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勢造英雄。在今年結構分化和“雙碳”目標引領下,高景氣的“寧組合”異軍突起,跟“茅指數”一起成為資本市場上備受矚目的兩大家族之一。臨年終,經過前段時間的此消彼長后,來在年末“翹尾行情”火熱演繹的背景下,無論是“茅指數”還是“寧指數”都有再度回歸和持續活躍的跡象。

“寧組合”中的C位擔當——新能源賽道基金規模也快速擴容。從2016Q2 的418.31億元,增長到2021Q3 的2684.50億元,年復合增長率40.21%;賽道份額從366.32億份也到773.25億份。一批搶占先基的基金公司和基金經理也站到了鎂光燈下。我們今天就針對這一熱門的賽道提前進行復盤,為2022年調整作戰計劃找下線索。

新能源賽道前十大公司

從規模、份額、用戶數三個維度來看,躋身前十的包括農銀匯理、華夏、匯添富、富國和嘉實等;這十大公司的新能源賽道規模普遍超百億。

從用戶數看,排名前五的基金公司與第六名差距明顯。具體看來,農銀匯理、東方、華夏、富國和嘉實基金位居前五,這五家公司用戶數均超過130萬,而第六名的信達澳銀則不到86萬。

新能源賽道九位基金經理規模超百億

全市場來看,新能源賽道有九位基金經理管理規模上百億,其中農銀匯理趙詣管理規模最高為259.18億元,依次為華夏鄭澤鴻和東方基金李瑞,均超200億,嘉實姚志鵬以178.57億的管理規模排名第四。在這10位基金經理中,匯添富過蓓蓓和富國牛志東均管理指數基金,跟其他主動權益的新能源賽道基金經理不具有可比,此次不做過多闡述。

剩余8名新能源當家選手:管理總規模上,趙詣目前規模最大;新能源投資年限上,姚志鵬最資深,投資經理年限6年;

從回撤數據來看,表現最好為馮明遠,其次為姚志鵬,姚志鵬三年最大回撤為24.58%,波動率數據同樣僅次于馮明遠;

從歷任基金公司數來看,幾位基金經理都比較專情,均沒有跳槽經歷,都只在目前的基金公司任職。

下面挑選了幾位人氣和知名度較高的基金經理,看看哪位更符合你的口味?

趙詣:油門重,車速猛

趙詣管理基金的行業配置高度集中,TOP5行業集中度高于姚志鵬5%-10%,2019年8月接任以來,行業集中度迅速提高,目前集中于化工、電氣設備兩大行業,2021Q2行業集中度達到兩年高點。持股集中度過高的話,雖然在行情來了“道路順暢”時車速很快,但一旦遇到顛簸就考驗持有人的“小心臟”了。

姚志鵬:老司基,車速穩,乘車體驗較好

姚志鵬是新能源領域資歷很深的老司機,2011年加入嘉實后,先后從事化工、有色金屬、新材料、新能源等行業的研究,也是“調研狂魔”,據說他是同期進入公司的研究員里,最早飛出航空公司白金卡的。眼光很獨到,不僅在2012年就挖到了隆基股份、通威股份,還在2016年壓中陽光電源、2019年掃貨寧德時代,被業內視為“寧組合挖掘機”。

2021年姚志鵬一直強調攻守兼備,偏均衡配置。姚志鵬的嘉實智能汽車集中度相對更低、更為分散,換手率較低,進攻不強但是長期收益比較好。姚志鵬管理的3只嘉實智能汽車、嘉實新能源新材料和嘉實環保低碳,跟其他新能源基金相比,規模適中,有較大的提升空間。

馮明遠:泛科技投資范兒

馮明遠的行業配置很分散,并不局限在新能源賽道。從2021年中報來看,馮明遠管理的信達澳銀新能源產業的股票池子里有將400只股票,他是從新能源擴展到科技行業分散配置,身上更鮮明標簽是科技,在半導體、新能源、電子等行業均有大量布局。持倉集中度也很低,第一大重倉股占比也只有不到5%。

崔宸龍:風格犀利的進攻型選手

崔宸龍是新生代猛人,投資風格是極致的進攻,持倉集中、押注單賽道。配置的都是些新能源中游的二線小股票,彈相對較高。但是崔宸龍管理經驗僅有1年多,又剛好碰上新能源大行情,后續管理水能否持續還有待時間驗證。

閆思倩:女佼佼者

持倉集中度較低,在2019年第四季度和2020年第一季度,重倉股占比都沒有超過40%;即便是進入到2021年,重倉股占比也沒有超過60%,或基本在這個水波動。這也意味著,閆思倩在管基金所持有的股票數量會比較多。另一方面回撤比較大。擔任基金經理以來最大回撤達到39.20%,管理的工銀新能源汽車一年最大回撤也超過30%。

總的看來,每位基金經理各有千秋,還是要根據自身風險收益偏好選擇更適合自己喜好的來對號入座。如果既想分享新能源賽道盛宴又不想車速太快,那分散配置的馮明遠、姚志鵬就更適合長期投資。

此外,各基金經理對后市的看法也不太一致,在三季報中,趙詣指出,中游制造業在成本端的壓力開始逐步緩解,對于需求持續增長,產品結構調整的企業,業績有望開始觸底回升??春眯履茉?、5G、航空發動機、半導體。姚志鵬則認為,短期看整車和資源端存在一定的泡沫,因此圍繞著各環節的核心龍頭企業仍然是中期重要的配置方向。而閆思倩更看好行業基本面超預期龍頭,看好上游鋰礦、材料,中游電池環節。