

“審查”掐住命運的喉嚨

財報顯示,BOSS直聘第三季度營收12.11億元,同比增長105%;調整后凈利潤3.85億元。

該季度BOSS直聘實現了盈利。同時第三季度,BOSS直聘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調整后的凈利潤為人民3.40億元,而2020年同期調整后的凈虧損為人民5.47億元。

今年前三季度看,BOSS直聘營收為31.68億元,較2020年同期的12.99億元增長143.88%;凈虧損為人民13.04億元,而2020年同期凈虧損為人民4.12億元,虧損同比擴大216.5%。

此外,第三季度BOSS直聘APP均MAU(月活躍用戶數)為2882萬,較去年同期增長28.8%;DAU(日活躍用戶)占MAU比例為27.5%,保持穩定。

就商業模式層面而言,國內在線招聘行業歷來存在兩個痛點:求職者難以找到合適的職位,雇主難以找到合適的人選。求職者和雇主在黑暗中不斷擦肩而過,渴望一個能夠提供前所未有的效率的新臺。

盡管中國有著龐大的人口,誕生了巨大的人力資源需求,但在線招聘行業的未來并不光明。如“老前輩”智聯招聘,在美股上市后,股價便長期徘徊在11美元~19美元每股。三年后,智聯招聘就選擇黯然退市私有化。而另一巨頭前程無憂也面臨著類似的問題,據其財報,自2018年起公司服務的企業就開始逐年減少,相對應的營收也隨之下降。最終,前程無憂也走向了私有化。

在前人探路均“無功而返”之際,BOSS直聘也遇到了一大坎坷。2021年7月5日,網絡安全審查辦公室宣布對“運滿滿”、“貨車幫”、“BOSS直聘”實施網絡安全審查,審查期間停止新用戶注冊,對個人信息安全保護的監管措施逐漸走向常態化。

而用戶的“拉新-留存-轉化”是衡量一個互聯網企業能走多遠的核心業務數據,沒有了新用戶的增加,臺只能依靠原有的注冊用戶流量,MAU也就難再增長,所以這次安全審查對于BOSS直聘的影響不言而喻。而在臺存量用戶面前,資本市場考察更多的便只能是用戶黏,也就是說臺能不能留住這些存量用戶,這即是其未來的關鍵。

一度依靠“營銷換增長”

網絡招聘臺發展至2019年,已形成五種招聘模式:綜合招聘、垂直招聘、社交化招聘、分類信息招聘以及新興招聘模式。其中,以BOSS直聘為代表的新興招聘模式發展最為迅速。而新穎的模式,自然可以吸引到資本的追逐。

騰訊、今日資本、高盛、COATUE等大投資機構紛紛下注BOSS直聘。隨之而來,公司的發展與擴張步伐不斷放大。但是,市場規模擴張的背后,BOSS直聘卻沒有展現出和前輩一樣的盈利能力。

《每日財報》關注到,2019年、2020年和2021年一季度,BOSS直聘凈虧損分別為5.02億元、9.42億元和1.76億元,累計達16.2億元;經調整凈虧損分別為4.68億元、2.85億元和1.28億元。究其虧損原因,主要是公司營銷費用投入過大。

具體而言,為了擴大影響力,2018年世界杯期間,BOSS直聘斥資1億元進行廣告宣傳,從而換取了市場的關注。隨后,BOSS直聘又斥重金請明星代言。據招股書,2019年和2020年,BOSS直聘的營銷費用分別達到9.17億元和13.48億元,營銷投入在營收中的占比分別為91%和69%。

另一面講,高企的營銷費用也意味著招聘行業的企業核心技術護城河有限,如果高營收和高市占率必須要靠持續高企的營銷支出支撐,勢必將成為限制利潤率的枷鎖。

直到今年第二季度,BOSS直聘才削減營銷費用,繼而得以扭虧為盈。但今年三季報顯示,銷售與營銷成本為4.16億元,同比增長46.8%,占收入比為34%??鄢蓹嗉钯M用后凈利潤較去年同期上漲636%,較上季度上漲56%。

“單條腿”走路

除了營銷費用占比較高之外,另一值得細說的關鍵點在于,BOSS直聘的盈利模式單一。對比前程無憂和獵聘,除了在線招聘服務,還通過提供獵頭、RPO(批量招聘中低端崗位)、校招、培訓等外包服務進行創收。相比之下,BOSS直聘的營收模式過于單一,僅靠B端難免勢單力薄,盈利來源并未實現“兩條腿走路”。

三季報顯示,BOSS直聘的主營業務是為企業客戶提供在線招聘服務,該收入也是BOSS直聘的唯一收入來源,占總收入的99.01%。其他收入占比僅為百分之一左右,微乎其微。

從企業類型來看,BOSS直聘服務的企業中,中小企業占到了82.6%,約520萬家。而2020全年,占比僅有17.4%的中型客戶和大型客戶分別貢獻總收入的35.8%和17.0%,占比達52.8%。

與其他招聘軟件長期聚焦頭部企業不同的是,BOSS直聘一開始就將目光鎖定了中小企業,利用直聘模式降低招聘門檻,解決了中小企業線上招聘難的問題,引中小企業入局。不過,BOSS直聘的中小企業客戶雖然多,對收入的貢獻卻遠不及大中型客戶。

另一方面,中小企業本身良莠不齊,臺可能存在發布虛假招聘信息的問題。就比如2020年11月,有媒體報道,其臺崗位存在“不良信息招聘”的現象。此類的招聘信息大都打著“董事長助理”、“高端保姆”等旗號,對工作內容描述十分模糊,實際卻要求應聘者提供不正常服務,引發網友熱議。

總體來說,定位中小企業為主的BOSS直聘,未來在維持良好形象方面恐怕會比較吃力,用戶粘估計會在長期范圍內處于逐漸走低的態勢。而較為重要的是,在限制新用戶注冊下,BOSS直聘立刻削減營銷費用的做法意圖非常明顯,其擔心后續不能繼續擴張而被迫盡快將過去的投入變現,所以可以說今年盈利的背后實則是對遠期發展擔憂的顯現。至于其命運,或正在向前輩們“靠攏”。

(文/每日財報 呂明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