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時代,大家都在思索酒店業將走向何方。打一個很形象的比喻,今年的疫情就好像打地鼠游戲一樣,摁住這個,那個又蹦出來。一方退場,一方又來,酒店業儼然進入了“常疫情時代”。如此情形下,行業現狀及未來發展成了業內外廣泛關注的話題,而一些較為低調的老牌企業也被推上了“風口”。

11月25日,華住集團(01179.HK)發布了2021年度第三季度財務報表。根據財報顯示,華住集團當期營業收入同比增長11.6%至35.23億元,經營利潤由去年同期的虧損2.01億元轉正為盈利7200萬元,但當期凈虧損為1.37億元,較去年同期的2.12億元有所收窄。

雖然,本季度營收狀況較去年同期有所改善,但與2019年(疫情前)7億元的經營利潤相比,依然有較大差距。在三季報電話會議上,華住集團首席執行官金輝表示,第三季度中國業務的每間可銷售房收入回升至2019年同期的83%,主要是受7月底以來南京爆發的Delta型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

不可否認的是,疫情對酒店業的打擊確實猛烈。也基于此,華住集團的業績回暖恐怕也可能是短暫的。

微妙的“精益”

華住集團成立于2005年,依靠連鎖酒店漢庭起家,經過多年發展,通過內部推出及外部收購,形成酒店行業的差異化布局,目前旗下擁有禧玥、美居、桔子水晶、全季、漢庭、海友等多個子品牌,覆蓋經濟酒店、中高端酒店及豪華酒店細分市場。2010年,華住集團登陸美國納斯達克交易所上市,并于2020年9月在香港聯交所主板實現二次上市。

從商業模式來看,華住集團的業務分為租賃及自有酒店經營和管理加盟及特許經營酒店兩部分。其中,租賃及自有酒店經營是華住集團的傳統業務,占比較高。

今年第三季度,華住集團實現租賃及自有酒店經營業務收入23.45億元,占當期收入總額的66.56%,相較去年疫情同期的21.31億元,同比上升10.04%;實現管理加盟及特許經營酒店業務收入11.28億元,占當期收入總額的32.02%,相較去年疫情同期的9.95億元,同比上升13.37%。

在財報會議上,華住集團首席執行官金輝表示,面對疫情,華住集團調整了戰略,以更多地關注未來的“精益”增長,而不是“大規模”增長?;谶@一調整,除了酒店的總體數量外,華住集團將更加重視客戶的滿意度和特許經銷商的盈利能力。

的確,之所以將戰略點聚焦于“精益”且保證滿意度和盈利能力也不是沒有原因的?!睹咳肇攬蟆肥?span class="keyword">理財報發現,在經營上,第三季度其日均房價為246元,而上個季度為255元,2019年及2020年同期則分別為245元和218元。并且,第三季度的入住率僅為71.9%,上季度為82.3%,2019年和2020年同期則分別為87.7%和82.0%。

另一邊成本和費用方面,華住集團今年第三季度的總經營成本及費用從上個季度的33.20億元和上年同期的30.32億元升至34.91億元。

其中,酒店經營成本從上個季度的27.39億元和上年同期的24.70億元增長至28.85億元,主要由于租賃及自有高檔酒店的租金成本上升及收購“CitiGO酒店”,以及持續擴展酒店規模提升了人力成本。

第三季度,華住集團Legacy-Huazhu業務新開設481家酒店,包括2家租賃(或租賃經營)酒店及479家管理加盟(或特許經營管理)酒店及特許經營酒店。同時,期間共計關閉140家酒店,包括14家租賃酒店及126家管理加盟及特許經營酒店。

值得關注的是,截至9月末,華住集團共有2827家酒店處于待開業狀態。其實也很容易理解,雖然有疫情影響,但面對入住率的如此降幅自然要大提“精益”二字。

差異化布局不易

除了所謂的“精益”增長之外,《每日財報》還發現,華住集團現階段相比之前的規模開店策略,如何讓自有酒店及加盟商門店更具特色,成為了其新命題。

今年三季度,華住集團的中高端酒店市場品牌發布。今年7月,華住集團與保時捷合作,推出奢華生活方式酒店施柏閣保時捷設計酒店;今年9月,華住集團推出高端品牌花間堂酒店新系列花間系列。除品牌發布外,今年三季度,華住集團還通過旗下公司永樂華住簽約高檔酒店約22家。

不能否認的是,中高端市場,相比較經濟型酒店市場,擁有更多的利潤溢價空間,但對于經營者而言,整體運作也將更加復雜。中高端市場的用戶需求將不止于基本的安全、干凈和便捷,而是向休閑、文化、體驗等更多元的方向發展。而在這一方面,以漢庭等經濟型連鎖酒店起家的華住集團恐怕并不具備很多經營經驗,業務成熟度有待考驗。

對于下沉市場布局方面,今年9月華住集團表示,將下沉至三、四線城市,布局五環外,目標為“千城萬店”。華住集團在下沉市場的策略是專注于在三、四線城市,以小酒店、地段酒店、價酒店為特色,通過高效管理和規模,實現盈利。

不過不能忽視的是,年來下沉市場早已“人滿為患”。據《2019年中國飯店管理公司(集團)年度發展報告》數據顯示,三線以下城市酒店占比為44.1%,同比增速超25%,遠高于一、二線城市。像雅閣、尚格、康年等集團也早就紛紛專注下沉市場,目前三線以下城市門店占比更是超60%。

另外就利潤角度而言,相比中高端市場,下沉市場的成本管控及獲客能力將對于酒店的盈利狀況起到更重要的作用,尤其是這次三季報成本抬高的基調下,這對華住集團而言也是一個巨大的考驗。

“海外觸角”或觸壁

就其海外業務而言,2019年華住集團收購了德意志酒店集團,目前德意志酒店集團收入占比20%。本季度,德意志酒店集團運營情況亮眼,實際均房價同比上升35.9%至48歐元,已售客房均房價同比上升6.1%至99歐元,入住率上升10.7個百分點至49%。

由于收入占比不低,德意志酒店集團對于華住集團的影響較大。在第三季度財報中,華住集團給出了兩版四季度業績預測,包含德意志酒店集團在內的凈收入增長率將達到6%-10%,不包含德意志酒店集團在內的凈收入增長率將為4%-8%。

在此不得不說的是,一直以來,對于中國酒店擴張而言,海外市場都存在較大的不確定。而華住集團依托德意志酒店,以成熟的商業模式切入傳統的海外旅游市場歐洲,確實是相對穩妥的一種打法。也正因此,這一打法才給華住集團利潤表帶來不錯的表現。

但是,打法歸打法,就在十一月底,南非疫情奧米克戎在歐洲登陸。不言自明的是,對相關酒店的影響絕對不容小覷。

總結來說,或由于多方面原因,對于國內低端市場華住集團沒有了當初發家時候的市場環境,在此大肆布局情況不確定更甚。中高端市場方面,與低端市場不確定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而海外觸角在奧米克戎面前,恐怕打法優勢將在短期內難以真正發揮,反而海外疫情的反復、冗余還可能牽連其純粹的國內發展。

(文/每日財報 栗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